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剑封喉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剑封喉

    王隆见到手持弓箭的吴双顿时就感到头皮发麻,他可没有面对弓箭的经历。

    为了不在属下人面前露怯,色厉内荏地吼道:“拿把弓箭你吓唬谁?我们这里有数不清地兄弟,你能射死几个?还不放下弓箭投降,不然兄弟们一起上,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吴双根本就不为所动,他的手很稳三支利箭连续射出。连珠箭法一出,让周围的矿工纷纷向后退去。

    正在叫嚣中的王隆双腿中箭,右臂也被利箭射穿。他再也站立不稳扑倒在地,身旁两个马仔想要上去救人。

    又是两声弓弦响动,打算上前救人的马仔胸口中间倒在地下,顿时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刹那间地变化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连流民也只是听说过血秀才的名头,没有见过吴双出手。

    如今看见他眨眼间就射杀两个人,还让敌方的首领重伤倒地。所有人再看向吴双的眼神都不一样,流民也都是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

    矿工们则是发自骨子里的冰寒,每个人都在向后退,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王隆。

    那些青龙帮的成员更是四散逃窜,一头扎进人群再也不敢出来。

    吴双单手提弓来到地下的王隆身前说道:“身为矿工的一员却帮助恶人压榨矿工是你第一宗罪,在矿工中组建什么青龙会抢夺本就不多的粮食是你第二宗罪,打死打伤不听从命令的矿工是你第三宗罪,你可以去死了!”

    “我不服!老子的一切都是用命拼出来的,老子才是徐家庄矿场的主人。你凭什么说我有罪,你该死,你们都该死……”疯狂叫喊的王隆突然没了生机,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直利箭。

    从口中不断喷出鲜血的王隆,使劲踢了几下腿再没有了声息。周围的矿工有些傻眼,凶神恶煞的青龙帮就这样完了?

    自己一直受到压迫被轻易的解决,旷工们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在他们感到轻松之际,外围的矿工被纷纷打倒。

    原本安静的人群乱了起来,此时从外面走进来百十人的队伍。这些人可不是什么矿工,他们腰间悬着利刃,大踏步地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瘦小枯干的年轻人边走边鼓掌,“啪!啪!啪!精彩!真是精彩!想不到你个穷酸还有这等本事,这样吧!你把那两个女人送给本公子,本公子就留你在身边做事如何?”

    张二风的话嚣张无比,他把脑袋高高地昂起用鼻孔看向场内的所有人。跟在他身边矿场的护卫也是大声地鼓噪起来:“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想要吃鞭子吗?”

    他们挥动皮鞭在空中发出清脆的鞭响,不时就有矿工被鞭子打在身上发出惨叫。

    原本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窝棚附近一下子被清空,流民们对峙的人却变成了监工。

    吴双听到张二风的话语不由得哈哈大笑:“笑话!区区一个不知道哪来的狗屁公子竟然让我投靠?瞎了你的狗眼!”

    张二风听到吴双的话,从地上一蹦多高。只见他用手指着吴双叫嚣到:“弄死他!给我弄死他!”

    监工们纷纷抽出钢刀围了上来,吴双则是快速地抽出一直箭射向张二风。

    张二风见到吴双把弓箭对准自己尖叫出声:“你敢!好胆!”他的尖叫不能阻止吴双的出手,利箭直奔张二风而去。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张二风的背后,抓着张二风向一侧闪去。张二风只是看看躲开身体,他的一条手臂被利箭射穿。

    疼痛下的张二风发出杀猪般地惨叫,吴双见没有射死这个罪魁祸首,有些意外。

    那些矿场护卫也退了下去,他们围在张二风的身前,生怕吴双再次射出利箭。

    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护卫,手持弓箭来到吴双的面前。嘴角露出冷笑道:“年轻人的箭法不错!跟随学的?”

    此人定是救下张二风之人无疑,吴双没有回答此人的问题,而是从容地说道:“有些人不愿意做人,相反喜欢做狗!”

    中年人的脸上出现了怒容,吴双的话说道他的心头上。被迫投入王府是他最大的耻辱,如若不是逃兵的身份怕暴露,如何会做与人为奴的事情。

    张二风也是在后面叫嚷到,“张三!还不弄死这小子更待何时?快点!本公子要看着他死!”

    听到张二风的话,张三抽出利箭射向吴双。吴双在张三没有瞄准时就向一侧移动,在移动的过程中还在向前冲去。

    二人相距也不过十几步的距离,吴双跑动当中我把弓箭对准了张三。

    张三的利箭射向吴双的同时,吴双也射出手中的利箭。两支利箭在空中叫错而过,吴双跑动中猛地扑倒,利箭从他的头上飞过。

    张三则是仰面躺倒,躲开这一致命的攻击。仅仅是刹那间二人同时出了一身的冷汗,“高手!”二人心中响起相同的想法。

    此时二人的距离已经不足十步,吴双抽出三支利箭以连珠箭法射向张三,张三则是从背后拿出一面骑兵用的小圆盾。

    他挥舞着圆盾挡下三支利箭,在他要抽出利箭反击时,吴双已经接近了他。

    吴双右手抽出利箭没有搭在弓弦上,而是向张三投掷过去。张三刚用从箭壶中抽出的利箭拨开这轻飘飘的一箭,脸上却露出笑容。

    吴双手中无箭,而他的手上却有利箭一根。这么近的距离,根本就没有闪躲的可能。只要自己拉开弓弦,将利箭射出去,吴双必死无疑。

    就在他把利箭搭在弓弦上,要拉弓之时。吴双的身影在张三的眼中快速第放大,让张三惊恐地是,不知何时吴双已经将腰间的宝剑握在手中。

    剑光闪过弓弦折断,张三呆立在当场。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痕,过了一会才喷出赤红的鲜血。

    张三的尸体无力地栽倒在地,临死前他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两个弓箭手的对决,最后竟然被对手一剑封喉。

    这样的死法让曾经在边军中杀敌无数的张三感到无比的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