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谁说你要给我做妾?

第三百六十二章 谁说你要给我做妾?

    胡铁牛看着在眼前来回晃动的双峰一阵眼晕,歌姬跳舞的衣服本来就是薄纱,此刻连惊带吓又出了一身的汉。

    薄纱贴在身体上,再在眼前晃悠,顿时胡铁牛的热血一阵上涌,鼻孔里流出两条鲜血。

    “你鼻子也受伤了?”小美女伸手就要去擦,吓得胡铁牛连忙躲开。

    他对女人天生有些抗拒,就连分配给他的小倭女都撵的远远的。如今与小美女近距离的接触,浑身上下地不自在。

    “姑~~了~~娘!”胡铁牛说话都不利索,他本想让美女离自己远点,一紧张话都不会说了。

    小美女被胡铁牛逗的花枝乱颤,挥拳随意在胡铁牛身上一打,正打在肩头的伤口上,疼得胡铁牛“哎呀!”一声。

    小美女被惊的手足无措,连连给胡铁牛道歉,手忙脚乱地给胡铁牛包扎。

    结果越弄越乱,胡铁牛的肩头又有鲜血渗出。小美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胡铁牛情急之下抓住女孩的手说道:“别怕!是我自己乱动才出血的,不怪你!”

    女孩止住了哭声,眨动一双美目看着胡铁牛,说道:“真么吗?”

    “真的!”胡铁牛的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微笑,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张斗就在此时推门进来,正好瞧见眼前的一幕。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胡铁牛自从跟随自己以来数次出生入死,杀敌无数,但是一谈到终身大事立刻就逃之夭夭。

    难得见到有他看得上的女人,张斗大踏步地来到胡铁牛地榻前说道:“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

    小美女被张斗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看到是张斗,连忙起身万福道:“奴婢秋梅,见过定辽伯!”

    “秋梅!好名字,哈哈!!”张斗笑了两声问道:“铁牛!你的伤势如何?”

    “大帅!没事,铁牛还能出去杀敌!”说完就要挣扎着站起身来,张斗赶快让胡铁牛躺下。

    此时鲁王父子也围了上来问道:“定辽伯!不知外面的逆贼可曾抓到?”

    张斗转身抱拳道:“王爷!臣无能,没有抓住逆贼!”

    鲁王朱寿鋐听了脸上不由得露出失望之色,干笑着说道:“无妨!无妨!只要打退逆贼就行,日后再画影图形全国缉捕就是!”

    “臣没有抓到逆贼,是因为最后逆贼被围住时,全部在当场自尽!”张斗又说道。

    听到逆贼全部自尽,鲁王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这些白莲教余孽竟然躲藏在他的府中,他一个鲁王难辞其咎。

    再看向张斗时未免底气有些不足,沉吟了下鲁王才说道:“定辽伯!今日之事,你看?”

    “王爷!今日乃是白莲教余孽贼心不死,意图冲进王府行刺。被臣发现强行闯进兖州救驾,最后鲁王与臣齐心合力将白莲教余孽全歼,不知鲁王殿下以为如何?”张斗笑着说道。

    “好!太好了,定辽伯真是本王的知己,日后定辽伯要是有事相求本王一定鼎力相助!”鲁王朱寿鋐乐得见牙不见眼,一张肥脸都笑道一起了。

    张斗则是发出“嘿嘿!!”地笑声,听得鲁王头皮一阵发麻。他本能地感觉到不妙,自己刚才似乎又说错话了。

    “既然王爷如此慷慨!张斗再不说有些对不起王爷的好意,咱们刚才商定的事是不是再议一议!”看着笑得像偷到鸡的狐狸,鲁王朱寿鋐心中一痛。看来自己这次不大出血是不行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让自己元气大伤。

    长兴军离开兖州时,张斗面带微笑对送行的鲁王说道:“王爷实在太客气了,张斗何德何能让王爷送到城门,臣自己出城就好,王爷不必再送!”

    鲁王朱寿鋐面色十分难看,自己一多嘴将济南府附近的铁矿全部送了出去。这还不算,就连登州的商铺也被张斗要去了一半,张斗要是再待在兖州,自己的鲁王府都要姓张了。

    见到张斗骑上战马转身要走,他习惯性地说了句:“定辽伯一路顺风,后会有期啊!”

    哪知张斗停下战马,调转马头说道:“王爷实在是太客气了,张斗一定会常来,咱们到时后会有期!”

    鲁王朱寿鋐听到张斗的话,一下子趴在地下。还来?就这一次差点让他吐血,再来几次自己非得挂掉不可。

    张斗却没有停下,一扬马鞭向着城外疾驰而去。跟随长兴军一同离去的还有两辆豪华的马车,其中一辆马车里面坐着胡铁牛和秋梅,另外一辆马车里坐的是另外四名歌姬。

    要一个人家鲁王非送四个不可,还说她们姐妹感情深厚,不愿意分开芸芸。最后鲁王还趴在张斗耳边小声地说道:“她们几个是本王心爱之物,还没有让她们侍候过客人,定辽伯要怜惜几位美人哦!嘿嘿!!”

    怜惜就怜惜呗!笑得那么淫荡干啥?还冲自己死劲地眨眼睛,你不知道自己表情有多猥亵吗?

    骑在马上张斗一阵地反胃,看向车中的胡铁牛一阵地咬牙切齿。胡铁牛老子替你被了这么大的黑锅,等你伤养好,非得给老子做牛做马不可!

    车上被秋梅照顾的无微不至的胡铁牛突然间就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两天也没有着凉啊?怎么就打喷嚏了呢?”

    秋梅则是给胡铁牛身上加了条锦被,小声地说道:“奴婢本是歌姬出身,能给将军做妾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分,还望将军日后成亲了之后不要忘了秋梅!”

    秋梅说完小脸就成了两块红布,她们说的好听叫歌姬,难听的就连家妓。

    平日里陪主人饮宴助兴,来了客人要陪客人侍寝。这辈子注定是这样的生活,到了年老色衰再随便赏赐给某个下人惨淡度过余生。

    她们歌姬自幼被卖到王府,再被严格培养。诗词歌舞琴棋书画几乎样样精通,如何取悦男人更是必须要学会的东西。

    秋梅可不甘心过前辈那样的生活,她一直盼望着能嫁给人做妾。那样他就能脱离王府,不用再过悲惨的生活。

    如今能嫁给胡铁牛这样一位将军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虽然这人五大三粗,但是她看得出来胡铁牛内心的单纯,所以在车上就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胡铁牛听到秋梅的话面色一正说道:“谁说你要给我做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