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他们要开炮了!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他们要开炮了!

    长生岛的大帅大婚了,整个长生岛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就连那些被罚苦役的俘虏都给发了一大块肉,再加一碗长生岛的蒸馏酒。

    而张斗当天更是被一众部下给灌得烂醉如泥,最后还是孙家三兄弟轮番上阵替张斗挡酒,不然张斗连新房都找不到门。

    大婚后的张斗没有沉浸在温柔乡里,他只休息了一天就投入到出兵的准备中。

    这次张斗打算带领三千人去广宁,偏厢车这种陆战的利器是必须要带滴。大小佛郎机字母炮更是陆战必不可少的,而且这三千人除了五百马队外,剩下的全部都是火铳兵。

    偏厢车更是在外面蒙上一层钢板,使用上了钢轴铜瓦这种最新的技术的偏厢车不仅没有因为沉重而降低速度,反而能更加快速的前进。

    张斗还带上了长生岛上所有的长生铳,这种线膛火铳一定会给女真甲兵一个深刻的教训。

    出兵广宁张斗有一个便利的条件,那就是长兴军可以通过绕阳河直达广宁的外围。

    这才是张斗敢于出兵广宁的根本,长生岛最强大的海军可以一路护送张斗抵达海口,再由冰面抵达广宁。万一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也能突围到绕阳河快速逃到海口乘船撤离。

    这边正在紧张的准备出兵事宜,京城的天启皇帝朱由校已经乐得想不到北。

    张斗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数万建奴进攻长生岛都铩羽而归。

    长生岛这一战又是斩首数千真奴,更是让他在各国使臣面前大涨了颜面。

    魏忠贤在天启身边小心的侍候着,发现朱由校心情不错就说道:“陛下!锦衣卫送来的消息称张斗大婚了!”

    “哦?张斗大婚怎么如此草率,怎么不请旨让朕给他赐婚?他年纪轻轻怎么如此急切?”朱由校略显失望的说道。张斗是他看中的人,大婚这么大的事就得请他亲自赐婚才对。

    “陛下!非是张斗急切,也非是张斗草率而是……”魏忠贤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他是不会放过任何给那群东林党人上眼药的机会。

    “而是什么?”朱由校被魏忠贤说的有了点兴趣,他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张斗如此草率的大婚。

    魏忠贤见引起了朱由校的兴趣,他心中暗自得意。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和刚才一样的表情说道:“张斗早在正月就打算大婚,请旨的奏折都已写好,但建奴的攻打让他推迟了大婚!”

    朱由校听到张斗为了抵御建奴推迟了大婚,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多么忠心的臣子,大婚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推迟了,就是因为该死的建奴。

    魏忠贤偷眼看了下朱由校继续说道:“建奴被张斗击退,他请旨的奏书还没送出就接到兵部的命令。让他带兵出征广宁,听从王化贞的调遣。”

    朱由校听到魏忠贤的话眉头皱了起来,调张斗出兵广宁这事他一点都不知道。内阁如今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可以不经过他就私自调兵吗?

    不可能!内阁和兵部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魏忠贤见到朱由校的脸色不好看接着说道:“兵部调兵的折子是年前送来的,当时陛下您亲口应承的此事!”

    魏忠贤这么一提醒朱由校终于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自己当时着急去制作心爱的椅子,也没听仔细,直接就点头同意了。但是这事又和张斗大婚有什么关系呢?

    “陛下!兵部的折子是让张斗半月内必须赶到广宁堡,现在长生岛大战才刚刚结束。士兵疲惫不堪,兵器铠甲损坏严重。张斗这一走不知又要何时回来,这样一来大婚就会一拖再拖。

    所以他就趁着这段时间先行大婚,据锦衣卫的密报张斗大婚第二天就挑选士卒准备出征!”魏忠贤说道。

    朱由校听了脸色不好看起来,让一个臣子大婚第二天就准备出征确实不像话。

    兵部的调令也太不是时候,长生岛大战刚刚结束。这样的士兵能打胜仗吗?

    他的心里也是疑问重重,魏忠贤又在一旁说道:“陛下!辽东每年耗饷无算,难道还找不出来一个能打仗的人吗?非得要调张斗这支疲军吗?”

    朱由校一听到这里脸色就更不好看,辽东军将都是废物吗?,兵部也是一堆废物吗?。这么多的军将,每年花了这么多的银子竟然打不赢一个小小的东虏,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传旨!赐张斗夫人张氏二品诰命,赐玉如意一对,锦缎十匹,白银千两,金百两。”朱由校的封赏听得魏忠贤眉头直跳,这是多少银子?这可花的都是皇上的内帑,都是他辛辛苦苦弄来的银子。

    不过能在天启皇帝这里给东林党添点堵,让天启皇帝自己留下东林党无能的印象花点银子也值了。

    张斗没有等到朱由校的封赏到来就离开了长生岛,他将一百多辆偏厢车装上海船向着绕阳河入海口驶入。这次由于是进入河道作战,大夹板盖伦船他一条都没有带,只是带了这行动灵活,吃水浅的鸟船和海苍。

    他们的船队刚刚进入双台子海口,就被一支船队拦再了前面,这支船队嚣张无比的霸占着入海口,既不进去也不出来就停在海口。

    见到长生岛的船队派过来一条鸟船,还嚣张的喊话:“这里是觉华岛祖将军的船队,其他船只一律绕行!”

    得知他们是谁,还有他们嚣张的话语后,张斗笑了。这些不开眼的东西是诚心要阻拦长生岛的海船进入海口,不从这里过难道要弃船登岸不成?

    那样的话想必阻拦会更多,祖大寿真的就以为在辽西他就能吃定自己吗?

    张斗冷笑着传令道:“全速前进,一里内对方还不让开,就地击沉!”

    得令的长生岛海船没有丝毫犹豫向着双台子海口就冲了过去,一个觉华岛海苍船上的舵手紧张的问船上的把总。

    “大人!长生岛的海船冲上来了,咱们怎么办?”

    那把总不屑的说道:“这里是辽西,是辽西将门的大本营。长生岛?不过是个走狗屎运的家伙,他既然敢杀祖将军的侄子就要有被清算的觉悟!今天只是开胃菜,正席还再后面呢!”

    “把总!他们转过船身要开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