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来澳门干什么?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来澳门干什么?

    尽管手榴弹没有对全身重甲的骑兵和战马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出于动物的本能,战马对身边不停闪耀的火光和隆隆的爆炸声十分的不适应。

    它们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开始躲避那些火光和爆炸声。手榴弹产生的硝烟也笼罩了这片区域,许连山见到这里大声命令道:“冲上去!将这些铁疙瘩拉下战马,老子就不信了,穿着一身的厚铁皮衣服还能跑得起来?”

    许连山带头第一冲进浓浓的硝烟里,当官了已经带头冲进去,当兵的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冲进浓烟就开始寻找敌人。

    在人影若隐若现的浓烟中,许连山见到一个刚刚控制好战马的骑兵。他没有犹豫冲上去就去抬重骑兵的腿,希望能将重骑兵掀下战马。

    那个重骑兵也发现了许连山,他的长矛此时已经成了累赘。这人果断的抛弃了手中的长矛,抽出腰间的十字剑就斩向已经抱住他左腿的许连山。

    许连山见到当头落下的重剑,他一矮身从战马的肚子下钻了过去。多亏这种战马的高大,许连山都没废什么时间,快速的来到了骑士的另一侧。

    他抓住了骑士的右腿腿向上用力一掀,骑士刚才为了防止自己被敌人掀下战马,已经将重心放在了左边。他用右手持剑斩向左边又得将重心再次的向左倾斜,许连山从右边这一发力骑士再也不能保持平衡,从战马上“噗通!”一下就掉了下来。

    落地后的骑士努力的挣扎试图站起身找许连山拼命,但身上沉重的盔甲限制了他的行动。这人努力了好久才勉强半蹲在地上,就在他用重剑拄地站起来的时候,一支大脚击碎了他的愿望。

    这个骑士又重重的倒在地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许连山向那骑士狠啐了一口,才寻找下一个目标。码头上还是有些海风的,手榴弹爆炸的浓郁烟雾仅仅存在了十几息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在这十几息的短短时间,许连山的百人队成功的限制住了重骑的冲锋。还将十几个骑兵掀下战马,而他们付出的则是三十几条鲜活的生命。

    这时马宝带队的张斗禁卫军冲了上来,他们多数都是当初的白杆兵。

    大多数浑河那一战的浙兵都成了中下级军官,这不是张斗的偏心。而是白杆兵虽然战力强悍,但他们大多是石柱地区的土司兵,纪律性没法和浙兵相比。

    而且他们大多桀骜不驯,除了张斗、秦石谁也不服。张斗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他们编成自己的亲兵队,这样的结局反而更加复合他们的胃口,这群人就是张斗最后的杀手锏。

    再梅丽夫人号上观战的张斗一见到重骑兵的出现,就派出了这支经验丰富的亲兵队。

    他们在硝烟刚刚散开就赶到了战场,这些人手里的白杆枪正是重甲骑兵的克星。枪上的倒勾对准马上的骑兵那时一勾一个准,不断的有骑兵被白杆枪勾下战马。

    在后方刚刚整好队伍的梅森少校眼睛差点掉在地上,说好的大杀四方呢?说好的所向无敌呢?怎么一转眼都趴在了地上。

    他又瞧了瞧身边的这几个残兵败将,再看了看远处凶神恶煞的士兵。梅森果断的转身就跑,他的逃跑带动了所有的士兵。

    长兴军再无阻拦轻易的就占领了澳门,此时的澳门人佛郎机人才发现,整个澳门能说的算得只剩下了艾伦一人。

    那些议事会的议员们上了梅丽夫人号就再也没有下来,总督卡拉斯科也没有下船,驻军梅森少校也被抓住了,就连码头停泊的那些船都被艾伦给扣留。

    理由就是防止梅森驻军的余孽会乘船逃离,似乎在一天的时间里澳门就落入了艾伦船长的手中。此时人们才发现,他们的处境似乎不妙。

    而那些明人军队第一天就控制了议事会、驻军营地、造船厂、铸炮厂等重要的地方,而且在第二天一早艾伦船长就在码头上宣读了卡拉斯科总督的宣判书。

    梅森少校等二百一十三人驻军,这段时间内扰乱澳门治安,打劫勒索平民商人,被发现后还试图叛乱。

    此等行为罪大恶极,卡拉斯科代表澳门人,代表全世界的人对这些败类处以枪决。

    随着一声声铳响,澳门码头的海水都被染成了红色。整整二百多具尸体就那么飘在澳门码头的海面,让那些还有些怀疑这支军队目的的人都闭上了嘴巴。他们可不想成为海面上尸体中的一员,被那些海鸟啄去身上的血肉。

    澳门船厂的一艘即将完工的四百二十吨的战舰也在加班加点的完成,这条战舰是为了对付尼德兰人而专门制造的。

    上面一共有四十八个炮位,跟阿姆斯特丹号相同。但是他的速度可要优于尼德兰人所有的战舰,而且也安装了六门24磅重炮。

    铸炮厂也在加紧的忙碌,就是要铸造出给这条命名为大公爵号装备的火炮。

    这个收获可以说是意外之喜,有了这条船长生岛就有了两条仅次于三级战列舰的炮舰。加上玉秀号和海伦芬号,还有港口停泊的六条不到三百吨的盖伦武装商船。

    长生岛的海军一下子就从最弱小变成亚洲的一等势力,有了这些海船他的移民计划就可以提前了。

    在澳门的总督府和议事会总共找到了三十万两白银,珠宝玉石更是有几十箱。

    搬空澳门就成了张斗首要的事,自从长兴军控制了澳门就实行了宵禁。只要在夜晚发现有人在街道到行走立刻抓起来,运宝的队伍也主要在夜间进行。

    这些财物张斗整整运了三个晚上才运完,至于那些商铺里的财物张斗没有马上下手。现在下手容易打草惊蛇,万一引起所有澳门人的反抗就算长兴军能杀光所有的澳门人也是麻烦。

    人总是有侥幸心理,其实所有人都发觉了艾伦的不对劲。但是大多数的人都是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态度,只要长兴军没有抢劫到他们头上,就算是把议事会搬空也不管他们的事。

    见到一箱箱的金银被运上梅丽夫人号,一直被锁在船舱中的道格愤怒了。他不顾年纪大的身体,拼命的砸门。

    三天的囚禁终于耗光了这些议员们的力气,在他们以为自己将要被饿死的时候,舱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议员们没有了前几天的愤怒,他们只希望能得到一小口的水就满足了。

    这些饿死鬼般的议员吃饱喝足,又洗漱一番恢复到绅士的状态后,他们被带到了船长室。

    在那里这些议员们见到艾伦和几个东方人,道格不像其他人一样将目光盯着艾伦不放。

    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间屋子里说话算的是那个身材高大的东方年轻人。

    艾伦见到议员们进来先是躬身施礼说道:“各位议员大人们午安!这几天你们过的好吗?用不用继续在玉秀号上再多待几天?”

    议员们大多没有听清“玉秀”这两个字的读音,他们对多待几天这句话的反应更大。所有人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只有道格问道:“为什么管这条船叫玉秀号,而不是梅丽夫人号!”

    艾伦对道格举起了大拇指,他夸赞的说道:“议长大人真是厉害,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条船名字的不同。没错!现在这条船属于我伟大的领主大人!”

    道格听了艾伦的话证实了心中的猜测,他转头看着张斗说道:“年轻人!你来澳门到底要干什么?”道格用生硬的汉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