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五十章 足轻

第二百五十章 足轻

    阿敏的举动无疑是割据一方自请封王,这样的举动要是放在几个月前努尔哈赤就算拼掉所有的力量也定会铲除。

    他连自己长子褚英篡位都毫不犹豫的杀掉,更不要说一个子侄。但是努尔哈赤知道自己没有几年好活,而多尔衮又实在年幼根本应付不了这么多饿狼的环视。

    为了有人能对抗皇太极,不让皇太极一家独大。他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不但没有追究阿敏逃跑的责任,还将他的镶蓝旗封地就定在朝鲜。

    阿敏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他却知道如今的封赏不过是努尔哈赤的权宜之计。

    只要努尔哈赤的身体好转,拿下他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他之所以落到这部田地都是拜张斗所为,只要有机会他是不会放过张斗。

    张斗带着船队正在竹岛修整,连日来的战斗让长生岛海军疲惫不堪。海军的各式战舰都有不同程度的漏水和损毁,急需修补更换船板。

    火炮也需要保养,士兵也需要休息。距离鹿儿岛最近的竹岛就成了长兴军的第一选择,这个海岛不大,上面长满了野生的竹子。又有倭人居住,正好又能补充给养和淡水。

    长兴军的到来将岛上的倭人吓坏了,他们前几天还听说主家与明人大战。

    但那些离他们都太过遥远,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百姓可以参与的。他们每天还是照常打渔、种田,砍下竹子晾干好送到鹿儿岛上贩卖。

    长兴军打破了他们宁静的生活,所有的倭人都被赶上海苍船运往琉球各岛。

    男人都是作为努力使用,建设为即将到来的辽民住所。女人则是赏赐给有功将士家眷的奴婢,至于主人家怎么用长兴军就不再过问。

    清空竹岛后长兴军的舰队才进驻这里,将出征日久的舰队进行一番修整。

    大战在即每一个细小的疏忽都会造成重大的损失,长兴军还十分的弱小,经不起重大的损失。

    在大战之前长兴军难得的有了几天休息的时间,他们三三两两躺在沙滩上聊家常。

    “蓝贵田!你和翠依姑娘成亲有俩月了吧!有喜了吗?”陶磊坐在他身边问道。

    二人在长生岛大战时伤兵营认识后就成了朋友,话不多的陶磊跟同样话不多的蓝贵田到是十分谈得来。

    蓝贵田吐掉嘴里的青草说道:“不知道!反正出来时翠依经常干呕,邻居大娘说这是有喜了!呵呵!!”说着蓝贵田就在那傻笑。

    陶磊向蓝贵田身边靠了靠,给了他胸口一拳说道:“看把你嘚瑟的,告诉你啊!不管是男是女,我都要做孩子的干爹!”

    “行啊!不过你这个干爹就这么空手当啊?怎么地也得有像样的见面礼!”蓝贵田不甘示弱地说道。

    陶磊急道:“孩子还没生出来就要见面礼,你小子也太急了吧!放心,见面礼少不了你的!大帅可说了,这次攻打倭国每人都可以拿三样不超过十斤的东西。到时老子把岛津中横的帽子给我干儿子当见面礼!”

    马景博听到他们的议论跑了过来,“陶哥!兰哥!啥见面礼?有我的没有?”

    “滚蛋!孩子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抢!”马景博挨了两脚才逃掉。

    岛津中横做好了大战的准备,这几天他又召集了一万多足轻。鹿儿岛本城的足轻已经达到了三万人,就连南萨摩也有了近万的人驻守。

    人多让岛津中横十分放心,但是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需要的粮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鹿儿岛本城的粮价飞涨,岛津中横更是焦头烂额。现在的他希望明人可以立刻来攻打鹿儿岛,那样他就不用受这样的煎熬。

    好在明天就是明人给出的最后期限,只要熬过这一天就能知道岛津家的命运。

    这天晚上岛津中横为了提升足轻们的士气,开始杀猪宰羊让所有的足轻都能吃到一大块的肉。

    所有的足轻都觉得家主仁义无比,就算是过年他们都没有吃过这样的吃食。

    岛津中横听着萨摩藩足轻的赞美,心中豪情万丈。什么明人强大?什么明人铳炮无敌?能敌得过他的数万大军吗?自己有这么多忠诚的足轻还用怕明人吗

    高兴的岛津中横当夜喝的酩酊大醉,直到第二天的晌午他才悠悠的醒来。

    宿醉让岛津中横十分的担心,他拉过内侍就问道:“有明人的消息吗?”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岛津中横的心才放下来。

    还好自己没有错过最重要的大战,岛津中横饱餐战饭来到鹿儿岛本城的城头,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心里就安稳不少。

    他从晌午一直等到天黑,又从天黑等到掌灯都没有瞧见明人的影子。

    郁闷的岛津中横大骂明人的无耻,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说好的进攻呢?说好的洗干净脖子等死呢?

    郁闷的岛津中横又是喝得酩酊大醉,当夜的数万足轻的晚餐从大块的头变成了肉汤。

    好歹也是和肉沾边不是,足轻们虽然心中不快脸上还是没有显露出来。毕竟肉汤在平时也是不多见,有肉汤总比没有要好很多。

    第二日的岛津中横还是晌午才起床,明人依旧没有来进攻。岛津再次的失望,晚上给足轻的晚餐就变成了饭团。

    足轻们也没有抱怨,饭团也不错。至少能吃饱,在家里只有劳作时才能像这样放开了肚皮使劲的吃。

    直到第五天明人也没有出现,岛津中横的头发都愁白了。明人不出现,他粮仓的粮食可要见底了。

    原本就不善于理财的岛津家就和商人们借了不少的银钱,这次召集足轻又借了不少。

    如今借的银钱再次花完,岛津中横的心情可想而知。足轻们的饭食也随着岛津中横的心情而不断的下降,今天的晚餐只有一个饭团。而且还被告知从明天开始,每人每天只有两个饭团。

    这个消息差点让城外的数万足轻集体暴动,两个饭团连一顿都吃不饱,更不要说是一天的饭量。一种不满的情绪在鹿儿岛城外蔓延,要不是岛津统治萨摩藩多年,一场大乱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