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目标粮食

第二百二十六章 目标粮食

    邢慎言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吓得魂飞魄散,回头一看只见韩初命正带着几个人出现在他身后。

    邢慎言再也顾不得没有彻底碎裂的火油瓶,将火折子丢到火油瓶上。

    些许渗出来的火油被一盆冷水给浇灭,韩初命面色冷厉的说道:“邢慎言!你竟敢私烧军粮,这是造反灭九族的大罪。你就等着被斩首示众吧!来呀!将邢慎言关起来!”

    就在邢慎言要被关起来的时候,外面一个老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大声喊道:“大人!大事不好,建奴来了!”

    听到建奴来了四个字,韩初命差点没坐在地上。他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各位将军随我去保护百姓的安危!”

    邢慎言见到韩初命的窝囊样,他甩开抓住他的士兵。大声地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大明需要各位的时候到了。还请各位随我去迎敌!”

    说完邢慎言大踏步的走在前面,他来到低矮的城墙往外一瞧。只见近千的女真甲兵立于闾阳城外,一个个没有带头盔。脑袋上那根金钱鼠尾格外的显眼,看得所有闾阳士兵心底发寒。

    就连邢慎言也觉得腿肚子直哆嗦,他不清楚女真人怎么知道这里会有粮食存在。

    跟在邢慎言身边的士兵也在逐渐减少,到了最后只有不足十人登上城头。

    这些人根本不是女真人,而是投降长兴军那千余的汉军旗。张斗接到暗影密报,闾阳存放有五十万石粮食。

    得知有这么多的粮食可把张斗激动坏了,他在最近陆续往长生岛运了快两万辽西百姓。

    长生岛的辽民数量已经超过十三万,再这样下去不出半年长生岛就得闹粮慌。

    如今张斗最关心的还是粮食,闾阳的粮食虽好,张斗却不能明抢。他就把主意打到汉军旗身上,由他们冒充女真甲兵去抢夺闾阳的粮食再运往长生岛就万无一失。

    所以张斗就让胡铁牛和林渝庭带领长兴军骑兵和汉军旗士兵一同前来劫粮,他们到了闾阳就发现城门大开。

    城头只有十余人的士兵,这里能有五十万石的粮食?不光是林渝庭就连胡铁牛这货都怀疑暗影情报的准确性。

    韩初命跑的一点犹豫都没有,他带着大部分的士兵打开另外两扇城门扬长而去。

    长兴军催马进城,城头上的邢慎言有些傻眼,不关城门叫守城吗?他再往身边一瞧,见到只有不足十人时不仅露出苦笑。

    他现在就是想烧粮食也来不及,看着骑着战马冲进城的女真人,他无力地向那几个士兵说道:“你们也逃命去吧!”

    长兴军见到粮食才知道暗影的情报是真的,但是如此多的粮食要如何运走呢?

    老周给出了最好的答案~抓人!抓住一切能看见的人!

    四十二岁的于波就是闾阳守军,自从听说女真人来了他也跟着大队人马逃跑。

    但是他们跑的再快也跑不过战马的四条腿,还没跑出五里地就被女真人的马甲追上。

    当时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可谁知这群女真人不但没有杀他们还给他们粮食吃。

    唯一让于波有些抗拒的就是整天的搬运粮食,将粮食装上马车做到三里外的河道中去。

    那里有一溜的冰拍子在等候,只要装满就会由战马拉着快速向远方驶去。

    于波有些看不懂这些女真人大爷,他们说的也都是汉话,还不打骂自己,什么时候女真人这么好说话了。

    于波战战兢兢的干了四天才被放走,当时他有点舍不得。顿顿管饱的地方还真不多,虽然干活累了点也是个好去处。

    当他提出要留下时,这群女真大爷竟然同意了。还将他们想要留下的千多号人用冰拍子送到入海口,在那里他们登上海船才知道这是去往长生岛。送去长生岛的人中多了一个不怕死读书人,一个叫邢慎言的家伙。

    努尔哈赤的眼珠子都是红的,这六天来他几乎每天都在攻打广宁堡。

    汉军旗在这六天里几乎伤亡殆尽,就连女真人甲兵都损失了上千人。

    由于缺乏粮食,每天努尔哈赤都要把马甲派出去打粮。虽然收获有限,但总能补充下消耗。

    最近两日他们让打粮的马甲去了辽河套的朵颜三卫,在那里他们抢劫到了不少的牛羊。总算让大军稳定下来,不必为粮食发愁。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一旦久攻不下他们还是要撤兵。为了能早日拿下广宁,努尔哈赤将汉军旗还有抓捕来的汉人、朵颜牧民都投到广宁堡城下。

    最近有好几次都让甲兵们登上城头,虽然被明军赶下来。但努尔哈赤知道破城的日子不远了,也许就是下次攻击就能打破广宁堡。

    刘渠在这六天的时间里已经数不清打退女真人多少次的进攻,他的喉咙已经完全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看着同样疲惫的士卒,他把目光看向城外方向。他知道那里有一个人不会让他失望,王化贞也焦急万分。

    张斗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讯,广宁堡几次危局都是刘渠带领亲兵才堪堪将女真人赶下城头。

    难道张斗畏惧女真人而独自逃走?

    日落时分广宁堡的明军终于松了一口气,今天终于熬过去。明天是生是死谁也不愿意去想,至少他们活过了今天。

    但女真人可不这么想,他们在努尔哈赤的命令下再一次向广宁堡城头发起了进攻。

    明军立即再次投入战斗,一声声“开火”声响起。城头的大将军炮发出怒吼,在奔跑中的女真人中犁出数条血胡同。

    但大将军炮射速太慢,只是打了两轮就再也没有射击角度成了摆设。这时明军的弓箭手开始冒着女真人的箭雨向城下射箭,不断的有人中箭倒地。

    这几日伤亡最大的就是他们,女真人的重箭又快又准。中者几乎立即丧命,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当女真人的云梯搭在城头的那一刻,弓箭手开始将射向远处的女真人箭手。

    刀盾兵躲在垛口后,等待女真人甲兵登城。这次女真人打得异常凶猛,他们不顾自己的伤亡全力猛攻。

    天色擦黑时,城头的明军有点熬不住了。女真人开始陆续登上城头,刘渠带人与女真甲兵在城头战成一团。

    就在广宁堡岌岌可危之际,一声炮响在城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