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请将军放岛津家一条生路

第二百六十七章 请将军放岛津家一条生路

    “手榴弹!”陶磊并没有让士兵先冲进去,倭人的难缠他早已领教。先丢几颗手榴弹进去保险,有埋伏也能被炸出来。

    “轰!轰!”几声爆炸声响起,伴随着人的惨叫声传进陶磊的耳朵。

    院中顿时被手榴弹炸得硝烟四起尘土飞扬,借着尘土烟雾的遮掩。陶磊一挥手,“跟我冲!”

    说完他左手持盾,第一个冲进院内。踏进院子的他就见到院中横七竖八的尸体,还有被打伤在地下哀嚎的足轻。

    烟雾中一道寒光向他头上砍来,陶磊急忙用盾牌挡住。同时抬起脚,向前踢去。

    烟雾中他踢中了什么人,那人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一声倭语从倒下之人的口中喊出,四周都有倭语回应。杂乱的脚步声从四周传来,陶磊后退了一步。

    “结阵!防御!防御!”他的喊声让烟雾中的长兴军靠拢过来,枪盾兵和刀盾兵将盾牌顶在外面,在门口形成一道盾墙。

    火铳手也是对着声音的方向扣动扳机。“砰砰!”的铳声响起,倭人的惨叫声也随之传来。

    马景博没有在第一线防守,大家照顾身上的伤将他留在身后补位。

    倭人的攻击打在长兴军的盾牌上“铛铛!”作响,一声惊呼传来。一个刀盾手竟然被敌人打掉手上的盾牌,倭人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几把武器同时击中那名士兵,好在他身上的胸甲精良。虽然被打得连连后退,还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忽然惨叫从那名士兵的口中传出,这人倒飞了出去。身上的胸甲被斩出一尺长的伤口,鲜血和内脏从伤口中涌出。

    马景博顾不得查看同伴的伤势,举着自己的盾牌顶了上去,将同伴留下的缺口堵住。烟雾中人影闪动,几把倭刀向他这里劈来。

    他将盾牌挡在身前,刚刚挡住敌人的攻击,猛然觉得手上一沉。盾牌上传来的力量让他顾不得肩头的疼痛,双手用尽力气才顶住敌人的重击。

    血水从他的肩头渗出,但他顾不得许多,倭人好像用了长柄大刀之类的重武器。

    要不是他有了心理准备,很可能也会和刚才那名同伴一样被敌人打落盾牌丧命当场。

    “小心!倭寇有大砍刀之类的重武器,大家小心!不要着了倭寇的道!”他的喊声提醒了防守中的长兴军。

    接着倭人武士似乎认准了他一样,重击连续不断的打在他的盾牌上。

    马景博紧咬牙关苦苦的支撑,他觉得自己肩头的伤比刚才还要疼上几分。

    血更是从肩头流到了裤子里,湿滑的血液让衣服都沾在身上。半边身子都被染红的他觉得一阵的寒冷,原本坚定的脚步也开始不稳。

    仅仅是几息的时间,马景博感觉像过了数年。终于烟雾消散,他也看清眼前的敌人。

    这个倭人武士尽管身材矮小,但他的四肢粗壮有力。手中更是持一把长柄镰刀,镰刀的另一端是一个铁锤。

    眼前的武士就是用这种兵器破开长兴军的防御,造成了数人伤亡。要不是马景博拼命的支撑,他也要丧命在敌人的刀下。

    这个武士见到马景博半边身子已经被染红,脸色惨白脚下站都站不稳,不禁哈哈大笑。

    只见他嘴里不知道在大声说着什么,抡起钩镰刀再次砸向马景博。

    见到倭人武士又一次的攻来,马景博知道自己决对挡不住敌人全力的一击。

    他把眼睛一缩,手中的盾牌也向那武士的面门丢了出去。盾牌在空中挡住武士的视线,倭人武士只能改变钩镰刀的落点先把盾牌击飞。

    马景博在丢出盾牌的同时,人也扑了出去。在空中的他从腰间抽出平时吃肉用的匕首,在落到倭人脚下时一刀刺向武士的脚腕。

    倭人武士击飞了盾牌却没有看见敌人,忽然觉得脚下一痛。再也站立不稳,仰面摔倒在地。

    他的脚筋已被马景博割断,疼得他抱住自己的脚就地翻滚。马景博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倭人丢下的钩镰刀砸向地下的倭人。

    倭人的脑袋向西瓜一样被打得碎裂开来,马景博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在倭人身上。

    “马爷也是你个矮子能欺负的?下辈子长高点再来找马爷报仇!”说完马景博觉得一阵的头晕,无力地坐在地下。

    长兴军也开始了反击,刚刚看不清敌人吃了亏。他们的火铳此刻开始发威,接连几名武士被打死。剩下的足轻再没有了约束,四处逃窜。

    陶磊走到马景博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马小子!还能撑得住吗?”

    “没事陶哥!再砍几个倭寇都没有问题!”马景博身体无力,嘴上却不服软。

    仅仅攻进院子长兴军就付出了十二名士兵的生命,看着房屋众多的宅院目光一冷,下令道:“放火!烧死他们!”

    随着他的令下,木屋很快就被点着。燃烧的木屋中顿时传来人的惊呼声,接着一阵阵咳嗽声从屋内传来。

    随后很多倭人妇孺从木屋中跑出,迎接他们的是冰冷的长枪。杀红眼的陶磊根本就不管是不是足轻,只要是倭人杀就对了。

    刚才的战斗让长兴军士兵非常的疲劳,但他们不能休息。沿着院中的道路杀向了后院。

    路上他们遇到的抵抗十分轻微,除了几个少年外剩下的都是四处逃散的倭人婢女。

    陶磊没有时间去清理躲在屋中的倭人,他们一路向最高大的厅堂杀去。

    在厅堂门口陶磊终于遇到十几个武士守在这里,这些武士面对长兴军的铳口并没有逃走。

    他们身上的倭刀也没有抽出来,只是垂手站在门口,用身体挡住长兴军进入厅堂。

    “列队!瞄准……”长兴军在陶磊的命令下快速第站成射击阵型,只要陶磊一声令下,这些倭人武士都会被打成蜂窝。

    就在陶磊“开火”的命令要出口时,厅堂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不要再杀戮了!我们岛津家愿意向天朝上国投降,还请上国将军放岛津家一条生路!”这个苍老的声音用的是汉语,陶磊听得真真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