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倭寇,我呸!

第二百四十五章 倭寇,我呸!

    小早船已经被倭人装满了引火之物和火油,原野浩二一声令下瞬间就燃起熊熊大火。

    原野浩二在燃烧的小早船上抽出倭刀,对着一个要跳水的桨手就是一刀。

    惨叫声顿时吓住了继续要跳水的桨手,他们不明白武士大人为什么不让他们从燃烧的火船上跳下。

    原野浩二没有理会冲过来的飞鱼快船,他大声的说道:“为家主死战是每一个萨摩藩人的责任,没有了琉球你们的家人还得过上挨饿的生活。你们愿意吗?”

    桨手们突然沉默了,看着不说话的桨手原野浩二继续说道:“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去,为家主战斗到最后一刻。家主大人肯定不会忘记咱们的功绩,各位的家人也能得到最好的待遇。还等什么?为家主尽忠就在此时!”

    就在原野浩二讲话之际,张环的飞鱼快船撞上了这条小早船。飞鱼快船尖利的船头瞬间劈来小早船的尾部,两条船顿时连在一起。

    飞鱼快船推动小早火船冲向海鲨7号,张环在撞上小早的瞬间就用力的转动舵轮。

    “左满舵!战兵准备手榴弹!”张环一边操纵飞鱼快船,一边大声地下令。

    飞鱼快船的灵活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极短的距离内飞鱼快船就完成了转向。

    它顶着燃烧的火船从海鲨7号身边擦身而过,距离近的都能让飞鱼船上水手伸手摸到海鲨那庞大的舰体。

    当飞鱼快船顶着火船冲出海鲨战舰组成的战列线,张环立即下令:“战兵投掷手榴弹,把火船炸掉!”

    已经准备就绪摸战兵拿着手榴弹向船头的火船冲去,他们刚走到船头一把倭刀就出现在他们脚下。

    “啊!啊!”两声惨叫传来,两个战兵的腿上被倭刀砍中。锋利的倭刀在两个战兵的腿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他们再也站立不稳摔倒在甲板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看得长兴军齐齐一愣,就在这时一个身材矮小的倭人武士举着把夸张的倭刀跳上飞鱼快船。

    他跳上快船就对地下的两个战兵下了杀手,两个腿上受伤的战兵没有怎么是凶恶的倭国武士对手。

    他们瞬间就被斩中没了声息,这时从这倭人武士的身后又跳上来三个矮小的倭人。

    他们每人都手持船桨,大喊着杀向长兴军。

    张环见到惨死的战兵气得火冒三丈,他没有想到,燃烧的火船上还有倭人没跳海。

    “战兵列阵!手榴弹投掷,下把火船给我炸了!”张环也着急起来,长生岛的海船大多采用的是辽东的松木。

    这种木材极易燃烧,他不知道自己的飞鱼快船能坚持多久。再不抓紧的话,被倭人烧毁船只那就亏大了!

    船上的二十二个战兵快速的列队,他们在甲板上迅速的做出一个鸳鸯阵。

    小队长则是掏出手榴弹投向火船,原野浩二在跳上飞鱼快船后就连斩两人。信心大增的他怒吼道:“明人不过如此!杀光明人这条快船就是咱们的了!”

    在他的鼓动下三个桨手都疯了,他们大叫着冲向长兴军。几声爆炸从身后传来,原本烈焰燃烧的船头再没了火光,被海浪一洗刷再没有半点火星。

    原野浩二没有着急上前,他把倭刀一挥让三个桨手冲在前面。迎上他们的是一支丈八的长矛,这东西骑兵用的顺手,用来代替狼筅再合适不过。

    面对超长的长矛,桨手们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当先一个桨手刚用手中的船桨去击打长矛,另一侧的长矛就刺中他的胸口。

    这个桨手惨叫一声抓着长矛不撒手,掉下海的同时也带走了一根长矛。

    剩余的两个桨手在原野浩二的呼喊下冲向鸳鸯阵,他们俩配合的还不错。

    一个人格开长矛,另一个人抡起船桨打向前排的盾牌手。

    沉重的船桨打在盾牌上发出“咚!”的一声响,手持盾牌的长兴军闷哼一声咬住牙关一步不退。

    从他身后伸出一支长枪飞快地刺中倭人桨手的胸口,倭人桨手身子一顿手中的船桨落地,人也瘫倒在船板上。

    另一个桨手刚冲过来就见到同伴的惨死,被吓坏了的他转身就跑。可他刚刚转过身,头颅就飞了起来。

    原野浩二在倒下的尸体后露出身影,他的脸被鲜血染红。可他不但没有擦拭,还张口露出雪白的牙齿添了下嘴边的鲜血,发出一阵嘿嘿的怪笑!

    战兵们有些被嗜血的原野浩二吓住,他们没有紧逼上前,站在原地防御倭人武士的进攻。

    原野浩二一见到长兴军的阵型就知道这是大名鼎鼎的鸳鸯阵,专门针对他们倭人所设计的阵法。

    他没有鲁莽的冲上去搏杀,而是想要将长兴军吓得手软脚软再动手。见到明人没有立即冲上来动手,他知道自己的计谋得逞。

    举起倭刀就要冲锋的他听到“砰!”的一声铁炮声,身子也停下要冲锋的动作。

    原野浩二低头看了眼胸口的血洞,用手指着长兴军艰难地说道:“卑鄙的明人……”

    看到倒下的倭人武士,飞鱼快船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都听说过倭寇的凶名,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确实被原野浩二吓得四肢僵硬。

    张环将手中的长生铳交给大副,不屑地说道:“倭寇,我呸!被小爷打一铳照样得死!建奴小爷都不怕,还怕几个没三块豆腐高的倭寇!”

    听了小船长的话,船上的士兵都有些脸红。刚刚的紧张让他们忘记了用火铳攻击,和倭寇拼刀子不是傻嘛!

    长生岛舰队如死神镰刀般从萨摩藩右侧划过,留下一片船板的碎片。

    仅仅一次交锋就让倭人损失安宅船两艘,关船十二艘,小早船二十多艘。虽然没有让倭人伤筋动骨,但足以让萨摩藩心疼好久。

    武久松本见到明人战舰不与他们决战,而是在他的右侧来上一刀。这一刀虽不致命,但也让他毫无办法。

    追不上打不着的感觉简直是场噩梦,明人战舰与他交汇而过后一转向又一次向他的右翼切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