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让他安静点!

第一百五十一章 让他安静点!

    多明戈脸色惨白,他看着越来越近的鸟船。猛地一咬牙下令道:“全速向西撤离,将火炮都推出来,对准了狠狠的打!小伙子们!我们伟大的尼德兰没有懦夫,我们可以战死,可以被打败,唯一不能投降,让我们为伟大的尼德兰战斗到最后一刻吧!”

    多明戈的话有没有让水手们鼓起勇气他不知道,但他自己如同获得了新生。他挥舞着拳头站在尾楼上大声的怒吼,好像要把心中的恐惧都喊出来一样。

    大副脸色阴沉的去准备了,不一会阿姆斯特丹号上炮声隆隆,火光四射,打出了一轮轮的齐射。

    当一条鸟船贴着阿姆斯特丹号的船舷划过的时候,巨大的爆炸震的阿姆斯特丹号向一侧歪了下。

    船上的水手都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种小型的戎克船如果一心要想撞上来几乎就是防不胜防。

    一开始佛郎机人要是这么打他们早都投降了,打又打不着,速度还没有人家快,挨上一下全船都得完蛋,这样没有希望的战斗谁都不愿意打下去。

    大副和水手们都停止了炮击,向着多明戈围了上来。

    多明戈还处在躲过刚才那次自杀攻击的兴奋中,他自顾自的发生咆哮:“看吧!小伙子们!只要咱们团结一心,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只要咱们同心协力,就一定……”

    他说道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有个水手将一面白旗挂到了桅杆上。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没下令投降啊?

    他向着远处的水手大声的吼道:“你再干什么?滚蛋!快给我停下来!”说着,多明戈拔出了腰间的火铳,对着那挂白旗的水手就开了火。

    铳响过后,那个水手倒在了血泊之中。但是那面白旗却被挂在桅杆上,在其他水手的努力下缓缓的升了上去。

    多明戈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火铳,再看着向他围上来的水手大声的吼道:“你们要叛乱吗?上帝不会饶恕你们的!你们会下地狱,在那里受尽世间一切的苦难!”

    多明戈抽出腰间的刺剑,向着水手们挥舞着。“来呀!胆小鬼们!让你们知道知道多明戈箭术的厉害,嘿嘿!多明戈要踢爆你们的屁股!”

    很快多明戈就被水手给淹没了,他的大话与他的身手并不匹配。一个水手只是用一根木棒就打晕了他,他被自己的水手绑在桅杆上等候佛郎机人的处理。

    坐在玉秀号的船上,张斗看着眼前跪着的黑压压一片的尼德兰人。此战一共俘虏了一百四十多人的尼德兰人,而长兴军的损失也不小。

    光是鸟船就损失了三艘,训练有素的水手损失了五十一人,战兵阵亡三十二人。

    收获也是十分的巨大,四百八十吨的阿姆斯特丹号一艘,三百六十吨的海伦芬号一艘,还有上面的火炮。缴获各种火铳、板甲、十字剑、手斧无算。

    白银、丝绸各种货物若干,这些都是尼德兰人路上遇到的海商船上的货物。至于那些海商早就被杀掉喂鱼了,毁尸灭迹是海盗们共同的准则。

    多明戈虽然被押到张斗的面前,但他是立而不跪。这货对着艾伦怒吼道:“艾伦!你的骑士荣誉呢?我要同你决斗,不死不休!你玷污了你身上的爵位,你不配做一名贵族!说吧!你要多少赎金才能放过我和我的阿姆斯特丹号?”

    艾伦对多明戈的咆哮没有任何的不满,他笑着说道:“虽然我十分想和你决斗,并且也十分喜欢金币。但是现在不是我在做主,能决定你们生死的只有我伟大的领主!”

    艾伦的话让多明戈一愣,领主?就葡萄牙那屁大的地方还有领主?不对!艾伦一直是站着的,在场坐着的只有一位东方人。

    这人身材魁梧,一点都不比他们欧洲人差。面色有些黑,一看就是常年在外晒出来的健康颜色。尤其左脸上的一道伤疤更是显出此人的一股英气!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斗,痛心疾首的说道:“艾伦!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你竟然会臣服在一个土著人之下,你的家族荣誉呢?我真的后悔认识你,你这个欧洲的败类!……”多明戈用一切可以想到的污言秽语来辱骂艾伦。

    张斗听着这个尼德兰人在那咆哮,对身边的胡铁牛说道:“让他安静点!”

    胡铁牛点了点头就走到多明戈的身前,多明戈见到一个魁梧的东方人面色不善的走过来,他心里一惊。激动地叫道:“你别过来!我不怕你,你这个混……”蛋字没说出来,就被胡铁牛一巴掌扇在脸上。

    多明戈的脸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他被打得摔倒在地上。脸上的剧痛告诉他,眼前这个魁梧的东方人不好惹。他果断的闭上了嘴巴,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谁都懂。

    见到多明戈安静下来,张斗问道:“你们船上的货物是从哪里来的?”艾伦给多明戈当翻译将张斗的话翻译成法语。

    法语当时就行与欧洲大陆,就如同现在的英语一样。

    听到艾伦的翻译多明戈眼珠一转谎话就要说出口,却被艾伦给打断了。

    “多明戈!你贵族的尊严呢?你要说这些货物是你从大明商人手里买的,我会瞧不起你的!”

    多明戈被噎得大口喘气,他把心一横说道:“路上遇到大明海上截获的有怎么样?海上就是这样,你不抢别人,别人也会来抢你。这是大海的法则,谁都不能更改!”

    张斗听了艾伦翻译的话,脸上就冷了下来。他继续问道:“那些明人呢?”

    多明戈明显能从张斗的话语里感受到一丝的冷意,不过他已经说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于是鼓起勇气说道:“那些明人还幻想我能留下他们的性命,哈哈哈!!!我把他们捆起来,关外戎克船的船舱里。在船上点起火,就可以欣赏烟火表演了!哈哈!!”

    多明戈说完就目露凶光盯着张斗,说道:“大明土著人,尼德兰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你们能想到的。在东方我们就有数十条战舰,阿姆斯特丹号不过是其中一条不起眼的战舰而已。我劝你尽快放了我们,不然等尼德兰的海军一到,不光是你的狗屁领地。就算我们征服整个大明都有可能,到那时……”

    多明戈如同得了癔症一样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张斗没有兴趣听他把话说完。对着马宝说道:“将俘虏的尼德兰人全部捆起来,淋上鲸油烧死!”

    他的决定被艾伦翻译给了尼德兰人,顿时被俘的尼德兰人就炸了营。不过在长兴军的长枪、钢刀的逼视下他们还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

    阿姆斯特丹号的大副紧爬几步来到前面嘴里不停的用法语说着什么,艾伦听了面露难色。

    艾伦对张斗说道:“尊敬的领主大人!这个人说:屠杀明人都是多明戈的主意,他们只是听命行事。而且他们之前不愿意听从多明戈的指挥,将多明戈绑起来送给了大人。所以他们说自己不应该死,您应给区别对待他们。”艾伦翻译完就忐忑的低头等候张斗的决定。

    张斗要是放过这群水手,自然会交给艾伦管理。那样艾伦手下的人就会多了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孤单。虽然那些长生岛士兵对他还算客气,但他能感到这些明人对他的提防。

    张斗犹豫了下说道:“阿姆斯特丹号上的水手先看押起来,回到长生岛做十年的苦力赎罪。其他人的处置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