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王爷息怒!

第三百五十四章 王爷息怒!

    鲁王世子朱以派把眼睛一瞪说道:“兖州乃是王府重地,岂容一群粗鄙武夫撒野!如果他们进到兖州,冲撞了王驾你吃罪得起吗?”

    兖州知州听罢一缩脖子不再言语,但手上的认罪书却是攥得更紧了。

    见到城上来人态度态度嚣张颐指气使的样子,张斗只留下一柱香不开城门就攻城的话语,转身回归本队。

    在张斗回去的时候,就有长兴军士兵在兖州城门前摆起香案,燃起一支香。在空旷的城门前,微风轻轻吹过,香比以往任何时候燃烧的都快。

    兖州知州看着燃烧殆尽的香,心里在不停地打鼓。眼看一柱香就要烧完,张斗真的会攻城吗?他真的敢冒天下之大忌攻打兖州吗?

    朱以派是淡定无比,他料定张斗不过是虚张声势。鲁王府做得再不对自有皇帝和宗人府处罚,张斗一个武夫连过问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张斗真的攻城,一旦造成王府的损伤那就是死罪。张斗会为了几个商人和流民冒死攻城吗?这样的傻事真有人干吗?

    很快一柱香烧完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城外长兴军的身上。只见一个士兵上前将香案撤下,朱以派看到心里不由得在城头哈哈大笑,他用手指着城下转头对兖州知州说道:“瞧见了吧!张斗这个武夫不过是虚张声势,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攻打兖州!哈哈!!……”

    朱以派笑着笑着觉得兖州知州的眼神不对,最后竟然转身就跑。他连忙扭头向城下观瞧,只见从长兴军阵列中退出一排火炮,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兖州城。

    朱以派顿时觉得双腿一阵地颤抖,裤裆里似乎有液体要喷薄而出。他死命地压抑住激射而出的冲动,双手攥拳脸色煞白。

    “张斗!你不要自寻死路!”朱以派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这一句。

    城外的长兴军根本就不为所动,将朱以派的怒吼当成了空气,依旧在操作着火炮。

    王府侍卫们看到长兴军的炮手将大铁球放入炮口时,拉着朱以派就往城下跑去。

    朱以派被侍卫们拉着,嘴里还在不停地喊道:“别拉着我!我到要看看张斗敢不敢向我开炮!”

    他们刚刚跑下甬道,城外就响起两声的炮响。大地仿佛都在火炮的怒吼下颤抖个不停,兖州城头更是瓦砾砖石横飞,守在上面的官军侍卫顿时狼狈逃窜。

    这两炮打在靠近城头的城墙上,只是砸飞了块城砖。即使如此也让一向养尊处优的朱以派吓得裤裆湿了一片,城头上的官兵更是不堪,他们纷纷趴在城下不敢抬头。

    张斗真的敢开炮!这是朱以派内心的想法,不能让张斗进城,一定不能。

    朱以派一想到王府自己院中藏着的人和东西,顿时冷汗就湿透了衣衫。

    “开炮还击!快开炮!”朱以派尖利的声音传遍城头。

    原本以为虚张声势的兖州官军根本没想到张斗真的会攻城,大将军炮更是没有推出来。

    这时才想起来开炮还击为时已晚,还没等炮手去推炮,长兴军的炮弹就洗礼了城头。

    城内的官军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脚下就是一阵的晃动,接着就是一声巨响传来,原本结实的城门就被炸飞了半边。

    在硝烟还未散尽之时,长兴军自城门鱼贯而入。

    “跑啊!”不知道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顿时不论是官军还是王府侍卫拔腿就跑。

    他们被长兴军给吓到了,兖州瞬间就被攻破,这样的战力他们闻所未闻,如何还敢与长兴军争锋。

    长兴军冲进城内就在城门处排成紧密的战斗队形,严防兖州城守军的反扑。

    但他们等了一会才发现,眼前早已空无一人。就连守军都跑的干干净净,兖州知州更是逃回了知州衙门。

    他决定关上大门,再也不管长兴军和鲁王府的事。要说天下当的最窝火的知州他绝对能排的上前三,兖州城内鲁王府最大。

    他这个知州说话还不如王府长使管用,受气的他还要监视鲁王的一举一动,防止当年宁王的事情再次发生。

    大明的宗室可以说是养在城内的囚犯,只要他们不出城就可以在城内随便地折腾。

    各种王府欺男霸女的事情兖州知州绝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在任期不闹出乱子随王府折腾。

    但是今天的认罪书吓到兖州知州,王府内的大管事居然是白莲教的人。

    那么王府内到底有多少白莲教余孽?还是说白莲教和鲁王达成了什么协定?为何徐鸿儒会放弃攻打兖州而挥师北上?这是一连串的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越想越害怕的兖州知州逃回衙门是寝食难安,他派出人手打探长兴军的一举一动,随时观察局势的变化。

    张斗率军入城立刻包围了鲁王府,王府内的侍卫一阵的紧张。他们禁闭大门,小心地向外张望。

    当看见火炮被推到鲁王路门前时,所有的侍卫心中充满了绝望。张斗的胆子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刚刚攻破了兖州又要炮轰王府,这是要彻底造反了吗?

    就在长兴军准备之时,王府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富态的中年人,此人站在王府门前不怒自威,看向长兴军更是大喝一声:“本王朱寿鋐在此!哪个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听到此人的话,长兴军的士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多年来华夏养成了皇权之上的传统,人们不自觉的敬畏皇权。

    在朱寿鋐出现的时候,长兴军的士兵有些不知所措。他们都把目光看向了张斗,目光中充满了询问之意。

    张斗走出队伍来到鲁王朱寿鋐面前站好,右拳捶胸道:“长生岛总兵定辽伯张斗见过王爷,请恕末将铠甲在身不能全礼!”

    朱寿鋐见到张斗立刻把眼睛一瞪说道:“张斗!你要干什么?难道要炮轰王府不成?你真当天下无人能治你不成?”

    张斗听了朱寿鋐的话,微微一笑说道:“王爷息怒!您先看看这个再说!”说完又拿出一份认罪书递给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