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又见上官沟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又见上官沟

    张斗把自己关在房内整整一夜才走出来,看到门外等候的众人他把手里的纸交给张卫。

    “十天!十天能做到这些吗?”张斗问道。

    张卫结果纸张,看了一会说道:“时间有点来不及,属下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一定要完成。再拖下去,蓝贵田兄弟怕是挺不住啊!”张斗说道。

    “是!暗影一定完成大帅的嘱托!”张卫敬礼答道,快步的离去了。

    复州城头三个士兵正在卖力的推动绞索,吊在城头上的笼子被一点一点的拉上城头。

    一个推绞索的士兵抱怨道:“这人到底是谁啊?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死。这一天一次的苦活老子可干够了!”

    “小于你小点声!这位可是长生岛上的好汉,听说在东山大营杀的人可有这个数……”他另一个士兵边说,边伸出一根大拇指。

    “真的假的?这人这么厉害怎么还被人关在笼子里,老王你不会蒙我吧!”小于说道。

    老王不乐意了,“我蒙你能有酒喝吗?我有个兄弟去东山大营收尸,那人死的海了去了。好几千人的大营,就没几个活口。你可别告诉别人,我还听说……”

    他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你们在议论什么?让女真老爷听到就完了,自己找死就不要连累兄弟们!”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瞪了两人一眼骂道。

    这俩士兵被骂的不敢说话了,此时笼子已经被绞到与城墙一平。不远处一个身穿黄衣的姑娘走了上来,刚才那中年人恭敬的护在笼子前。

    那女子轻移莲步走了过去,将一支竹筒递到笼子里面。笼子里的人抓过竹筒一口气喝干竹筒里的米粥,又把身体卷曲成一团一动不动了。

    黄衣女子收回竹筒,也不说话转身就走。中年人恭敬的送女子离去,又吩咐人将笼子送下城头。

    小于看着黄衣女子的身影有点出神,结果脑袋上极了挨了一下。

    中年人骂道:“别看了!那是三贝勒府上的人,你小子看了也白看。为了这个女人,咱家将军都挨了三十鞭子,到现在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女真老爷都有两个被砍了脑袋,将军忠心护卫都死了十几个,你小子摸摸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再有非分之想!”

    小于听了这番话,吓得一吐舌头。这么算下来为了这个女人就搭进去十几条人命,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守城吧!

    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笼子内的蓝贵田小心的从嘴里吐出一个蜡封的纸团。打开一看,上面有一行小字:三更时分准备出行!

    看完字条,蓝贵田将纸条一口吞入腹中又装作和平时一样一动不动。但他眼中跳动的火苗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大帅来了!

    皇太极坐在他的临时贝勒府,一手端着酒杯一边想着事情。长生岛的那个士兵被吊在城头已经有半个月了,按说张斗的救援也应该到了。

    难道说自己看错了张斗这个人?他也是脸厚心黑之辈?要是那样长生岛还真的不好对付了,他皇太极有办法对付一个智者,也有办法对付勇士,唯独拿不要脸的人没有办法。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在皇太极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皇太极正在胡思乱想,图库走了进来。“贝勒爷!新金急报,长生岛水军大小战船百余艘汇聚在新金,大有攻取新金的意图!”

    “来的好!”皇太极将手中的就被掷到地下,这半个月他都已经等得心焦,再没有人来他都要放弃钓鱼的打算了。

    他刚起身又停下了脚步,为什么长生岛早不打新金,非要等到半月后才来。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难道是调虎离山之计?

    想到这里皇太极又停下了脚步,他在屋内来回的踱步。新金是金州的门户,是他在金州设置陷阱的中枢,万万不能被长生岛夺取。

    如果丢了新金,那么金州就成了长生岛的囊中之物。新金距离复州也不过几十里的路程,如果长生岛打下那里,未必没有进攻复州的打算。

    张斗此举可谓是用心良苦,打下新金再向复州进军。复州城头的人能不能坚持到大军的到来,就不是张斗可以控制的了。

    占领辽东半岛的一大块地方又能提升长生岛的士气,对岛上的军民也有个交代。皇太极越想越是这个道理,但他却总觉得张斗就是在虚张声势。

    他正犹豫时,外面又走进来一个哥什哈。“贝勒爷!新金急报,明狗炮轰新金。数千明狗在新金登陆,已经将新金围得水泄不通!”

    皇太极知道自己应该做出决断了,新金不容有失。必须派出部队前往救援,再不派兵新金就守不住了。

    “正红旗岳托率领两甲喇马甲前去新金,务必击溃明狗以解新金之围。”

    复州城在的女真大营在皇太极的一道命令下动了起来,正红旗的三千多人马很快就集结完毕。

    这半个月来女真人都被关在军营之中哪都不许去,就是怕长兴军前来复州救人。

    如今被憋得狠了的女真人“嗷嗷”怪叫着集合了人马,快速的向着新金进发。

    他们根本就没有节省马力,一人双马的女真人随时都可以换马。他们要最快速度的赶到新金,在新金城外才是他们大杀四方的战场。

    岳托骑在战马上跟着队伍向前奔驰,他和他的弟弟硕托不一样。他更加崇拜的是会用计谋的三贝勒皇太极,所以平日里他总来皇太极的府上请教。待在皇太极府上的时间比在自己家的时间都多,耳濡目染之下凡事他也总爱想一个为什么?

    死去的代善也真够窝囊的,他的两个儿子都和自己家的老子关系极为的不好。反而和代善的对头皇太极、阿巴泰关系极为的亲密,做人做到他这个份上也是极为的失败了。

    岳托骑在马上就觉得前方的地形越发的险峻,两山加一沟简直是伏击的绝佳地点。

    他勒住了战马让队伍停了下来,岳托指着前方的地点问道:“那是哪里?”

    一个哥什哈上前说道:“回台吉大人!前方是上官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