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张环的第一次

第二百七十九章 张环的第一次

    被堵上嘴的朴英焕不停地挣扎,脸上也出现紫红之色。张环抬起手轻轻地按在朴英焕包扎麻布的伤口上,朴英焕立刻发出一声闷哼,人也顾不得挣扎,在那一个劲地喘气。

    “瞧瞧!这样多好,我可是让周郎中第一个给你治的伤。你要是熬不到济州岛就死了,我如何向大帅交代!”张环不急不缓地说道。

    朴英焕放弃了挣扎,他从张环的口中听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词语~大帅!

    被人这么称呼的只有大明的总兵,难道进攻济州岛的海盗就是明人?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明人为何还要帮助他们打败倭寇?

    朴英焕的脑子乱了起来,他在那胡思乱想没了方寸。

    张环见到朴英焕老实下来,自己也走下甲板。在一间船舱中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声,和锯子“咔咔”来回拉动的声音。

    张环犹豫了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这间船舱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粘滑的血液,人走在上面不小心就会跌到。

    船舱的中间摆放一个长条桌案,一个中年人转身对进来的张环喊道:“再拿点沙子来!快点!站都站不稳怎么往下锯胳膊!”

    张环闻言没有说话,快步走向屋子一角的沙袋。将细沙洒在湿滑粘稠的血液上,中年人看了一眼张环没有说话,又专心的拉动锯子,没几下一只胳膊落在地下。

    中年人拿起准备好的烙铁按在桌案上断臂人的伤处,一股焦糊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

    书案上的人惨叫一声晕死过去,中年人结果助手递过来的麻布擦了擦手。

    又在一旁鲜红液体的盆里洗手后,取出干净的麻布给桌案上的人包扎。

    他的动作很快,包好这人的伤口后,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气。很快桌案上的人被抬了出去,又一个腹部被中弹的战兵被抬了进来。

    中年人站起身检查了下桌案上人的伤势,连连地摇头。抬着他进来的士兵见到中年人这样的表情,“噗通!”一声跪在地下。

    “周郎中!求求您了,救救我们伍长吧!刚刚他一个人顶在前面,用身体挡住敌人的进攻。没有他我们都会被朝鲜人杀光!求求您了,我给您磕头了!”士兵激动地说道。

    周郎中连连地苦笑,“不是我不救他,某已经连续手术快两个时辰。手臂抖得厉害,根本拿不得刀。万一割破这位兄弟的血脉,这位兄弟死的更快!”

    周里予是张环在萨摩藩捡到的郎中,长兴军攻破本城后,在本城内佛郎机人的教堂也收到了影响。

    在教堂的废墟中周里予被人发现,送到了长兴军手里。张环发现周里予时,他正在给长兴军士兵包扎伤口。

    经过攀谈张环才知道周里予中医世家出身,家中遭灾没有办法乘船沿长江而下找生路。

    在金陵遇到佛郎机传教士,对西夷医学产生极大的兴趣。为了学到更多的知识,他接受洗礼成为天主教的一员。

    跟随传教士期间他学到很多不知道的知识,尤其对人体构造的研究西夷人已经走在华夏人的前面。

    虽然西夷人所谓的外科手术不过是接受教堂神职人员培训四个月的屠夫,但周里予不一样。他在学到西夷人的知识后,觉得外科手术不应该是那个样子。

    华夏人都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没有机会实践的周里予毅然漂洋过海来到倭国。

    在这里他这个天朝上国的神医受到倭国人的热情款待,也开始用倭国人的身体进行实践。

    虽然他手上没有消炎药,但他有着西夷人没有的中医理论。经他手手术病人的存活率要远远高于西夷传教士,最主要他给病人手术用的不是什么要命的气体,用针灸就能达到麻醉的效果。

    比起西夷人那种能致命的麻醉气体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就在功成名就之时,长兴军到了。

    差点死在大火下的周郎中被张环用一个烈酒消毒的理论就给忽悠到船上,成为飞鱼9号上的专用医生。

    这场大战结束后,最忙碌的就是周里予。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两个时辰,疲劳不仅仅来自身体,精神上更是劳累。

    眼前这位腹部中弹的战兵需要打开腹腔,将碎裂变形的铅弹全部取出。不然感染发炎就会要了这人的命,他只能说道:“要想就会这位兄弟的性命除非找一个滴酒不沾,胆大不怕见血之人来,否则……”

    说道一半的周里予停住了话语,他把目光定在张环的身上。屋子里的人也把目光看了过来,原本还担心的张环也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嘴巴里发出“我~~”

    来回晃动的船舱内,周里予将银针一根根插入桌案之人的头上。原本还面有痛苦之色的士兵全身都放松下来,人也昏睡过去。

    “按住他,不能移动分毫。不然死了兄弟,你们不要后悔!”周里予吩咐道。

    “小张环!你的手要洗到什么时候?再不来人就死了!”他又对着在烈酒盆中洗手的张环喊了一声。

    张环答应一声走了过来,拿起一旁的手术刀按照周里予的吩咐就要在战兵的伤口上下刀。

    “等等~”周里予的声音差点把张环给吓到,刀子都要割下去你才喊停?张环目光不善地看向周里予。

    周里予尴尬地笑了笑,问道:“这位兄弟叫什么?”

    “潘学忠!先生!”一个按住潘学忠的士兵答道。

    周里予点了点头,说道:“愿天上的父神保佑潘学忠兄弟平安无事。阿门!”说完对张环点了点头。

    张环被周里予气得直翻白眼,这都什么啊?喊自己停下居然只是为了一句废话,无奈的张环只好继续下刀。

    他轻轻割开潘学忠的伤口,红黑色的血液顿时涌出。张环的手术刀一顿,周里予的声音传来。

    “没有关系!继续!”他说着棉花擦去涌出的鲜血。

    张环长处一口气继续下刀,他小心翼翼地割下去。耳边不停地传来周里予的声音,“小心血脉,看见了吗?青色的!割破这位兄弟立刻去见上帝!”

    张环的第一次手术就在周里予的指挥下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