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一十章 白莲花开

第三百一十章 白莲花开

    此刻辽民才注意到,在不远处有着一排木架。上面很多都钉着人,有几个被海鸟吃了只剩下骨架,还有些奄奄一息在那苟延残喘。

    刚才被钉上去的人不过是给一排木架上增加一个人罢了,这回在没有人对分开他们表示反对。

    当李老根与妻女再次相遇是,三人都是相视一笑。三人都换成了新衣服,尤其李玉兰在梳洗过后更加美丽。十五岁的年纪正是青春靓丽的年纪,她的出现让准备开饭的辽民一阵的骚动。

    张嫂把眼一瞪,对着指手画脚的辽民们吼道:“老娘女儿漂亮你们眼馋了是吧!告诉你们,想娶老娘的女儿等下辈子吧!”

    她的吼声引起辽民们的一阵哄堂大笑,李玉兰的脸瞬间成红布,把头仅仅贴在张嫂的背上不敢抬起来。

    这顿饭吃的是玉米饼子加海杂汤,每人还给了一条巴掌大的咸鱼。在所有人低头吃饭之时,李坤带着人来到众人面前。

    他的手里还是拿着铁皮喇叭,对着正在吃饭的辽民说道:“各位!东家不止眼下一块土地,愿意留下的每人可以分到五亩田地。愿意去更远的地方每人更是可以得到八亩土地,最远的地方可以得到十亩。

    所有分到的田地,头一年免税。第二年开始十税一,第三年以后十税二。想好了去哪的人吃完饭就可去门外报名,一日后还没有决定去哪里的人将由东家分配!”

    他的话让吃饭的辽民“嗡!”的一下乱成一团,每人五亩地头一年免税,这样的日子他们从没有想过。

    就是在辽东他们也需要给地主上缴一半的收成,还要承担官府的各种税负。即使这样沉重的负担,辽民们也能忍受。

    如果不是女真人闯进他们的家园,这些人还要继续祖祖辈辈受乡绅的盘剥。如今他们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得有点晕头转向,一个个晕乎乎的不知所措。

    很多人在一起交头接耳议论到底去哪里才合算,李老根要是没有在船上得到提示也会选择去更远的地方。毕竟土地多收获也就多,多打粮食就不用挨饿这个道理谁都懂。

    李坤离开经过李老根时特意对他点了下头,说道:“你不错!”李老根有点被弄得手忙脚乱,等他站起身施礼时,李坤早已离去。

    就这样李老根一家留在了济州岛,成了低田窟村的村长。张嫂也正式被村民称为为李嫂,他家三口人也被分到十五亩田地。

    一船船的辽民被送到济州岛,再从这里送往琉球等诸岛。毛文龙也得到二十门3磅炮,三千杆火铳,还有胸甲头盔若干,加上弹药足足十万辽民换来的火器被装在一条大船上运往皮岛。

    在那里将要组建一只全新的火器部队,毛承禄一心想要大干一场,加官进爵就要靠这支部队了。

    张斗得到十万辽民,大大缓解了自己占领地区汉人的不足。但这些人口远远不够,想要让这些地方测底稳固下来还需要更多的汉人移民。

    如今的他只能全力发动暗影和商人,沿黄河、长江向内陆渗透。争取将更多的流民带出来,送到自己占领的地区。

    就在五月的一天,暗影张卫送来一份密信。山东徐鸿儒、王好贤、于弘志起兵造反,其中以徐鸿儒的白莲教人数最多,王好贤的闻香教其次,于弘志的棒槌会人数最少。

    但三方人马里于弘志的棒槌会最有战斗力,他们大多来自河北武邑县。这里的人们尚武成风,他们建立起棒槌会里人人会武,人人敢战悍不畏死。

    徐鸿儒的白莲教更是宣传可以让失去土地的农民夺回自己的土地,能让穷苦的百姓过上好日子。所以加入他们的信徒大多是穷苦的农民,他们一无所有只求能活下去。他们的人数最多,达到十万之众。

    闻香教的王好贤继承他爹的位置当上了教主,他们靠着各种骗术在民间威望很高,大肆聚敛钱财,是三方势力中最富有之一。

    原定计划在八月十五举旗造反的计划被泄露,徐鸿儒只有提前举事。

    五月十三日和平时一样,郓城内却多了不少陌生的身影。他们聚集在茶楼酒肆并不交谈,而是紧张的看向街道。

    这些人的举动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但瞧见这些人都是孔武有力的大汉,随身带着长条形的包裹,没人敢上前盘问,

    到了接近晌午十分,酒楼里正是最忙碌的时候。从城外一骑快马飞奔而来,马上的捕快边跑边喊:“快关城门!有乱民造反,就要杀到郓城了!”

    这突兀的声音打破郓城的寂静,原本还有些喝茶吃酒聊天的百姓愣了一下,随后就四散奔逃。

    历来乱民造反最倒霉的就是他们这样的百姓,冲进城的乱民才不管你以前身份有多么高贵。

    被洗劫一空都是轻的,让人砍下脑袋都很正常。最倒霉的就是家里有年轻的女眷,不但死前要被乱民凌辱,还要被曝尸荒野。

    守城的官兵被捕快的话吓了一跳,瞧见身上还插着羽箭的捕快不敢怠慢。

    一边让人将捕快送去县衙,一边将城门缓缓关闭。留在城内忙碌着守城之时,远处尘土飞扬。一大群人向着郓城又来,他们高举红旗步伐坚定脸上虔诚无比。

    当郓城县令到达城墙上之时,城外已经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人群中一架数十人抬的撵驾格外引人注目,黄罗伞盖下一个中年人身穿龙袍端坐于上。

    郓城县令看到此处不禁破口大骂:“好胆贼子!竟然敢亵渎圣上,还不立刻投降请罪!不然天兵一到,尔等必然要诛灭九族!”

    撵驾上之人不禁哈哈大笑,他大声喊道:“白莲花开,明王出世,无生父母,真空家乡!”

    他的喊声引起围城的信徒低声吟诵,由最开始的低声吟诵慢慢地扩大,最后成了数万人在一起的喊声。顿时间红旗舞动,整个城下成为一片红色的海洋。

    听着城外疯狂的吼声,城墙上的官兵双腿有些颤抖。他们可没有真正打过仗,平日里收几个进城钱,协助缉拿个盗匪还行。

    真要是真刀真枪的上战阵,还真不是对手。

    郓城县令呆呆地站在城头,口中喃喃自语道:“白莲教徐鸿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