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空城计?

第一百九十五章 空城计?

    阿敏吃过晚饭就昏昏沉沉的睡去,这几天他心绪不宁整晚都睡不着。

    今天他好不容易有点睡意上头,刚躺下就被远处传来的嘈杂声惊醒。

    他心里烦躁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才睡着又被人吵醒。阿敏瞪着通红的眼睛从帐篷里出来,就听见远处隐约有喊杀声传来。

    他的大营中也是十分的吵杂,很多人都在向远方观望。

    阿敏拉住一个匆忙走过的甲兵问道:“何事让你们如此的惊慌?”

    那人见是阿敏,赶紧跪下磕头道:“回贝勒爷!北信口大营被明狗偷袭,奴才们正在准备回去救援!”

    “啊!”阿敏一下子就愣住了,北信口那里可是自己的大本营。大军的粮草淄重都在那里,一旦那里有失自己这边将不攻自破。

    自己这几天为了能让挖掘的进度加快,已经让各处的汉军旗都集中到了这里参与到挖掘的行列。

    每处与长兴军棱堡对峙的女真甲兵也不超过百人,而北信口大营那里留下的人就更少。

    除了伤兵完外就只有五百人守卫,如果一旦被长兴军偷袭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阿敏仔细想又觉得不对!根据探子的刺探得知,长兴军一共也就五千多人。

    在南北信口两座大型的棱堡中就有近千人,何处小型棱堡有得安放两千人。而在他们面前阻击的人数也不会少于两千,这样算下来长兴军根本就没有兵力偷袭北信口大营。这也是阿敏敢放心将北信口大营的人都抽调来挖沟的原因,现在看来张斗肯定是将一部分的人调走了。

    会不会是自己面前防守的人呢?如果要是调离其他棱堡的军队,他那些留下对峙的甲兵不可能不知道。

    一想到一种可能阿敏的心就剧烈的跳了起来,他连连告诉自己冷静。越是大事越需要冷静,在做出可以决定整只大军命运的决策时,一定要保持冷静。

    他有仔细想了一遍,又再次的计算了下长兴军的兵力,最后得出来一个结论。张斗在用空城计,一旦他想明白阿敏脸上的那种担忧的表情尽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兴奋的神情。

    阿敏俯下身子在那个女真甲兵的耳边轻生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贝勒爷的话,奴才赖巴尔!”这个女真甲兵恭敬的答道。

    阿敏脸上的笑容十分的真诚,他笑着说道:“赖巴尔!本贝勒向你借一样东西,事成之后还你个金的如何?”

    赖巴尔一听还有这好事,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赖巴尔的一切都是主子爷的,只要主子爷有需要拿去便是,还有什么借不借的!”

    阿敏脸上笑容更胜,他用手拍着赖巴尔的肩头说道:“很好!是个忠心的奴才!”说完阿敏抽出腰间的宝刀,在赖巴尔目瞪口呆中斩去了他的头颅。

    这时阿敏才悠悠的说道:“爷要的就是你的人头而已,既然你说不用还了,爷就当真了。哈哈!!”

    阿敏提着血淋淋的人头跳到了大营寨墙上,他举起手中的人头喊道:“赖巴尔乱我军中,已经当场斩首。再有言退者,定斩不赦!”

    他喊完就用锐利的眼神,扫过在场每个人的眼睛。所有人都被阿敏给吓住了,没有人敢跟他对视。

    见到所有人都低下头去,阿敏得意的说道:“张大斗小儿竟然敢在本贝勒面前玩起空城计来,本贝勒今天就让他玩火自焚。”

    “空城计?”

    “什么空城计?”

    ……

    三国演义已经深的努尔哈赤的喜爱,所以女真贵族几乎人手一本仔细研读。

    但是普通甲兵并不知道什么是空城计,在一些人给他们解释后所有人才明白过来。

    “咱们当前之敌已经让张大斗带去偷袭咱们北信口大营,如今正是空虚之际。只要咱们攻破当面空虚的敌人,定能打破长生岛。这次本贝勒跟你们一起冲击明狗的防线,不破明狗誓不罢休!”阿敏激动地说道。

    其他甲兵也跟着欢呼起来,在他们看来胜利已经近在咫尺。只要自己一伸手就能摸到,错过了下一次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阿敏带领被他鼓动的热血沸腾的甲兵骑上战马,向着长兴军的阵地就冲了过去。

    许连山正在阵地上打盹,就感觉到大地好像在颤抖。远处还传来女真人疯狂的叫喊声,他一下子精神起来。

    嘴里骂道:“建奴大半夜不睡觉,瞎折腾啥?”当他看向外面的时候却愣住了,只见无数的马甲向着自己的阵地就冲了过来。

    许连山急忙叫铜哨含在嘴里,用力的吹了起来。刺耳的铜哨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看向女真人冲来的方向。

    “炮手!炮手死哪去了?散弹!快换散弹,建奴冲上来了!”不光是许连山,所有的把总都叫喊了起来。

    就连赵小四一个信任的代理把总都在指挥自己的手下快速的进去自己的位置,调整火炮角度准备射击。

    他举起自己的长生铳,对准了一个在马上不停呼喝的女真将领。“砰!”的一声铳响,那个女真人被他一铳打落马下,随后就被奔驰的战马踏成肉酱。

    突然长兴军阵地上零星的火铳声响起,不断的有女真人落马。骑在马上的阿敏心中一阵的高兴,从稀稀落落的铳声中可以听出长兴军根本就没有几个人。

    接下来火炮发射的散弹就让阿敏痛彻心扉,一片片的女真甲兵被扫倒。他最忠心的哥什哈纷纷挡在阿敏身前,被散弹不断的打倒。

    就在阿敏以为长兴军黔驴技穷的时候,连绵不绝的火铳声从阵地上响起。

    他的心顿时就是拔凉拔凉的,为什么长兴军还会有这么多的兵力放在这里?难道长兴军的兵力不止五千吗?自己该怎么办?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阿敏的脑袋里,一时间他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的跟着甲兵们向前冲锋。

    一颗铅弹正中阿敏坐骑的胸口,这匹马嘶吼一声就倒在地上。阿敏也被甩出去老远,他一落地反而头脑清醒。

    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吗?只见一匹战马向他冲来,阿敏刚站起身无处躲闪只能闭目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