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零五章 八十两一支,概不还价!

第三百零五章 八十两一支,概不还价!

    毛承禄在一旁已经看呆了,这样的成绩已经超过很多训练多年的弓箭手。而且长兴军士兵在开铳的时候,几乎把脸贴在火铳上。难道他就不怕炸膛吗?

    杜紫藤接过士兵手中的火铳递给毛承禄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示意毛承禄再打几发铳弹。

    毛承禄接过火铳没有立即开火,而是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火铳。刚刚射击完毕的火铳入手还带有余温,铳管上依旧乌黑光亮没有半点裂痕。

    这回毛承禄放心了,他拿起火铳再次装药对着标靶连续开火。一连打了十几铳才,直到把五十步的标靶打烂才停下手。

    放下火铳时还有些依依不舍,长兴军有这么好的火铳,难怪数次大破建奴。上次在清水坡他就发现长兴军的铳炮犀利,亲自上手后体会的更加深刻。

    “好!长兴军有如此火器,难怪能数次战胜建奴!”毛承禄满脸笑容地说道。

    买!一定要买,这样的火铳有多少买多少!有了这样的火铳还怕没有建奴首级吗?有了首级还愁军功吗?有了军功还愁银子吗?

    “将军勿急!这里还有一个小物件,有了它能让火铳开火的速度提升一倍有余!”说着杜紫藤递过一个小纸筒。

    毛承禄接过纸筒心中疑惑不已,火铳的缺点就是装填火药太过麻烦。有装填火药的时间,敌人早已射过来三轮羽箭。

    就这样不起眼的纸筒能提高火铳的射击速度?他有些不相信!

    在士兵给他演示过后定装纸壳弹后,他才恍然大悟。如此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如此一来,即使战斗时士兵再紧张也不会发生多装火药导致炸膛。

    “将军以为火铳如何?”杜紫藤问道。

    “长生岛火铳犀利无比,真乃天下无双!”毛承禄恭维道。如今他的心思全部都在自己能带回去多少火铳,要是能带回去一千杆,定能得到义父的奖赏。

    他们说着着缓步向前走去,已经有一门3磅火炮摆在那里。周围的炮兵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射击。

    照例长生岛火炮旁还摆放着粗大一倍的工部所铸的火炮,二者一对比更能看出火炮的优劣。

    毛承禄只是看了一眼工部铸造的火炮就离开了,这样的火炮他已经见过得太多。

    火炮沉重不说,发射的炮弹又是还不是直线飞行。要想命中目标全靠运气,有时还会炸膛。周围的火炮都得跟着倒霉,搞不好就是炮组全体阵亡的下场。使用这样的火炮就是冒险,炮手们只能减少装药,发射出的弹丸能不能打中目标那就只能呵呵了。

    而长生岛铸造的火炮明显要小上许多,炮身更是光滑没有一点沙眼气泡。炮膛内也光滑无比,一看就是仔细打磨而成。这门火炮壁要比工部的薄上许多,这样的火炮不会炸膛吗?

    随后长兴军先用工部铸造的火炮对一里外的目标进行了射击,炮手们装好火药后,点燃长长的引信后转身就跑。

    他们根本就信不着这样粗制滥造的火炮,生怕炸膛伤到自己。一连打了五炮才命中目标,而且火炮上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根本不能使用。

    远处观看的毛承禄点了点头,五中一在皮岛也算是凤毛麟角。长兴军的炮手还真是厉害,他刚想夸奖几句,长兴军炮兵又开始操作3磅炮开始射击。

    这回士兵们没有使用引信,而是直接用烧红的铁钳捅进炮眼。其他的两名炮兵也没有像刚才那般逃跑,就在一旁准备下一次炮击。

    首轮第一发炮弹就击中目标,接下的几轮中除了一发打在目标的边缘,其余的全部命中目标。

    杜紫藤这时才在一旁说道:“看来他们要受罚了!刚才那一炮偏差的太厉害了!”果不其然,三名炮手被一个队长模样的军官一顿训斥。接着就在校场上开始跑圈,在一旁的毛承禄看得瞠目结舌。

    打了六七发炮弹,只有一发打偏了一点都要受罚。这样的炮手长兴军有多少?皮岛一个都没有好伐!

    回去的路上毛承禄一直在琢磨如何尽量多的弄到长生岛的铳炮,在他分神之际,刚才那个军官隐蔽地对杜紫藤做了个三的手势。

    杜紫藤顿时一阵肉疼,特木的刘锡田。就求他办了这么点小事,就要自己在贵宾楼请三次酒席。

    看来一会得死劲地在毛承禄身上卡油,不然自己还得往里倒贴钱。

    二人重新回到厅堂,毛承禄端起茶碗干了一大口。用手一抹嘴边的茶水,说道:“杜先生请开个价!这样的铳炮我皮岛有多少要多少!”在见识了长生岛铳炮的犀利后,毛承禄决定要把长生岛的铳炮掏空。

    到那时自己指挥一支全火器大军,定然可以横扫建奴收复辽东……

    杜紫藤的脸顿时笑得比花还灿烂,“工部的劣质火铳应该是十两银子左右,我长生岛的火铳可不一样。不但用料足、射程远,还不用担心炸膛。所以每只八十两概不还价,另送定装纸壳弹十枚全是搭头!”

    听到杜紫藤的报价,毛承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什么?八十两!概不还价,你怎么不去抢?

    “杜先生给出的价格根本没有诚子,告辞!”毛承禄说完转身就向外离去。

    杜紫藤根本就没有起身,他在座位上默念道:“一、二、三……”查到十的时候也没见毛承禄停下脚步,杜紫藤不禁苦笑。看来自己这差事全是办砸了,等下去向大帅请罪吧!

    就在他要起身之时,只见毛承禄又回到厅堂。端起已经冷了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把茶盏重重地敦在桌子上。

    “杜先生!你就给个实在价格吧!八十两的价格我们皮岛根本买不了多少只,火铳的数量少了根本抵御不住建奴的攻击。那样我们就不买了!”毛承禄气呼呼地道。

    刚才的离去何尝不是一种试探,显然在这次交锋中长生岛占尽上风。

    谁让人家的火铳犀利呢!听说澳门的佛郎机人手上也有精良的火铳,但去那里路程遥远,还多有盗匪。不如在长生岛就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