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鹿儿岛条约

第二百六十九章 鹿儿岛条约

    岛津义弘进入大阵就见到了家主岛津中横,面对岛津中横的质问,他只是淡淡地说道:“这一仗你打赢了又如何?”

    岛津中横不服气地说道:“打赢了明人就可以夺回屋久岛和种子岛,还能抢回琉球。”

    义弘听了不屑地道:“打赢明人你就能抢回琉球?你让数万足轻游过大海吗?”

    ……岛津中横一时语塞,确实没有强大的水军根本就不可能夺回琉球。就连屋久岛和种子岛的抢不回来。

    “我们岛津家有三洲之地,有无数的足轻百姓,难道还奈何不了区区数千明人?”岛津中横继续狡辩道。

    “哎!中横,这一战咱们损失惨重。那两洲还能继续听咱们岛津家的吗?”岛津义弘叹了口气说道。

    岛津中横听了默默无语,那两洲也是他们从别人手中抢夺而来。损失惨重的岛津家对那两洲还有多少掌控能力真不敢保证,万一那两洲反叛他们能不能平叛也是未知之数。

    岛津义弘继续说道:“幕府大将军德川秀忠一直视咱们是眼中钉、肉中刺,想尽一切办法要削减岛津家的封地。一旦咱们家的实力大损,幕府会放过咱们吗?”

    听了岛津义弘的话,岛津中横额头渗出了冷汗。如果自己真的不管不顾同明人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就算打赢也会两败俱伤。

    到时周围环视的群狼就会一拥而上,将岛津家的萨摩藩吃的连点渣滓都不剩。

    就算他们应付过这些难关,幕府德川家那头猛虎也不会放过自己。

    尤其是幕府大将军德川秀忠的锁国令,他们萨摩藩兵强马壮从来就没有听从过。

    一直是依靠强大的水师不但占领了琉球,还同大明和西夷人做起生意来。

    萨摩藩俨然成了长崎意外的倭国第二大通商口岸,他们的走私行为已经引得幕府大为不满。如果不是萨摩藩兵强马壮,幕府一定会出兵讨伐。

    如今的萨摩藩表面风光,其实已经四面楚歌。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再与明人争斗下去无疑是自绝生路。

    被岛津义弘讲明厉害关系的岛津中横不甘心地走出军阵,向长兴军请求投降。

    岛津中横做出投降的决定后,还幸存的足轻不但没有沮丧,反而欢欣雀跃。

    他们终于不用顶着明人的铳炮进攻,终于不用担心何时会被铅弹打死,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

    至于谁输谁赢与他们何干?打输了不过就是换一个家主而已,佃租税负还是要交,同样的吃不饱肚子。只要能活下去,谁当家主都一样。

    他们主动地走到阵前的空地前,将手中的刀枪丢到地上。又将身上的足具丢到另一堆,然后走到一旁等候明人的发落。

    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每个投降的倭人都被分到一把香咸可口的面粉。

    战斗了近一天的倭人被手中的面粉给馋的直流口水,把面粉胡乱送进口中,有灌了一肚子清水后,足轻们终于有了饱的感觉。

    上次吃饱肚子是什么时候?五天前?还是七天前?投降还能吃饱肚子,要知道如此倭人足轻早就投降了,根本不会坚持到现在。

    岛津中横双手把倭刀高举过头顶来到张斗的马前,张斗的战马太过高大,他尽力的向高举有踮起脚尖才堪堪将倭刀送到张斗手中。

    “罪人岛津中横向天朝上国大将军投降,还请大将军原谅岛津中横的过错,放过岛津家的萨摩藩。岛津家一定遵从大将军的调遣,永世不再反叛!”岛津跪在地下以头触地说道。

    张斗接过岛津的倭刀,笑着说道:“本爵长生岛定辽伯张斗接受你的投降,只要你把这份契约签了还是萨摩藩的大明。”

    岛津中横赶紧站起身结果契约仔细观瞧,只见上面写着一行行小字。

    第一条,割让屋久岛和种子岛给长兴军,并保证永不再入侵琉球王国。

    第二条,萨摩藩向长兴军赔偿军费白银一千万两(十年内付清)。

    第三条,萨摩藩与长生岛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双方互设领事馆。

    第四条,长生岛在萨摩藩拥有领事裁判权,任何对长生岛百姓的指控必须由领事馆之人裁决,萨摩藩无权直接审判长生岛百姓。

    第五条,开放南萨摩和鹿儿岛本城为通商口岸,允许长生岛百姓来萨摩藩经商。萨摩藩关税必须与长生岛商议才能决定,不能单方面修改关税。

    这五项条约直接将萨摩藩变成了长生岛的半殖民地,日后萨摩藩的经济将由长生岛直接掌控。

    岛津中横看完条约心里一片冰凉,第一条割让两个岛屿他要有心里准备。

    换成是他也不会把吃到嘴里的肥肉吐出来,第三条也没什么,似乎对萨摩藩还有一定的好处。

    第四条虽然有些苛刻,但长兴军毕竟是打赢了战争,这样的条件岛津中横咬牙也就认了。

    第五条让他肉疼,但也不是不能接收。虽然关税不能做主,但还是公平买卖,还说不上谁吃亏占便宜。

    唯独第二条岛津中横无论无何也答应不下来,赔偿一千万两白银就是把整个萨摩藩卖掉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银子。

    岛津家一向花钱大手大脚,府库内根本就没有银子。连这场大战的军费都是向商人借的,现如今已经打败,还不知道如何还钱,如今让他每年拿出百万两的银子是绝无可能。

    没有办法的岛津中横只好再次跪下说道:“上国定辽伯大人!这几项条款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每年百万两银子岛津家实在拿不出来,还请大人一定要减免一些!”

    张斗听完岛津中横的话笑得无比灿烂,看得岛津中横不由得菊花一凉。

    “岛津家住太自谦了,还银子的办法有很多。本爵的这位先生参赞将是长生岛驻萨摩藩的第一任领事,关于如何还银子的事宜还请家主与杜领事商议!”张斗说完,就从身边拉过一人。

    杜紫藤跳下战马来到岛津中横的面前,伸出双手搀起岛津中横。笑容可掬地说道:“家主大人实在太客气了,来!来!来!咱们这边商议下鹿儿岛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