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愿主家武运长久!(为枫林晚箫加更第四章)

第二百七十三章 愿主家武运长久!(为枫林晚箫加更第四章)

    金忠泰紧张地看着打白旗的小船一点点地接近西夷大夹板船,见到对方没有开火他才松了一口气。

    只要没有交火就有谈判的可能,只要别打起来,把这群贪财的祖宗送走,金忠泰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当小船回来时,金忠泰彻底崩溃了。海盗们竟然要求金忠泰付出三十万两银子才能离去,不然就打上济州岛,杀光所有的朝鲜人。

    听到这个消息金忠泰如坠冰窟,他要是有三十万两银子还用得着拼死拼活的往上爬嘛!

    看着海盗们的战船靠了上来,金忠泰的内心充满了绝望。这些西夷大夹板慢慢转过船身,将侧舷的火炮对准了水寨。

    “跑!快逃啊!海盗要开炮了!”一声声凄厉的喊叫在水寨里响起,原本还有千余人的水寨一哄而散。

    艾伦在海鲨1号战舰上大声的下达命令:“所有的炮手听好了,首发不能命中的都给老子去擦甲板。一个月的甲板,少一天都不行!开火!”旗舰上一侧二十几门火炮发出咆哮,其他战舰上的火炮也相继开火。

    仅仅一轮炮击就把水寨打得四分五裂,原本还能维持用的水寨彻底散了架。

    惊慌四处逃窜的朝鲜水师,没命的向岸上狂奔。跑的慢的几人被当场打死,身体被炮弹撕扯成碎片。

    那些逃跑的朝鲜水师见到同伴的惨状逃得更快了,他们拼命的向不远处的济州府城跑去。

    那里至少还有千余的士兵,还有坚固的城墙。只要到了那里,他们还有一丝的活路。

    金忠泰也在逃跑之列,刚才铺天盖地的炮火把他吓得裤裆湿了一大片。现在跑起来感觉胯下一阵的冰凉,他根本顾不上什么丢人不丢人,逃到府城才是重点。

    张斗在船上看着仓惶逃窜的朝鲜水师心中一阵的畅快,去年还让自己损失不小的朝鲜水师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

    这里仅仅是个开始,不让朝鲜人付出血的代价自己绝不罢休。

    没有朝鲜济州岛水师的阻拦,登陆进行的十分顺利。一条条海船靠上济州岛码头,卸下人员和物资。很快码头附近就聚集了三千多长兴军,随着一声令下,这些士兵向着济州府城进发。

    听闻有海盗的到来,济州府城内一阵的鸡飞狗跳。济州百姓惊慌失措地逃回家中,那些疏于训练的士兵开始颤颤巍巍地爬上城墙。

    济州牧朴在即也被城内的慌乱所惊动,当得知有海盗偷袭济州岛时被吓得躲到桌子地下不敢出来。

    守城参将安东意还比较镇定,他先是让人关闭城门。然后派遣八百士兵上城防守,剩余的二百士兵被派去挨家挨户的拉壮丁。

    只要是成丁的人都要参与守城,被拉来的百姓不但要搬运滚木擂石上城,还要在关键时刻投入战斗。

    那些官奴也不例外,他们也被分发的武器守卫城墙。

    安东意还派人在城中不停地敲锣喊话,来的人全部都是穷凶极恶的海盗,即使投降也难逃一死。所有人必须全力守城才能有一条活路,只要守住济州府城所有人都会过得纹银十两,官奴解除奴隶的身份。

    安东意的话让所有城内百姓一阵的激动,十两银子是大多数人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财富。他们都被银子迷花了眼,拼命地向城头搬运守城器械。

    李坤则没有其他人那么高兴,他的家族参与了对朝鲜王的谋反。一个小小的府城守将根本就没有权利赦免他的罪责,至于每人十两银子的赏钱更是扯淡。

    这一仗能不能打赢还不知道,就算打赢一个小小的参将能拿出多少银子?一千两?还是一万两?对于数千人的府城百姓来说根本就是沧海一粟。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能不能打赢海盗还是未知之数。打赢了后还能活下来多少人更是谁都不知道的事!

    李坤隐约听到逃进城的水师的人在说什么西夷海盗,他可不是无知的百姓。

    西夷海盗的厉害李坤早有耳闻,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济州府城,就是整个朝鲜都不一定有能防守得住的城市。

    李坤心思来回的转动,他是不打算拼命防守府城,只要有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逃走。

    张斗率领三千多人的登陆部队快速地向济州府城挺进,当他到达府城时这里已经做好了防守的准备。

    城头上站满了士兵和百姓,看这些人的样子还有点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意思。

    看到这里的张斗不禁笑了,有点意思。起码府城的这个朝鲜守将还知道调集百姓守城,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让这些人士气高昂。

    就是不知道等下自己火炮攻城时,朝鲜人还会不会有这样高昂的士气。

    “铁牛!你去喊话,给城内朝鲜人一炷香的时间。到时不投降,城内官员一律斩首!”张斗几句话的功夫就定下城内官员的命运。

    胡铁牛拿着个大铁皮喇叭,大咧咧的走到一箭地的距离,举起喇叭喊道:“城内的人听着!我家大帅说了,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投降。到时不投降,杀光城内有所当官的全家!”

    他的话气坏了正在指挥守城的安东意。什么?安东意头一次听说不投降居然是杀光所有的官员!不应该屠城的吗?杀光官员全家算怎么回事?难道海盗又有了新规矩?

    他听到胡铁牛喊话用的是汉语,这是他们朝鲜贵族必须掌握的语言。

    安东意也听的真切,眼前的海盗足有数千。里面有汉人也毫不为奇,让他吃惊的却是城下数千人的纪律。

    下面的数千人他只听到了喊话之人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没有人说话。这样的纪律不要说是海盗,就连朝鲜最精锐的士兵都做不到。

    看来今天这一战凶险万分,自己很可能再也回不去家乡。

    张斗叫来高野上一,高野来到张斗身前恭恭敬敬地跪倒磕头问好,起身后低头站在张斗面前听候命令。

    “高野上一!”张斗说道。

    “嗨!”高野上一立刻大声地应答道。

    “等下火炮轰开城门!你率领敢死大队的人先冲进去,遇到抵抗的人格杀勿论!”张斗命令道。

    “嗨!高野定当奋勇杀敌,愿主家武运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