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承诺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承诺

    让德川秀忠更头疼的事还有一件,一伙不满他禁海命令的海商竟然密谋推翻幕府的统治。

    如果不是肥前国的藩主密信告知,他还蒙在鼓里。这件事绝不能忍,无论无何也要将敢于反抗的势力消灭。这关乎到德川家对整个倭国的统治,绝对不能马虎大意。

    在德川秀忠的命令下,整个肥前国都动了起来。他们四处抓捕各国的商人,只要不是倭人一律抓捕。

    平户藩的一处宅院中,已经怀有身孕的倭人女子跪坐在郑一官的身后帮他梳理头发。

    “能不去吗?”女子小声的低吟。

    “不能!我等二十八兄弟已经歃血为盟,今日之事我必定要参加。”郑一官斩钉截铁地道。

    他以是平户藩松浦氏的贵宾,妻子更是娶自松浦氏家臣田川家之女。二人婚后感情十分的好,就在此时颜思奇联络的二十八兄弟反幕府的事情泄露。

    现如今平户藩到处都在缉拿外国商人,而郑一官作为半个倭国人根本就不在此列。

    今日就是他们商议的举事之日,平户藩的人已经包围了倭国甲螺颜思奇的驻地。郑一官此去肯定是凶多吉少,身怀有孕的田川松怎肯让丈夫去冒险。

    郑一官转身对妻子说道:“松子!我离去后,你立刻乘船去萨摩藩。到了那里找明人说是我郑一官的妻子,自然有人会接你到长生岛。无论如何也要将咱们的孩子养大,如果生个男孩就叫郑森,女孩叫松子!”

    说完郑一官头也不回的离去,只留下了泪流满面的妻子。这几年在倭国闯荡,靠的就是一个信字。大丈夫一诺千金,既然与颜思奇歃血为盟就一定会前来助拳。

    出门骑上战马的郑一官带上自己的弟兄直奔颜思奇的驻地而去。

    今天颜思奇坐在一栋宽敞的仓库里发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推翻幕府的计划会泄露出去。

    如今外面已经围满了倭人武士足轻,想要逃出去难于登天。难道自己要命丧倭国不成?

    一个身材不高却十分壮实的汉子来到颜思奇的身前说道:“大哥!你还在等什么?外面围满了倭人,咱们赶快杀出去才是正理!”

    颜思奇把手一摆,说道:“今日午时才是约定之时,咱们一走了之让那些过来的弟兄怎么办?”

    “大哥!都这时候了,那些弟兄不是被倭人抓住就是逃离倭国,怎么还会有人来?”汉子不甘地说道,如今在倭国多待一刻就是一分危险。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倭人,他的心跳个不停。

    颜思奇把目光看向汉子说道:“天生!咱们行走江湖最重承诺,别人不来是他们的事。但我颜思奇说过的话定要兑现!”

    “大哥……”汉子还要说什么,颜思奇转身来到门口向外张望。如今距离午时还有半个时辰,外面的倭人随时都有可能杀进来。

    这里面的千八百人手能不能逃出去还是个未知之数,他也不禁苦笑了下。不知道自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留在这危险的倭国到底值不值得!

    突然!外面包围他们的倭人一阵大乱,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杀了进来。

    颜思奇看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转身吼道:“杨天生!看到没有,有兄弟来了!快出去接应下外面的兄弟!”

    杨天生为刚才的贪生怕死感到脸红,他没有想到会有人冒着被杀头的风险赶来汇合。

    他把手中的大刀一挥,“兄弟们!跟我去接应兄弟进来。”说着打开仓库大门冲了出去,他们和外面的人里应外合很快就杀散了包围他们的倭人足轻,一同进入仓库。

    “颜大哥!小弟一官来的有些迟了,还望大哥赎罪!”郑一官一进仓库大门就高声喊道。

    “哪里!哪里!一官兄弟如约而来,颜某感激涕零!”颜思奇亲切地拉住郑一官,脸上全是笑意。

    “颜大哥!虽然咱们杀散了倭人,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咱们还是早做打算为好!”郑一官开门见山地说道。

    颜思奇听到郑一官的话,也说道:“正是!如今倭人势大,咱们还是暂避一时的好。我欲前往台员岛先立足,不知一官兄弟可愿前往?”

    郑一官听了沉吟了下说道:“不瞒颜大哥,小弟一开始也打算前往台员岛立足。不过……”

    “不过什么?”颜思奇立即问道,这可是关系到他日后发展的根本,不能有一点马虎大意!

    郑一官犹豫了下,才说道:“颜大哥可知道尼德兰人?”

    “红毛番人?”颜思奇反问道,他不像郑一官亦盗亦商。倭国甲螺的人文意思就是倭寇首领,他干的就是无本买卖。对于西夷人了解的不多,听到郑一官说道尼德兰人不由得露出疑惑之色。

    郑一官开始讲解道:“尼德兰人,就是年前在澎湖与朝廷大战的那些人!”

    “噢!”颜思奇听到这里总算有了些了解。这群红毛西夷人太厉害,区区十几条大夹板船就让整个福建水师毫无办法。若不是主动退走,这一仗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郑一官接着说道:“尼德兰人已经在台员岛建立热兰遮城和赤嵌城两座坚城,已经将那里视为自己的领地。大哥如果要去那里发展,肯定要与尼德兰人起冲突!”

    颜思奇听了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自己的兄弟不少,不算这里的人还有三千多人。

    如果在台员岛上遇到土著肯定是一场屠杀,万一要是和尼德兰人杠上还真是凶多吉少。

    他正计算兵力之时,郑一官的经一番话让他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颜大哥!觊觎台员岛的可不止尼德兰人,不知大哥可曾听说过洗劫澳门的那伙人?”

    “他们也?”颜思奇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澳门的财富谁都觊觎。但是能得手的一个都没有,就是港口上的炮台就要了海盗们的性命。

    澳门的大小战船更是有十几条,这样的势力竟然被人洗劫一空。据说光是运宝的海船就有数百艘,他们要是也看上台员岛,自己还真没什么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