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此话当真?

第三百一十三章 此话当真?

    于弘志的队伍养精蓄锐好久个个精力充沛,而官军则是刚刚经历一场大战。

    人的精神一松懈再想提起来就非常困难,官军刚刚经历胜利的喜悦,转眼就被打回原形。加上身体上的疲劳,一时间没有拿下棒槌会。

    反而被于弘志的棒槌会打得节节败退,尤其是于弘志双手中的铁棒锤舞得“呼呼”挂风。将身前的官军一个个打得骨断筋折,吓得面前的官军纷纷躲开这里。

    在他的带动下棒槌会越大越顺,打得官军的阵型有些不稳。

    杨肈基在心里祈祷,新来的乱民就是一波流,只要顶住一段时间就会崩溃。

    但他失望的发现,有崩溃迹象的反而是他的官军。这时徐鸿儒也带着收拢上来的一万人马重新杀了上来,有他们的加入官军反败为胜的希望彻底破灭。

    杨国栋见事不好,带着自己的亲兵第一个逃跑。他的逃跑让原本摇摇欲坠的官军彻底崩溃,杨肈基见败局已定也带人逃走。

    两位主将的逃走使得官军再无翻盘的可能,他们纷纷向外突围。那些被打散的乱民重新围了上来,将来不及逃走的官兵死死地围在中央。

    这一战山东登莱两路官军大败亏输,杨国栋带了五百人逃出重围,杨肈基更惨只带了三百人跑了出来。

    六千人的大军一战只剩下八百人,整个山东都掀起一场大地震。他们二人一同逃回曲埠坚守待援,合并一处的徐鸿儒和于弘志想借助刚刚战胜官军的锐气猛攻曲埠。

    但他们低估了城内的官军,在杨肈基的率领下顶住了乱民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攻打无果后,徐鸿儒指挥人马又向临县进攻。十天时间又连克三座县城,一时间影响力在山东人尽皆知。

    就连一直在观望状态的王好贤也起兵加入进来,他们盘踞的邹县附近,人马有二十万,对外宣称五十万。

    山东巡抚赵彦在得知官军大败后,直接晕死过去。被人抢救回来后,嚎啕大哭。

    “天要亡我啊!”他最看好的杨肈基都兵败,如今还有谁能救援山东。此事已经闹大,再不平息民乱,不仅头上乌纱不保,项上人头也保不住了。

    袁可立得知官军战败的消息也是差不多的表情,但他要害怕的多。登莱战兵可是支援辽东的重要力量,如今只剩下几百人,他如何向朝廷交待。

    再练两营战兵又得花费多少银两?袁可立都不敢想象下去,就在这时门外有家人轻生说道:“老爷!门外有人自称长生岛张斗求见!”

    张斗?不是应该死守长生岛吗?袁可立心中发出不小的疑问,可是他转念一想又开心起来。

    张斗没错!如今能援救山东的也只有张斗了,他能战胜建奴,消灭区区乱民更是不在话下。

    “有请!等等!待我亲自迎接!”袁可立说完有请就改变了主意,现在的张斗可不是当初求到自己门前的穷小子。

    如今也是朝廷二品大员,虽说文贵武贱,但是张斗还有个定辽伯的头衔在头上顶着。

    被封爵位是无比的殊荣,人家已经步入勋贵行列。身份足以与自己比肩,再用有请就有些不合适。所以他改了主意,自己亲自出门迎接。

    双方一见面张斗率先拱手一礼,说道:“袁大人多日不见,还是风采依旧!”

    “张斗!你小子可不老实,最近我的头发都白了不少,哪里还有什么风采!”袁可立苦笑着说道。一句你小子就拉近二人的关系,袁可立拐弯抹角地指出,当初没有他的支持,就没有张斗的今天。还能显出他与张斗的亲近,袁可立这一手可是玩的出神入化。

    进入厅堂二人落座后,待下人上过茶,二人才开始攀谈。

    张斗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大人可是为了白莲教的事烦心?”

    “正是!杨国栋真是无能,区区乱民都对付不了,还把登莱战兵营搭了进去。哎!……”袁可立唉声叹气地说道。

    转而又问张斗:“今日你小子怎么有时间来登州?建奴没有再骚扰长生岛?”

    “多谢大人关心!建奴只有在腊月才有机会登岛,除此之外的时间都过不了海峡。根本就不足为虑!”张斗自信地说道。

    如今长生岛最强大的反而是海军,有十多艘海军战舰的存在,他不怕亚洲的任何势力。

    尤其今年又在济州岛铺设了十条更大的六百吨盖伦战舰龙骨,从长崎打劫来的倭人匠人在长生岛造船厂原有匠人的指引下开始新的一轮造舰计划。

    要不是有长崎的收获,张斗的钱袋子又要见底了。即便如此他也有些捉襟见肘的感觉,如果不是福建葛义和汪郎每月都有十万两入账,他早就出现财政赤字。

    有了如此强大的海军,他当然放心的四处乱走,根本就不拿复州的莽古尔泰当回事。

    “那你……”袁可立立即欲言又止。

    张斗喝了口茶才说道:“其实张斗是为了山东的乱民而来!”张斗语出惊人,死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他又继续说道:“大人!张斗虽然在长生岛胜了建奴几仗,但是花费甚巨。就这几仗已经把张斗的家底儿打光了,再没有进项张斗也无力进攻建奴!”

    袁可立听完点了点头,确实张斗最近银子花费的有点多。光是采购粮食和铁料就用去几十万两,东西是从他这边运过去的,他当然清楚。

    “乱民怎么又和银子扯上关系了?”袁可立不解地问道。

    “大人有所不知,张斗认识一个海外商人。在海外有大量的土地,正在四处张罗人手。一个人手就给五两银子,大人你说这是不是银子?”张斗嘿嘿笑着反问道。

    “咝!~啊!”袁可立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人五两银子。一万人就是五万两,十万人就是五十万两。山东有多少乱民开着?三十万人?还是五十万?这不成了银山了嘛!

    一时间袁可立被泼天的银子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缓过来的袁可立一把抓住张斗说道:“此话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