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零九章 钉上去!

第三百零九章 钉上去!

    李老根一家跪在地下连忙给毛承禄用力地磕头,如果不是这位将军自己自家真的活不下去。

    他们一家被优先被领到前方领粥排队,浓稠的米粥又被人在上面放上一块金黄色的面饼子,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开。

    不少人领到米粥的那一刻顾不得烫,直接将米粥倒入口中。即使被烫的哇哇大叫,也舍不得吐出分毫。

    玉米是从南边干腊丝人手里买来的新粮食,与之同时买来的还有土豆。张斗已经命令长生岛和济州岛全力种植玉米和土豆,出于对张斗的信任长生岛只要有空地都种上了玉米,就连山坡上也种满了土豆。

    济州岛过了季节只能种植土豆,种植过后剩余的玉米被张斗拿来救济辽民。这东西磨成面粉后,味道不怎样却异常的顶饿,拿来救济皮岛的辽民正好合适。

    李老根一家被安排到一处有空地上休息,这里大多都和他们一样都是拖家带口的辽民。

    玉兰张开小嘴,轻轻地和了一口米粥。浓稠的米粥带着丝丝咸味,李玉兰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就是家中年景好的时候,喝上这样米粥的机会也不多。她要闭上眼睛仔细地品尝,嚼了几下发觉米粥里还有东西。

    嗯!鱼肉,没错。鱼的香味充斥着她的味蕾,这是李玉兰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没有之一。

    多年以后,李玉兰经常在自己孙儿面前提起这顿米粥。听她口中说起米粥的味道,馋的孙儿们直流口水!

    喝下几口米粥,她又咬下一口玉米饼子。虽然饼子粗厉难以下咽,但它的味道还是不错。

    李玉兰喝完米粥,又吃下半个饼子,觉得自己好饱!近年来自己少有吃的这么饱的时候,她神来双臂伸了个懒腰,觉得整个世界比以前要明亮好多。

    李老根接过女儿递过来的饼子没有吃,而是用一块布小心地包好揣进怀里。

    在曾经逃难的路上,这样半块饼子就是一条性命。李老根可舍不得将饼子吃掉,他要留给女儿饿的时候再吃。

    张嫂也递过半块饼子,笑着说道:“吃吧!我们女人吃的可没有你们多,多吃点好有力气干活!”

    阳光下这一幕在空地上不停地上演,辽民们第一次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上了海船李老根一家被安排到了尾楼,这里没有底层船舱的憋闷。除了摇晃的海船让一家三口头晕外,一切还好。

    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海船,船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帆锁看得人眼花缭乱。

    李老根觉得自己恢复了一些,就开始帮船上的水手干活。他会一些木匠活也勤快,很快就和一些水手混的熟了。

    在交谈中李老根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济州岛。在那里一些人会被继续送往南方海岛,一些人则是会被留在济州岛。送往南方海岛的辽民,要比留在济州的人多分一些田地。

    一个年近四十的水手把喝了一口的酒葫芦递给李老根说道:“老哥!来一口!”李老根今年也不过四十三岁而已,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李老根也不客气,接过酒葫芦灌了一大口。好半天才缓过一口气来,大声叫了句:“好酒!”

    葫芦里的就辛辣无比,入口胸口一片火热。呼出一口热气后却是唇齿留香,确实是一等一的好酒。

    “王小哥你说是留在济州岛好呢?还是南下海岛好!”李老根与王姓水手对饮了几大口,混得有些熟了才问道。

    王姓水手左右打量了下,才小声说道:“老哥听了就听了,你说出去可就是祸事!济州!”

    短短两个字听到李老根的耳中如同天籁,他终于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到了济州岛的第一件事就是被男女分开,很多辽民对此表示了反对。共同经历患难的他们根本不相信任何人,这些辽民甚至报团反抗。

    就在辽民们见到维持秩序的人退下去,以为自己成功的时候。一群身穿铠甲,手持倭刀的倭人武士围了上来。

    他们手中的倭刀散发出寒光,嘴里更是说着谁也听不懂的倭语。一众辽民们被吓坏了,他们惊恐地叫嚷起来。

    “倭寇!倭寇来了!快跑啊!”

    被围住的辽民无处可逃,他们像受惊的鹌鹑一样被堵在中间。就在倭寇要围上来的时候,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这人伸手制止了要动手的倭寇,来到辽民面前。掏出个铁皮喇叭对着辽民说道:“本人叫李坤,济州岛人!各位的安置归李某负责。让大家男女分开不过是让你们先沐浴更衣而已,大家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

    李坤正说道这里,人群中一个声音说道:“谁知道你们按的什么心?”

    “就是!”

    “对啊!”

    这个声音听得所有辽民跟着赞同起来,李坤就是一皱眉。

    他把脸上的笑容一收,说道:“既然各位不配合!那就由高野上一队长跟各位讲理!”说完往后退了一步,手持倭刀的敢死大队齐齐上前一步。

    那个声音又在人群中鼓噪起来,“大家不用怕!他们花银子买咱们回来,才舍不得杀掉呢!大家不用怕他们……”

    辽民们开始犹豫起来,分开洗澡道没什么。就怕女人们让当地人给欺负了,再听到这个声音鼓动,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鼓动大家的声音发出一声惨叫。

    李老根拽着一人走出人群,此人瘦小枯干尽管在惨叫,两只眼珠却来回的乱转。这人辽民们大多认识,平日里在皮岛就是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不断。许多人没想到鼓动大家对抗倭寇,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各位乡亲!东家对咱们不错,你们摸摸良心再说话。就算是丰年能不能吃上这样的饭菜,这样的东家哪里去找?再说男女分开洗澡也是应该的,难道你们愿意带着妻女一起洗浴?再说这么多女人在一起,还怕出什么意外不成?”李老根的话听得辽民们连连点头。

    高野上一见到捣乱之人被揪了出来,对身边的武士说道:“钉起来!”

    “嗨!”武士答应一声,拖起瘦小男人来到一旁的十字架上,将人钉在上面。

    瘦小男人的惨嚎镇住了所有辽民,就连揪他出来的李老根也面露不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