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海盗的来意!(为枫林晚箫加更的第三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 海盗的来意!(为枫林晚箫加更的第三章)

    饭桌上上的赵小四一口酒喷了出来,人也剧烈地咳嗽。范宽赶快过来帮赵小四拍打后背,嘴里还说道:“你都多大个人了,吃个饭也能呛到?”

    美子也听清楚范宽的话,她“呀!”的惊呼一声,让下碗筷跑了出去。但她没有走远,就躲在门口偷听那爷俩的谈话。

    美子拍了拍小胸脯,让那里乱跳的心平静下了一些。自己的男人原来是这样一个高大帅气的明人武士?

    赵小四早已没有了当初稚嫩呆傻,当了把总的他在一身军装的衬托下显得英武帅气。

    赵小四咳嗽了一会才说道:“范叔!这不是你自己找的老婆?”他刚问完,脑袋上就挨了一筷子。

    “混小子!老范我都多大了?还能找老婆?我告诉你,这次不留下种就别想走!”范宽训斥道。

    赵小四小心试探地说道:“大帅说了,女子太小成亲生孩子还危险。至少的十六岁成亲才合理,要不咱们再等几年?”

    范宽还没有说话,门外的美子急了。当她听到年轻人说要再等几年的时候,也顾不得羞涩。跑进屋子一鞠躬说道:“美子在倭国已经成亲,与丈夫成婚不足半年就战死。美子可以为武士大人生孩子,还请大人不要将美子送给别人!”

    美子知道在倭国互相赠送婢女很平常,万一被人嫌弃年纪小再送给别人,她的美梦就要破碎。

    赵小四在船舱里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一个月的休整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尤其家里的小倭女的照顾更是让他觉得自己生活在天堂,如果不是集合命令的下达,他都不会回到军营。

    没过多久傻笑中的赵小四被人在背后猛拍了一巴掌,“小四!你捡到金元宝了?打上船你就开始傻笑,到底啥事跟哥哥说说?”

    赵小四回头一看,拍他的正是许连山。他们同样都掌管着百人队,又都是辽东人出身,没事就在一起聊天。

    “没什么!范叔给我找了个媳妇!”赵小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许连山一脸不在乎地说道:“我当什么事呢!是不是倭女?老弟我跟你说啊!倭女可会侍候人了……”

    张斗坐在船舱看着桌上的地图,萨摩藩已经被他打服。不但吐出琉球,还被自己抢走屋久岛和种子岛两个大岛。

    这两处居住的都是倭人,自己虽然征服了萨摩藩,但是岛上的倭人经常袭击长兴军的巡逻队伍。

    仅仅一月时间就有三十多人受伤,两人阵亡。暴怒下的张斗从奄美岛调来了高野上一,由他在倭国招募流浪武士。

    很快高野的三百人的敢死大队成立,他们被派到屋久岛上。仅仅十天就在岛上制造了数起屠村事件,凡是对长兴军有敌意,有嫌疑对长兴军动手的地方全被被清洗一遍。

    屋久岛很快被敢死大队血腥的屠杀给震慑住,但是这种震慑能保持多久张斗也不敢肯定。

    种子岛也被敢死大队清理了一遍,倭人的暴乱虽然被镇压下去。但张斗知道这只是暂时现象,长期形成的家族关系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只要有利益的冲突,暴乱还是会发生。

    为了能彻底解决两座岛屿上的倭人,为了能彻底统治那里,张斗把目光定在了从长生岛通往倭国的必经之路~济州岛。

    这里是朝鲜的领土,是朝鲜王朝流放囚犯之地。岛上是朝鲜人养马之地,那里有上万匹的朝鲜马。

    虽然这种矮小的战马张斗瞧不上眼,但是作为挽马使用还是没有问题。

    长生岛上的移民已经全面启动,仅仅岛上的十几万人的移民根本填不满张斗打下的大片地盘。人口基数才是战争的潜力,有人才有一切。

    移民已经是重中之重,从长生岛到倭国海路遥远,很多体弱的辽民不一定能坚持下来。所以济州岛的位置也就格外的重要,打下这里不仅能教训下屡次与长生岛作对的朝鲜人,又能给移民找一个中转站,还能将不安分的倭人迁到此处。

    一举三得的好处让张斗不得不打这里,至于朝鲜是大明的蕃属之类的直接被张斗无视。

    反正这次张斗船队全部挂的都是黑骷髅的海盗旗,朝鲜国王就算要找大明评理,张斗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五月的天气已经开始有点炎热的迹象,朝鲜济州岛水师营寨的金忠泰坐在屋内有些闷热。

    尽管他已经身穿单衣,但是汗水还是顺着额头不断地渗出。他烦躁的在屋内走来走去,不时向远处的天空观瞧。

    天空一片云都没有,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为什么今日他会感到一阵阵的烦闷呢?

    突然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报!大人,海面上来了数不清的海盗船,已经铺满了整个港口!”

    金忠泰几步来到那士兵的身前,伸手抓住士兵的领子怒吼道:“你可看清楚了?谎报军情本将要你的脑袋!”

    “回禀大人!那些船都悬挂黑骷髅旗,只有西夷海盗来挂这种旗帜!”士兵的话听得金忠泰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

    上次袭击明人长生岛船队失败,他就丢掉水师副都统的职位。被派到济州岛这个流放之地掌管所谓的济州水师!

    上次他损失了数条龟船,其他大小战船近百艘,没有被斩首已经是金正安给他运作的最好结果。

    郁闷的他每日都在期盼能有再次启用自己的一天,他不甘心在济州岛养老。

    这里连一条大型战舰都没有,龟船更是连影子都看不见。除了一些运输战马的货船,就是一些腐烂的快要残废的小船。

    原本还期望着有朝一日调离此地的金忠泰听到西夷海盗四个字,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在地下。

    西夷海盗的厉害他早有耳闻,不要说济州水师这几条烂船,就是击中朝鲜全部的水师也不容易取胜。

    他松开报信的士兵喊道:“击鼓!聚将!”

    金忠泰站在水师大营的寨墙上看向远处遮天蔽日的船队,当先十条西夷大夹板船格外的显眼。再扭头看看自己身边不足千人的水师官兵,他的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派条船过去问问海盗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