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老伙计!

第三百四十一章 老伙计!

    流民们被驱赶进了矿场后的一处山谷中,管事才带人离去。到了这里流民的心就沉了下去,入眼处尽是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人。

    这些人已经被饿得皮包骨头,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点肉。每次有人经过,他们都会机械地抬起手来讨要吃食。

    他们干涸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语,只能发出“呵呵”地声音。还有一些身体强壮的人手持木棒,目光不善地看着新来的流民。

    他们看人的眼神露出凶光,仿佛看到的一块块移动的肉。远处的地方搭建着连绵的草棚,那里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炊烟也在那里升起,可以看得出不少人在那里居住。

    流民们对这样的场景十分熟悉,他们以前就过着和这里的人差不多的生活。

    男人们不由自主的把女人孩子围在中间,他们手持木棒看向那些目光不善的人。

    一个光头大汉走了出来,站到吴双面前说道:“徐家庄矿场干活的人都要听我们青龙帮的调遣,以后你们上工所得要分三成给我们青龙帮。不然小心过不过明天!”大汉嘴里说着话,眼睛却在流民中的女人身上来回的瞟。

    听到这大汉的话语,吴双也露出了笑容。他没有想到在已经被人压榨的旷工中还有矿霸的存在,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我要是不呢?”吴双冷冷地说道。

    大汉听了哈哈大笑,他笑了一阵后目光一冷说道:“不愿意就去死吧!”

    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多了把尖刀,向着吴双的小腹刺来。吴双一直留意大汉的动作,大汉刺向他的瞬间就伸右手抓住大汉的手腕,左手在大汉的臂弯处一击。

    大汉的手臂瞬间弯曲,原本刺向吴双的尖刀刺了回来。大汉吓得亡魂皆冒,他刚想松开尖刀。

    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吴双牢牢攥住根本松不开,眼睁睁地看着尖刀刺入自己的小腹。

    大汉的目光突然一滞,他艰难地问出几个字:“你到底是谁?”

    吴双把头贴近大汉的耳边说道:“我叫吴双,别人都叫我血秀才!”

    大汉在惊恐中身子慢慢地软了下去,倒在地在急促地呼吸。其余的几个青龙帮的人见到大汉倒地先是惊讶了下,接着就看到刺在大汉小腹的尖刀。

    “二当家的!”几个打手冲了上来,他们把手中的木棒轮的呼呼挂风,向着吴双的头顶打下。

    还没用吴双动手,流民中的青壮就举着木棒冲了上去。他们都是流民中活下来的人,都是敢打敢拼之人。

    双方一交手,人数上吃亏的青龙帮就被打倒在地。流民们用尽全力,片刻的功夫地下的青龙帮人员已经没了声息。

    在一处避风的地点,吴双把流民中的人安顿下来。如何生存下去,这个严峻的问题摆在眼前。

    他们身上携带的干粮根本撑不了几日,如果坐吃山空几日的光景就会被饿得手软脚软任人摆布。

    流民们都是一脸的愁云,刚刚看到生的希望又被人丢进火坑。偌大的大明就没有他们容身之地吗?

    那些经过的矿工看向流民们的眼神不对,尤其是看向女人的眼神。那种贪婪让同样经历过生死的流民都是一阵毛骨悚然,女人们被吓得缩在角落根本不敢抬头。

    吴双也陷入了沉思,一个小小的千总都能将流民卖进矿场做工,更大的官员呢?这样的大明还有希望吗?

    ……

    傍晚!矿工陆续回到山谷,他们在谷口将得到的粮食交给青龙帮的人,每个人都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谁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累倒在矿场上,一旦病倒或者受伤就会成为谷口骷髅中的一员,除了等死再没有一丝的活路。

    如果不去矿场做工就得不到吃的,没有吃的更是活不下去。逃跑在每个人的心中成了奢望,不提时刻看着他们的青龙帮。

    就是四周茫茫的大山,所有进山的道路都有人把守,他们都不一定能跑的出去。进了山里不是饿死,就是被野兽吃掉。

    就算侥幸逃出徐家庄矿场,到了外面还要被人抓回来。那些被抓回来的人下场全部凄惨无比,不是没有办法谁也不会选这条绝路。

    吴双等人的到来,让没有去矿上干活的矿工兴奋起来,女人这个词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记忆里很久。

    自从流民们安顿下来,就有人一直在外面转悠。不时有人还向这里投射过来贪婪的目光,原本还想去矿上做工的流民犹豫了。

    他们要是离开,这里的家眷怎么办?留下一群妇孺在群狼环视的山谷中,流民们怎么放得下心来!

    所有人把目光看向沉思中的吴双,就连丫丫也用期盼地眼神看着哥哥。

    吴双想了会说道:“让咱们向登州迁移是定辽伯的命令,路上给咱们准备吃食也是定辽伯招募来的商人。

    咱们肯定不是第一批被卖到矿场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批。定辽伯不会对咱们不管不顾,只要坚持到定辽伯来救咱们,就能从这里逃出去!”

    吴双的话说得流民们连连点头,一路上供给他们吃食可是不小的花销。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属于定辽伯张斗,自己等人被劫走无异于从定辽伯口中夺食。

    掌握长兴军的定辽伯不会无动于衷,只要消息传到长兴军那里,他们就会得救。

    至于会被长兴军送到哪里,流民们并不关心。沿途的吃食已经让他们很满足,只要能给他们同样的吃食,就是做最危险的工作也无所谓。

    吴双把流民中的青壮召集起来,让他们分成两班轮流值守。他自己则是打开随身的背囊,从里面取出带血的弓箭。

    就是这把弓伴随他在平阴县城数个日日夜夜,吴双更是凭借这把弓才拥有血秀才的名号。

    今日这把弓又要再次染血,为了丫丫他不介意再次化身血秀才。区区一个矿场也敢来找自己的麻烦,他要让打他家人主意之人付出血的代价。

    “伙计!咱们又要并肩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