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自己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自己人

    额尔吐听着长兴军的火铳手似乎稀薄了不少,他抬头向那堵胸墙看去。只见火铳的火光稀薄了许多,在胸墙后的地方还有人影闪动。

    “哎呀!不好,这是长兴军要逃跑。”马甲还没有到来,如果让这群长兴军跑回棱堡他今天晚上就做了无用功。回去大营肯定还要受到责罚,自己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想到自己的将来,他额头的青筋都跳了起来。此刻的他再也不想别的,眼中只剩下逃走的长兴军。

    “奴才们!都跟着爷冲,谁要是跑的慢了,别怪爷手中的刀子不认人!”跳下冰墙的额尔吐驱赶着剩余的汉军旗和女真甲兵就冲了上去。

    躲在胸墙后的范宽见到这么多人冲上来,他的脸就露出苦笑。看来今天是回不去棱堡了,混小子以后要自己照护自己了,范叔不能跟你一辈子!

    “手榴弹!”范宽大吼一声,自己率先丢出了手榴弹。剧烈的爆炸没有能阻止敌人疯狂的接近,棱堡的火炮也不能击碎额尔吐的勇气。他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之中,只要发现有任何人迟疑就是一刀砍下去。

    这一路上他已经砍死不下五个汉军旗,汉军旗虽然害怕手榴弹,但他们更惧怕身后这个催命一样的女真老爷。

    就这样他们很快就接近了胸墙,再丢出最后一枚手榴弹,打空火铳内的铅弹后,范宽抽出了腰间的钢刀。

    “兄弟们!跟建奴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杀奴!”他带着长兴军同额尔吐的人厮杀在了一起。

    双方一交手,额尔吐的人就倒下好几个。长兴军的胸甲防御力实在太好了,汉军旗的士兵经常一刀砍过去,长兴军屁事没有,回手一刀汉军旗就要倒下一人。

    只有那些身穿精良铠甲的女真甲兵才能敌住长兴军的斩杀,双方的人数差距不少,但是范宽带人结成圆阵,额尔吐一时间还拿不下范宽等人。

    气急败坏的额尔吐盯上了范宽,他看出来这些长兴军都在听这个老兵的命令。每次老兵下达命令都能让将要突破的甲兵无功而返,他找准机会一刀就斩向范宽持刀的右臂。

    范宽见到一个头戴尖盔的女真将领找上了自己,也开始小心应付起来。见到对方一刀斩来,他连忙用刀格挡。反手一刀又削向对方的脖颈,额尔吐后退一步化解对方的攻击。

    当额尔吐再一刀砍向范宽的头顶时,范宽没有躲闪。他用头盔去硬接这一刀,自己则是一刀捅向额尔吐的小腹。

    额尔吐的刀先劈中范宽的头盔,巨大的冲击力劈的范宽眼前一黑差点就晕倒在地。好在长生岛头盔冲压的十分坚硬,这一刀虽然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刀痕却没有伤到范宽。

    额尔吐的钢刀从范宽的头顶滑落,又在范宽的右臂划出一道伤口才停在了空中。此时范宽的钢刀已经插在额尔吐的小腹上,他低头看看刺中小腹的钢刀。扔下自己手中的刀,双手握紧范宽的刀就向后退去。

    范宽被对手一刀划在右臂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没能握住手中的刀,竟然让额尔吐把刀给夺走。

    失去武器的范宽一下子就陷入了险境,他被女真人的进攻给搞的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额尔吐肚子上插着钢刀反而咧开大嘴在那哈哈大笑,他用手指着范宽说道:“明狗!你听~爷的马甲到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哈哈!!!”

    这时从冰面上传来阵阵的马蹄之声,马蹄与冰面撞击之声传出老远,听得范宽的心头直跳。

    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向棱堡奔跑长兴军,还好那些年轻人已经马上要进入棱堡了。他们的牺牲总算是还有价值,再看看身边剩下的几个浑身是伤的士兵。他在心里说道:别了,小四!范叔以后不能照护你了!

    进攻中的女真人和汉军旗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将范宽几个人围在中间想要欣赏他们死前的惨状。

    突然一支利箭射向嚣张大笑的额尔吐,这一箭正中他的胸口,剧痛让他的大笑戛然而止。他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睛,向着奔来的骑兵大声的吼道:“自己人!咱们是自己人!”

    回答他的却是连绵的箭雨,无数的羽箭席卷了这里任何站着的生物。女真人的重箭在这时发挥到了最大威力,它们借着战马的冲击力可以射穿任何的防护。

    “保护把总!”剩余的几个长兴军士兵用身体挡在了范宽的面前,眨眼间他们就被射成了刺猬,倒在范宽身上。

    来的女真马甲在射倒全部的人后没有停留,纵马从地下的人身上踩踏了过去。一时间那些没死的人被踩得骨断筋折,惨嚎不止。等他们冲向远处的棱堡,冰面上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尸体。

    赵小四悠悠从昏迷中醒来,额尔吐的那一箭虽然正中他的胸口。但是有胸甲的保护,这一箭射的并没有多深,没有伤到他的心脏。

    他的昏迷是心脏部位遭到重击造成的,被人拖到棱堡没多久就悠悠的醒了过来。当他挣扎着爬起来看向冰面的时候,正好看见女真马甲踏过满地尸体之时。

    他大叫一声“范叔!”就要冲出去,却被其他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哨长!范把总已经去了,你要带领大伙杀建奴,守棱堡啊!”士兵的话让赵小四清醒了一些,他伸手拔下胸前的箭杆跳上了棱堡的墙头。

    “散弹对准建奴骑兵,火铳手上墙头。枪盾兵手榴弹准备,杀光建奴,报仇!”他站在墙头上一声大吼,让所有惊慌逃入棱堡的长兴军重新拾起了信心。

    赵小四抓起一把长生铳对准冲过来的女真马甲扣动了扳机,那个马甲应声而道。他在身边的墙上用砖头用力的画下一道。

    “这是第一个,范叔!保佑小子能多杀几个建奴!”赵小四一边小声的嘀咕,一边向敌人开火。

    女真马甲只是象征性的进攻了一次,发现火药桶并没有炸毁棱堡。就调转马头离去了,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棱堡已经被轰塌,杀光面前任何人,冲进棱堡占领棱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