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孝顺的世子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孝顺的世子

    世子朱以派抱住父亲的大腿说道:“父王你要相信我,刺客真的不是我派的,你要相信我啊!”

    鲁王朱寿鋐转身看向张斗,脸上尴尬地说道:“定辽伯!刺客真的不是王府派出的……”

    他还要继续解释,却被张斗给打断。

    “刺客当然不是王爷派出来的,不然刀斧手早就冲进来了。咱们这里打成这样,还没有侍卫出现,王爷不觉得可疑吗?”

    听到张斗的话,鲁王才觉察出不对劲。银安殿内打斗了许久,按理说侍卫们早就应该冲进来才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出现。

    突然!大殿外传来几声惨叫,从外面进来一群侍卫。这些人浑身染血,堵住了门口。

    为首的一人向前走了几步,双手在空中一阵地鼓掌。说道:“不亏是勇冠三军的定辽伯,某于弘志躲到王府都能让你翻出来。佩服!佩服!”

    听到此人的话语,鲁王朱寿鋐的脸色变了。他的王府中还真的有白莲教,而且还是逃脱的贼首。

    这下子就算击杀贼首于弘志也说不清楚了,不由得站出来怒斥道:“恶贼!你是怎么混进王府的?还不从实招来!”

    于弘志嗤笑一声,说道:“这位就是鲁王千岁了吧!除了胖点也没什么特别!”他的话气得鲁王半天喘不过气来。

    “混进王府容易的很,有你这位孝顺的儿子在,我的上百兄弟都轻松地混了进来。哈哈!!”于弘志嚣张地说道。

    地下坐着的世子朱以派听到于弘志亲口承认,脸色煞白浑身哆嗦个不停。

    于弘志没有理会旁人,自顾自地说道:“世子孝心可嘉,不但每日炼丹给王爷吃。还用桃木做成小人,每日用针扎来给王爷祈福。哈哈!!这样的孝子可不多见!哈哈!!”

    听到于弘志的话语,鲁王的脸色变了。抬脚就把朱以派踢的在地下翻滚,“逆子!你敢弑父?”

    被踢的在地下翻滚的朱以派似乎找到了宣泄口,趴在地下怒吼道:“你个老东西!占着王位几十年都不死,还抢走了我的婉儿,我恨不得你早点死!那些仙丹好吃吧!里面全是大补啊!这么大岁数了,天天行房也累不死你!我恨啊!直接换成毒药,你个老东西早就死了!”

    听到儿子的话语,鲁王朱寿鋐用手指着儿子说不出话来。他“噔噔”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地喘气,随时都有可能一口气上不来挂掉的可能。

    几个歌姬顿时围了上去,有人给掐仁宗,有的捶打后背,过了一会鲁王朱寿鋐才缓过劲来。

    他用手指着朱以派说道:“逆子!从今天起,你不再是鲁王世子,我朱寿鋐与你断绝父子关系,你等着去宗人府受刑吧!”

    门口的于弘志一皱眉说道:“老子才不管你们家的破事,今天鲁王千岁只要肯合作定可保王府无事,要是不肯合作,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说完不等鲁王回答,转头看向张斗。说道:“定辽伯!你在长生岛待着多好,非要来趟山东这滩浑水。我的数千棒槌会的兄弟都死在你的手中,今日就是给我那些死去兄弟报仇的日子。等下一定会挖出你的心肺祭拜我棒槌会的兄弟!”

    张斗没有被于弘志的话语吓到,淡淡地说道:“你们这群装神弄鬼,蒙骗百姓的邪教除了蛊惑百姓还会干什么?向你们这样的人,本帅见一个杀一个!”

    于弘志大怒,刚要冲上来拼命却被张斗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你知道为什么电视里坏人为什么都会被主角干掉吗?”张斗的话听得于弘志一头雾水?这都是啥玩意?他都没听过!

    张斗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因为他们的废话太多了!动手!”随着一声大喝,胡铁牛将一个大号的手榴弹丢向门口。

    这东西一直背在胡铁牛的身后,刚才遇到刺客都没有用出来,就是怕张斗在王府发生危险。

    见到有冒烟的东西丢了过来,于弘志立刻向一旁扑倒,双手死死地堵住耳朵。这是他与长兴军交战总结出来的经验,不然即使没有被炸伤也会头晕眼花半天爬不起来。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原本站在门口的三十几个于弘志的手下死伤了一半。剩下的人也被震的东倒西歪,半天爬不起来。

    “杀!”张斗大喝一声杀向门口的于弘志,趴在地下被震的头晕眼花的于弘志见张斗冲了过来,急忙转身就跑。

    身边的帮手爬不起来,此刻不跑被张斗三人围攻必死。他转身逃走,地下的人也想跟着逃出银安殿。

    但是爆炸的巨响让残余的十几个人站不稳,他们摇摇晃晃的刚站起来,就被张斗三人追上。

    张斗的腰带舞动如飞,只要被他腰带击中的人顿时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胡铁牛还是手持椅子,一下一个将敌人打倒在地。吴双也不示弱,他举掌如刀击中敌人的咽喉。被他打中的敌人都是捂住脖子痛苦地在地下哀嚎,有个人将自己的脖子抓烂也没有再喘过一口气来。

    几人的动作很快,眨眼间就把门口的十几个人斩杀一空。鲁王父子在银安殿内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到底把什么样的怪兽领进府内。

    还好他们没有动什么歪心眼,不然这三人中的一个人都能轻易击杀他们父子。

    逃到院子中的于弘志大声喊道:“兄弟们!杀进去,斩杀张斗给死去的弟兄报仇!”

    随着他的喊声,又有二十几人向着银安殿内冲了过来。

    见到敌人冲过来,张斗大声说道:“退!”他们捡起地上敌人身上的雁翎刀,向银安殿内退了进去。

    爆炸声就是长兴军全力攻击王府的命令,张斗几人对上这些白莲教余孽并不怕。一旦要是鲁王朱寿鋐死在乱战中,答应的那些条件可就没了。

    张斗快步来到鲁王朱寿鋐的身前说道:“银安殿可有侧门可以出去?”

    “没有!屏风后只有一个可以休息的小屋!”鲁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