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五十万石粮食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五十万石粮食

    王化贞走进失而复得的广宁堡,他的心是激动得“砰砰!”直跳。被夺回的不只是广宁堡,还有他王化贞的身家性命。

    刘渠率领近两万士兵回到广宁堡,也带回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努尔哈赤尽起女真甲兵向着广宁而来。

    听到女真人全部向广宁而来,所有人都沉默了。刘渠的人马虽然不少,但他们实在是太累,根本就不足以顶住女真人的进攻。

    张斗的长兴军虽然精锐,但是数量太少。面对数万人的进攻,能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

    值得庆幸的是,广宁周围屯堡的百姓大部分都已撤离。他们有的向海边进发,有的直接去了闾阳。

    沿途的所有屯堡全部焚毁,没有给努尔哈赤留下任何可以利用的物资。

    张斗相信努尔哈赤所携带的粮草一定不多,在得不到补充的情况下必定会退回辽河以东。

    闾阳的熊廷弼这几天也是忙的焦头烂额,各地涌来的数万百姓几乎要把他忙死。

    虽然闾阳有粮,但这些粮食都是给广宁数万大军所用。看着扶老携幼的百姓熊廷弼没少骂王化贞的无能,不但没有一举荡平建奴,还被人家打到广宁。

    正在他郁闷之际,一个消息让熊廷弼惊慌万分~广宁失守,王化贞生死不知。

    听到这个消息熊廷弼呆坐半天也没有说话,他身边的参议邢慎言立即说道:“大人!广宁乃关外大明之重镇,万万丢失不得。咱们应该尽起闾阳之兵急救广宁,没准还能在建奴赶到之前夺回广宁。”

    他的话音刚落,佥事韩初命就反驳道:“广宁城坚炮利又被孙得功那狗贼占据,咱们闾阳才五千兵马。还多是老弱,怎么跟如狼似虎的孙得功斗。到时别再救援广宁不成,再把数万百姓搭进去!”

    “韩佥事!你置广宁安危于不顾,到底是何居心?”邢慎言怒道,他不敢相信韩初命会阻挠对广宁的救援。

    大明关外的最强坚城就这么拱手让给女真人?邢慎言是万万做不到这一点,即使战死沙场他也要试一下。

    韩初命也拍案而起,他毫不示弱的反击道:“邢参议!你不顾数万百姓的生死,有是何居心?”

    二人如同斗架的公鸡般互不相让,屋内的火药味一下子就浓郁起来。

    熊廷弼被他们二人吵得头大,他用力一拍桌子怒喝道:“够了!老夫这里可不是你们吵架之所!”

    熊廷弼一发火,二人立时闭上嘴巴。不过二人的目光还在空气中不停地交锋,不时有冷哼声传来。

    熊廷弼并不看好援救广宁,正如韩初命说的一样。他手下的精兵都派去了广宁,剩下的五千老弱虽然被称为兵,其实就是一群拿着刀枪的农民。

    援救广宁肯定是凶多吉少,那么只有撤退置关内一条路可走。最主要的是兵部张鹤龄竟然支持王化贞那个书生,而不听从他的建议。

    致使辽西大权全部落到王化贞的手中,自己不过是押运粮草而已。既然此次兵部不仁,就不要怪自己不义。

    “韩初命!”熊廷弼考虑了下叫道。

    “卑职在!”韩初命赶紧站起来躬身说道。

    “命你领五千士卒断后,不得有误!”熊廷弼说道。

    “是!卑职就算粉身碎骨也会阻挡建奴的脚步,坚决不让建奴踏过闾阳一步!”韩初命坚定地说道。

    “邢慎言!”熊廷弼又开始叫道。

    “卑职在!”邢慎言听到刚才熊廷弼的吩咐就闭上眼睛,他知道广宁完了。

    “命你即可将百姓集合起来,迁往关内不得有误!”熊廷弼说道。

    “卑职~卑职得令!”邢慎言知道熊廷弼决心已下,不会轻易改变。他犹豫下答应下来,落寞的向外走去。

    韩初命看着邢慎言踉跄的背影,心中一阵的得意。自从自己跟在熊廷弼身边来就处处受邢慎言压制,自己的建议每次都被他驳斥的体无完肤。

    好在邢慎言看不清形式,自家大人与王化贞不和。此刻不落井下石已是难能可贵,更不会去收拾广宁这个烂摊子。

    如果救援广宁成功还好,立功受赏自不必说。万一要是失败,失守广宁的责任熊廷弼就会背上许多。

    如今广宁就是一个火药桶,不论谁靠近都被被炸得体无完肤,大人就更不会去凑热闹。只有邢慎言这个傻子才看不出来这么浅显的道理,如今有数万百姓为借口,正好从辽西这个烂摊子抽身而退。

    此乃万全之策,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闾阳已西广宁右屯卫、后屯卫的百姓开始了向关内迁移之行,他们拖家带口缓慢在冬日的寒风中行走。

    很多人走着走着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百姓们的脸上更多的是麻木,他们不明白为何强大的大明会被小小的建州女真打得丢城失地。

    不光他们想不明白,整个大明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看着离去的百姓邢慎言才松了一口气,两天的时间让数万百姓上路几乎要让他忙的脱力。

    看着空空荡荡的闾阳,邢慎言暗下决心。自己一定会回到辽东,一定会让女真人也尝尝背井离乡之苦。

    当他看到指挥数千士卒防御的韩初命时,突然响起一件事。他快步走到韩初命身前说道:“城内五十万石粮食可曾运走?”

    韩初命不耐烦的看了邢慎言一眼说道:“城内哪有人运走这些粮食?自然还在仓库中屯放!”

    “韩佥事糊涂,如若被女真人抢去这么多的粮食,他们就会拉起更多的人来攻打大明,这些粮食既然运不走还是烧掉为好!”邢慎言顾不得疲劳,大声地说道。

    韩初命冷笑地看着邢慎言说道:“邢参议!我才是负责殿后之人,如何处理这些粮食就用不着邢参议操心!”

    邢慎言一把拉住韩初命怒吼道:“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么多的粮食?”

    “松手!你个疯子,快松手!”韩初命在士兵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摆脱了邢慎言的拉扯。

    他厉声喝道:“邢慎言!我就是要把这些粮食送给建奴又如何?这些粮食正好可以迟滞建奴的追击,好让辽西百姓平安到达关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