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强攻

第一百七十九章 强攻

    北信口棱堡中,张斗面无表情的看着女真人混在汉人百姓中间,踏着冰面向这边行进。

    很多赤脚的汉人在冰面上不停地跌到,又再一次的爬起来向着棱堡进发。

    他们中间还有不少老者和女人,一个走的慢的汉人被女真甲兵一刀削去了首级。剩下的汉人都不敢耽搁,低下头不去看堡垒上狰狞的大炮,努力的向前走。

    “开始吧!”张斗一声令下,棱堡上就出现一排的女真人,他们身后站着的都是手持钢刀的长兴军。

    乌吉岩跪在棱堡的墙头,他的心里复杂极了。前几年他还带着老弟兄冲进汉人的村子烧杀抢夺,怎么才过了几年他就要同那些泥堪一样的掉脑袋呢?

    他也看见了驱赶百姓上前的女真甲兵,此刻他完全明白明军的做法。这是要用他们的脑袋带震慑那些敢抓汉人当炮灰的女真将军们,他们能杀汉人百姓,就得有被汉人杀回来的觉悟。

    进攻中的女真人也看清了棱堡上的跪着的女真人,他们见到一个老者被砍飞头颅后就停下了脚步。

    乌拉穆看着被斩杀的女真人,他心头一阵的火大。当他看到汉人竟然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终于爆发了。他冲进汉人中连续的斩杀了五名汉人,剩下的汉人都惊慌的四散逃窜。

    然而棱堡上的长兴军也不含糊,五颗女真人的头颅被砍下来挂在城头,尸体则是被抛下棱堡。

    后方观战的阿敏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什么时候女真人被人威胁过。从来只有他们威胁别人,张斗敢当着他的面杀女真人就是在羞辱于他。

    他冷冷的说道:“再派泥堪攻城!”

    他的哥什哈小心的说道:“贝勒爷!棱堡上可是有咱们的人,万一要是传到盛京……”

    “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吗?爷需要你来提醒?”阿敏回头就给了哥什哈一鞭子,他很清楚这么做的后果。

    如果没有攻下长生岛,他的下场会比皇太极惨。皇太极至少还能守住复州,没有让长生岛祸害的太惨。他才上任不到一个月,不仅将百姓拿来当炮灰,而且还被长生岛抓了这么多女真人去。这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只有攻下长生岛才能弥补他犯下的错误。

    所以阿敏发了狠,下令不管女真人的死活,先拿下长生岛再说。

    阿敏的命令一下达,就引起了很多女真人的不满。他们都是有家人在复州附近,汉人可以抓走别人的家人,也能抓住他们的父母兄弟。

    但是在阿敏的命令下,这些人开始了全力进攻。

    棱堡上也没闲着,在看到女真人并没有停下进攻时,他们也开始在棱堡上一轮又一轮的斩首。

    棱堡上很快就挂满了数百颗人头,李柱来到张斗身前说道:“大帅!建奴男人都杀光了,就剩下女人和孩子了!”

    张斗头也没回的说道:“怎么?心软了?他们就是一群畜牲,不杀的他们心寒还会祸害百姓。你要记住!永远不要跟畜牲讲理,不高兴就一棍子打过去!明白吗?”

    “是!”李柱答应一声就回去准备了。

    不多时棱堡上传来一阵女人的惨叫,百十名女真妇人被剥光衣服,用铁钩勾住肩胛骨吊在棱堡四周。

    她们惨叫着求饶,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们身上流出的血很快就被寒风给冻住,一些人身上渐渐的出现玫红色,这些女人似乎睡着了,在棱堡上随风飘荡。

    一个女真甲兵看到一个小孩也被吊在空中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不顾其他人的阻拦,冲向棱堡。

    他一边跑一边哭喊:“小吉拓!阿玛来救你了,你再坚持一会!……”

    一声铳响将这个女真甲兵打倒在地,他一头栽倒在地下。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口,依旧努力的向前爬行。

    他的身后留下长长的一道血痕,终于他用尽了力气停下不动了。在他死前竟然想起那个被他一刀斩成两段的婴儿,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李柱在敌人进入棱堡百步射程的时候果断命令开火。按照大帅的说法,只要敢于进攻长生岛的一切人都是敌人。

    这些百姓只要进攻长生岛,那么他们就是长生岛的敌人。一片片的散弹扫向敌人,不管是百姓还是女真甲兵都挡不住这金属风暴。

    一轮齐射过后,数百的人倒在进攻棱堡的路上。铳声稀稀落落的响起,但每次铳响总会有一名女真甲兵倒下。

    棱堡中李柱在线膛火铳手中来回的走动,“打打得准点,瞄准头盔上有尖的甲兵给老子狠狠的打。大帅可说了,对付建奴这种畜牲就得把他打疼,不然他会不停的叫唤!”

    这些人手中拿的是长生岛自己制造的线膛火铳,虽然产量很少,还是被装备到一些老兵手里。

    一百五十步的射程都快赶上小口径火炮了,他们可以在棱堡上从容的瞄准开火,再装弹再开火。

    混在百姓中的女真人很多都是被他们打死的,他们亲切的称呼手中的新式火铳为长生铳。

    用尸体铺出一条血路后,女真人终于接近了棱堡。棱堡上大小火炮开始对准了远处的敌人,长兴军也是把铳口对准了攀爬棱堡的人。

    在交叉火力的打击下,很少有人能爬上棱堡。偶尔有悍勇的女真人登上棱堡,还被守在上面的枪盾兵戳翻在地。

    一阵手榴弹的丢下彻底清空了棱堡下高大一块地方,残肢断臂这里到处都是。很多人自觉的避开这里,从别处继续攻击。

    图倍尔身穿三层的铠甲,他嘴里叼着钢刀。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扶着梯子向上攀爬。

    寒风凛冽的冬日叼着钢刀真不是人干的事,他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失去知觉了。嘴唇也被冻在钢刀上,就是现在自己松口钢刀都不会掉下去。

    他看准机会就窜上了梯子,几步就来到梯子的半程。一支火铳对准了他,多年的征战让他养成了一种本能,图倍尔用右手的盾牌护住了自己。

    “砰!”的一声铳响,他手中的盾牌被击飞了。铅弹击穿了盾牌,再改变方向后,从他的腰间穿过。图倍尔几乎要从梯子上跌落下去,但他用力的抓紧梯子,维持住身体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