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登陆琉球

第二百三十八章 登陆琉球

    岛津直立是岛津家的庶子,他被派到琉球王国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一心想着倭国上的他根本就不关心琉球的死活,他把一切的事情交给手下处理。

    自己整日喝的酩酊大醉,心里不平衡的他恨透了自己的出身。为什么自己的生母会是一个低贱的艺妓,否则自己应该是统领数百“大军”的大将,而不是窝在小小的琉球无所事事的废物。

    尤其前几个月那个废物王子居然逃跑了,自己派出去的三条关船也没有回来。

    岛津直立在琉球王宫发了一顿脾气,连睡了尚家三个女人才平息心中的怒火。

    在琉球也就只有尚家的女人能入他的眼,剩下那些黑瘦的女人他看着都恶心。

    一月后终于传来琉球王子的消息,不过却是出现在大明京师的坏消息。

    为此岛津直立还遭到鹿儿岛家住的一顿斥责,在他看来这辈子是回不去倭国,一辈子要老死在琉球。

    这一日的早晨,宿醉的岛津直立刚刚坐起。他瞧了一眼身边的女人,昨夜的疯狂让他还记忆犹新……

    正当他还想再来一次晨运时,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岛津大人!岛津大人!”

    岛津直立被人打扰了兴致十分的恼怒,他将放在一旁的短刀丢向门口。

    “咣!”的一声响,短刀击穿薄薄的纸打在门外之人身上。门外的声音嘎然而止,岛津直立推开吓得缩成一团的女人,起身穿衣打开房门。

    门口跪了三个武士,他们都被刚才从屋内丢出的短刀给吓住了。跪在前面的武士将短刀恭敬地举过头顶,把头深深的低下不敢去看岛津直立。

    岛津直立很满意属下的态度,他点点头说道:“毛利三郎!下次要再这样惊慌失措,丢出来的就是没有刀鞘的短刀!”

    毛利三郎底着头,浑身不住地颤抖。他叫声回答:“嗨!嗨!属下明白!”

    岛津直立不屑地撇撇嘴说道:“有什么大事?你可以说了!”这几年在琉球岛津直立处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唯一的王子尚信也已经逃跑,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毛利三郎低着头说道:“岛津大人!早上天刚亮海上就来了好多大船,他们靠在码头就往码头上下人。”

    “什么?”岛津直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琉球这么小的地方也能来大批的船队?难道自己昨夜的酒没醒?还是毛利三郎在胡说八道!

    他一脚踢翻了毛利三郎怒喝道:“八嘎!再敢胡言乱语,死啦!死啦第!”说着还拔刀腰间的倭刀。

    毛利三郎赶紧跪好说道:“嗨!大人,是真的。您快去看看,海湾里的船都铺满了!”

    岛津直立听了大惊,铺满港湾要多少船?这些人肯定来者不善,他们在琉球也不到百人的武士,如何应付这么多的敌人?

    一想到这里的岛津直立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抬起脚狠踹另外两个武士。

    “八嘎!都傻跪在这里干啥?还不赶快召集所有的武士,为家主大人尽忠的时刻到。”听到岛津直立的吩咐,几个武士立即分头跑去。

    踏上琉球本岛的土地,张斗的心中一阵的激动。这里是他第一块海外领地,以后还会有第二块、第三快……,华夏人也会随着他的舰队奔向全球各地。

    正当张斗感慨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伯爷!这地方也太特木的热了,咱们长生岛还得穿厚衣服,这里光膀子都行。老胡可受不了这种天气,这里谁爱来谁来,老胡是不来!”胡铁牛的大嗓门能传出老远。

    还没等张斗说话,胡铁牛的脖子上就挨了一巴掌。

    “你个夯货说什么呢?这里盛产稻米,就连琉球人那懒样都能种出那么多粮食,咱们汉人来到这几年还不的成财主!你不爱来,想要来这里的人多的是!”马宝抽完胡铁牛还训斥道。

    “本来就是热嘛!”胡铁牛小声的嘀咕,长兴军让他怕的人真不多。张斗算一个,揍他分分钟没商量。

    刚加入时他很不服马宝,结果在一次战斗中亲眼看到马宝咬死一个女真人,胡铁牛当时就被吓尿了。

    抱住敌人脖子上往下扯肉,谁看了心里都发毛。从那以后马宝就被他列入惹不起的行列中,对马宝也是服服帖帖。

    长兴军的船队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就轻松地登陆琉球本岛,原本在码头上收税的三个倭国武士看见遮天蔽日的船队瞬间就逃得无影无踪。

    登陆轻松的让人难以想象,码头上的几条倭国小早船被拖走后,长兴军的海船就铺满了整个港湾。

    一队队的士兵从船上走下,除了一些晕船的士兵,大部分人都好奇地打量这片即将成为他们永业田的土地。

    一个没了一节小腿的老兵丢下手中的拐杖,趴在地下使劲地嗅着泥土的气味。

    他身后的年轻军官将老兵扶起说道:“范叔!咱们家加一块有快三百亩的土地,您到时候想干啥就干啥!”

    范宽抽了赵小四一巴掌,说道:“你小子的任务就是赶紧找姑娘成亲,老范我可想死孙子了!”

    ……

    长兴军的士兵在不停的议论,突然从远处来了一队脚踩着木屐,身穿和服,腰里插一把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倭刀。

    这些人有七八十个,他们冲到码头就被眼前的阵仗给压的喘不过气来。

    港湾里已经铺满了海船,都在等着靠港向下卸货。码头上已经有数千人在列队,这些人一个个都身材高大盔明甲亮,看上去就让人毛骨悚然。

    岛津直立再看看自己这几十号人,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他有着自己岛津家人的骄傲,就算被杀死也不会跪地求饶。

    他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将腰间的倭刀正了正迈步走向码头。

    岛津直立虽然害怕,但他还是有一定的自信。这里岛津家已经经营数年,就凭萨摩藩岛津家就不会有人敢对他下手。

    岛津直立刚刚走到码头的时候,“砰!”的一声铳响在码头上空响起。

    岛津直立身子一振听了下来,他用手捂住胸口上的血洞,喃喃地说道:“为什么不给我讲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