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家的娃儿怎么没回来?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家的娃儿怎么没回来?

    胡铁牛的一句谁说你要给我做妾听得秋梅脸色一白,接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将军!是秋梅妄想了,那就请将军不要将秋梅送人可好?让秋梅年老色衰之后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行吗?”

    到了最后秋梅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两行清泪说着她清秀的脸庞缓缓留下。

    秋梅无声地哭泣让胡铁牛手足无措起来,他想伸手帮秋梅拭去脸上的泪水,却被秋梅一转头倔强地躲开。

    胡铁牛情急之下想要坐起身,却牵动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哎呀!”一声又躺了回去,一旁的秋梅赶紧过来按住胡铁牛。

    却被胡铁牛攥住了小手,秋梅顿时生气了,她用力地往回抽了几下手,却怎么也抽不回来。

    “将军松手!”秋梅扭过头不去看胡铁牛。

    胡铁牛没有松开手,用力一拉将秋梅拉到在自己怀里。秋梅刚要挣扎就听胡铁牛说道:“我胡铁牛要让你做我的妻子,又怎么会让你做妾呢?”

    听到胡铁牛的话,秋梅浑身一僵,随后慢慢地软了下来。她爬伏在胡铁牛的身上,感受他坚实的胸膛是如此的安全、温暖。

    感受到身上娇小柔软身躯的胡铁牛,咧开大嘴露出了笑容。从今天开始老胡也是有妻子的人,看以后谁还敢笑话自己。

    回到登州的长兴军更加的忙碌,几十万人的转运可不是小数目。光是安排这些人的食宿就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没有从王庄和孔府抢回来的粮食,光是吃就能把张斗吃穷。

    即便如此,张斗从倭国弄到的银子也快速地消耗着,如果没有玻璃镜子生意支撑,他的资金链早就断掉了。

    张斗每天在登州忙的晕头转向,突然暗影送来的一封密信让张斗陷入了纠结之中。

    整个密信只有一行字,“秦石等67人失陷渝城下落不明!”这是暗影飞鸽传书送来的消息,从送出消息到现在已经半月有余。

    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渝城被樊龙占领。那里是叛军掌控的区域,要到九月才能被秦良玉攻下。

    秦石等人为什么要去那里?他们不知道危险吗?自己是等秦良玉攻下渝城时再打听秦石等人的消息?还是立刻出发前往渝城救援呢?

    走陆路去渝城至少需要三个月,等自己到了那里黄花菜都凉了。走海路入长江再逆流而上能快点,那也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秦石等人能够坚持到自己到来吗?

    那些人与自己是出生入死的袍泽兄弟,没有他们就不会有如今的长生岛,更不会有现在的长兴军。

    自己又怎么能看着兄弟遇险而无动于衷?但要怎么去救呢?怎么样才能快速地赶到渝城呢?

    且说打完了长崎被放了长假的秦石等人,他们一路上有惊无险地回到了石柱。

    进入蜀地后见到了一片萧瑟的景象。奢安之乱仅仅不到一年就对蜀地造成如此大的破坏,自号大梁的奢崇明在天启元年自请调兵两万北上对付女真人。

    他派遣自己的女婿樊龙、部将张彤率领步骑两万大军至渝城,在校场以巡抚徐可求淘汰老弱,只给青壮发饷为由。

    趁机闪动士兵叛乱,樊龙纵马挥槊刺透徐可求,他手下的士兵也一拥而上杀死二十几位渝城官员。

    巩昌同知董尽伦听说彝人叛乱,立刻率兵入城平叛。结果刚刚进城就遇到樊龙叛军的伏击,董尽伦当场战死,所率官军战死大半,剩余之人投降。

    占据重庆的叛军立刻挥军攻合江,破泸州,陷遵义,建国号“大梁”,设丞相、五府等官。

    随后奢崇明父子率军数万分道向新都、蓉城进军,先后攻占富顺、内江、资阳、简州、新都、龙泉,并包围蓉城。

    当时的蓉城守军只有两千人,布政使朱燮元急调石柱总兵秦良玉,龙安府等地官军入援。

    大明立刻升朱燮元为四川巡抚,调杨愈茂为四川总兵入川平叛。

    秦良玉命令侄子秦翼明率兵四千进驻南坪关,切断樊龙的归路。自己则是统帅精兵六千沿江西上,贵州巡抚李标派总兵张彦芳、都司许成名、黄云清等援救四川。

    秦石等人回到石柱时,正是秦良玉率兵在蓉城附近与奢崇明交战最激烈的时刻。

    石柱的白杆兵几乎被抽调一空,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留守原地。

    秦石等人一回到石柱就引起了轰动,虽然不少人已经听闻秦石等人未死,但朝廷早已下旨抚恤过的人又怎么会死而复生。

    很多人都对这样的消息嗤之以鼻,秦良玉也没有对这样的消息加以证实,更加重了当地人的猜想。

    虽然去年就有商人来给马宝等人的家眷送来银钱,也只是让他们的家人心中有了念想,对丈夫儿子的回归心中有了些许的期盼。

    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出现在他们眼前,怎么能不让石柱的人激动。不少人都跑来近距离观看来人,当人们确认就是秦石等人回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跪在地下痛哭流涕。

    就连那些没有见到亲人的百姓也围了上来不停地询问,“马小子!我家小三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四叔!小三的腿没了一节,行动不便就没有回来。这是他拖我给您带回来的银子,还有让我将您接过去享福!”马宝说完,从怀中掏出五大锭的银子放在老者的手中。

    回头喊道:“许连山!你小子死哪去了?还不过来帮忙!”

    “来了!马哥,这里的百姓太好客了,拉着我的手不让走。还一个劲地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就是石柱话我是一个字也听不懂。马哥,你给小弟解释下他们都夸我啥?”许连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边说还用手指着一群头花花白的老人。

    马宝顺着许连山的手指看去,目光就是一暗。他的心也沉了下去,回来的人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的人都战死在浑河边,就连随大帅到长生岛的百多名弟兄也有不少人战死,如今还活着的人不超过百人,还有三分之一的人身有残疾。

    “马小子!我家的娃儿怎么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