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甘心咽下这口气?

第二百九十一章 甘心咽下这口气?

    张斗的出现让郑一官欣喜若狂,在他陷入绝望之际能伸出援助之手的只有张斗。

    他不确定张斗可以为他同幕府开战,在被围困的一个月里,郑一官每天都在期盼张斗的出现。

    一次次的失望让他已经绝望,对张斗的出现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如果张斗在萨摩藩见到松子再赶到平户根本用不了十天,没有见到长生岛的船队郑一官有些失望。

    但在这一刻他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感激,“大帅能百忙之中前来救援一官,一官感激不尽。大恩不言谢,日后只要大帅有任何差遣一官绝不会有二话!”

    二人只是简单寒暄就对幕府水师展开追杀,他们一路向宇久町岛杀去。

    此刻的颜思奇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身中数刀的他依然奋力地拼杀。如不是忠心的兄弟保护,他早已命丧黄泉。

    郑一官炮击德川家光的旗舰给了他喘息的时间,幕府水师的大量撤走让他有了与敌人相持的机会。

    但他知道,这些只不过让他多活一会而已。等下郑一官败亡,幕府水师再次全力对付他时,就是他的败亡之刻。

    突然远处的炮声格外的响亮,原本以为郑一官也逃不出去的他有重新燃起了希望。

    果不其然,幕府水师放弃对他们的包围狼狈逃窜。原本被杀得节节败退的海盗们重新燃起了斗志,死死地拖住幕府水师战船。

    张斗率领长生岛海军一路的追杀,击沉俘获幕府水师上百艘。几十条安宅船一条都没有逃掉。除了六条主动投降外,剩下的都被击沉。

    逃掉的大多都是一些关船和小早,幕府水师也曾想过用火船攻击海鲨战舰。

    这些火船基本上冲不过飞鱼快船的封锁就会被击沉,偶尔的漏网之鱼也会被被海鲨战舰击沉。

    火船没有起到作用,幕府水师立即四散奔逃。战败已成定局,能逃回多少战船就看天意。

    德川家光在海鲨战舰刚刚炮击的时候就被拉上小早船逃离,他没敢回到战场指挥,直接向着平户藩逃去。

    这一战幕府水师输的太惨,根本没做好准备就被不知名的舰队袭击。他的大部分水师还在跟海盗纠缠,根本就没有展开队形与那支水师对峙。

    不过他也见识到了西夷大夹板船的战力,尤其是最大的几艘战舰上的重炮。

    能够一击就打碎安宅船龙骨的重炮就是摧毁一切的存在,不能限制西夷大夹板船,就没有取胜的希望。

    海战结束的时候,还活着的海盗不足一千五百人。几乎人人带伤,伤亡过半的他们已经被打残。

    但是颜思奇还是求郑一官带他来见一见那伙神秘的势力,看着那些高大的西夷大夹板,颜思奇心里一阵的羡慕。

    但他也清楚自己的能力,给他一条这样的海船也开不走。光是船上蜘蛛网一样的帆锁就看得人头疼无比,更不要说每条船上数十门的火炮。

    海鲨战舰给颜思奇的印象不是战舰的巨大,也不是航速的快捷,而是神准的命中率。

    那些被击沉的倭人战船除了少数几条是被撞沉的之外,剩下的都是被火炮击沉。

    整个战斗根本就没有接舷战的发生,这样新奇的打法带给颜思奇巨大的震撼。

    如果他和这些战舰开战也会是同样的下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接舷战就会被击沉。再悍勇的海盗也变得毫无用处,以后海战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当他踏上海鲨1号时,终于看清楚这条庞然大物的全貌。这才是男人应该驾驶的战舰,这才是雄霸四海的倚仗。如果这辈子能驾驶这样的海船,颜思奇愿意用现在的一切去交换。

    他还在左顾右盼之际,郑一官已经对着面前年轻人深深一躬。

    “大帅!您能伸出援手,一官感激不尽!”郑一官说道。

    张斗扶起郑一官,也跟着说道:“张某接到一官遇险时人在济州岛,所以来得有些迟,还望一官多多包含!”

    郑一官听了脸色一变,从陆路到萨摩藩再到济州岛,张斗接到报信在筹集船只赶来宇久町岛,几乎是马不停蹄一刻都没有耽搁。

    自己最初还埋怨张斗来的迟,如今听到张斗的话语不由得脸上发烫。

    他猛地单膝跪倒在甲板上,说道:“大帅当日曾说到要一官加入长生岛,不知大帅可还记得?一官愿意加入长兴军,一尽犬马之劳!”

    张斗连忙拉起郑一官说道:“一官能加入我长兴军真是长兴军的一大幸事,我长兴军南方舰队都统的位置一直给一官留着呢!”

    二人相视不由得哈哈大笑,张斗的心里不禁升起自豪感。如今自己的腿也变得越来越粗大,郑一官这个大腿王终于抱了上来。

    郑一官笑了几声才给张斗介绍,“大帅!这是宇久町岛的颜思奇颜船主,是我们大家共同推举出来推翻幕府的盟主。只可惜走漏了消息,被幕府水师一阵追杀。要不是大帅来救,我等就要命丧在今日!”

    颜思奇不敢托大,一撩下摆跪倒在地,恭敬地给张斗磕了三个头。

    救命之恩大于天,不管张斗是不是为了他而来。人家救了自己,自己磕也是理所应当。

    张斗连忙搀起颜思奇说道:“颜船主大名张斗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也是难得的幸事。快起来!快起来!不必如此多礼!”

    颜思奇被张斗轻轻一拉,身子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此刻他才知道眼前年轻人力量的强大,自己与此人单挑绝不是对手。

    “多谢大帅救命之恩!颜思奇是个粗人,不会说什么客气话。日后大帅如有吩咐尽管开口,颜思奇要是有丝毫犹豫当受三刀六洞之刑!”颜思奇当即说道。

    “来人摆下酒宴!今日我与颜船主一见如故,定要一醉方休!”张斗当即吩咐道。

    郑一官已经是张斗的下属,自然回去与马宝等下共饮。

    张斗与颜思奇一同走进宽敞的船舱内,不多时就摆上一桌的酒宴。

    张斗端起酒杯说道:“颜船主这次被幕府算计,就甘心咽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