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母子

第三百六十四章 母子

    听到老者的问话马宝就是一愣!随后摇头说道:“四叔!小五在浑河边战没了!”

    老者听完马宝的话后,呆立了半天才从眼睛里流下两行涿泪。颤颤巍巍地转身离去,边走边小声嘀咕:“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小五回不来……”

    看着老者萧瑟的背影,马宝咬牙说道:“四叔!大帅分给兄弟们很多良田,只要您老去长生岛一定能分到许多的田地!”

    老者没有停下脚步,边离去边说道:“老头子哪都不去了,就在家守着,不然小五回来找不到家怎么办?”

    听着老者的话语,马宝心中一阵的翻腾。这就是石柱人,这就是白杆兵,他们为了家人能过上好日子毅然出去拼命。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难道石柱的人要拼光才算完吗?

    蓝贵田走在回家的路上,家中只有一个老娘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当他来到自己家院门前时,熟悉的篱笆墙再次出现在眼前。和他离家之时的一模一样,还是那两扇破败的院门,还是那树枝扎成的篱笆。

    这还是他十五岁时上山砍下树枝背回来扎成的篱笆,一转眼这么多年没见,还和当年是一个样子。

    他来到院门前抬起手时却犹豫了,家中的老娘身体还好吗?吃的好不好?日子过得还是如以往那样清贫吗?

    蓝贵田突然觉得自己的手特别的沉重,离家四、五年都没回来探望,真是枉为人子。

    就在他刚要敲门时,茅草屋内传来开门声。接着有人从屋内出来,随后又是关门声传来,一人提着东西向院门走来。

    蓝贵田要敲门的手一下子僵在半空中,是老娘出来了吗?自己见到老娘第一句应该说什么?问娘过得好不好行吗?……

    就在他忐忑之际,院门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肩上挑着两个空木桶出现在蓝贵田眼前,蓝贵田的眼睛顿时湿润了。

    看着母亲苍老的面容,蓝贵田的心都碎了。原本母亲只是双鬓微白,如今已经是满头灰白的头发。

    脸上更是布满了皱纹,就连双眼也下垂的厉害。原本挺拔的腰背也微微驼了下去,身上的衣服更是布满了布丁。

    唯一不变的是惊喜的眼神,那双原本无神空洞的眼睛,在看到蓝贵田的一刻突然充满了神采,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

    老妇人的手从肩头扁担上松开,任由木桶落在地下。她把颤抖的双手伸向蓝贵田的脸庞,哆哆嗦嗦的几乎要要失去力气。

    “儿啊!是你吗?田儿是你回来了吗?”老妇人此时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他就听说去北边打仗的娃仔回来了几个,但是蓝氏根本就不信。自己儿子战死的消息已经传来了一年多,死而复生的期盼她经历的太多了。

    当年丈夫死讯传来时她也不相信是真的,结果苦苦等了数年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如今儿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让她如何感相信?

    听到母亲的声音,蓝贵田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娘!儿子回来了!”一句“娘!”胜过千言万语,之前想到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在母亲面前,自己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永远都是他们心中的孩子,永远都是他们的命根子。只要能够平安出现在母亲面前,胜过了千言万语。

    母子二人见面后抱头痛苦,声音之大连左右的邻居都惊动了。他们纷纷过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看到蓝贵田时,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传来战死消息的人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道。

    “贵田啊!你是不知道你娘亲有多想你,在你战死的消息传来后,你的娘亲大病了一场,几乎要……哎!”

    “就是!要不是典当了田地,就得去见你父亲!”

    蓝氏赶紧说道:“二婶!说这些干什么?我儿已经回来,正是高兴之时。那些不开心路不要再提,各位乡林都不要离去了,今日就在我家用饭如何?”

    “你们母子相距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就不打扰了!”乡亲们都替蓝氏高兴,三三两两的转头离去。

    蓝氏拉起儿子就往屋里边走,边走边说道:“儿啊!一路上累了吧!快点歇歇!饿不饿?娘给你做饭去,就做你最爱吃的鸡肉烂饭好不好?”

    蓝氏将儿子拉进屋内,让儿子坐好就去掀屋子角落的米缸。当米缸掀起的瞬间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回头说道:“儿啊!你先坐着,娘亲去去就回来!”

    看见忙前忙后的母亲,蓝贵田伸手拉住母亲说道:“娘亲您坐!儿子有些话要对您说!”

    蓝氏听见儿子的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让儿子给按在凳子上。就听见儿子说道:“娘!儿子不孝,让您受苦了!儿子去年托人给您送来的银子您收到了吗?”

    “收到了!”蓝氏脸上有些尴尬地说道,去年收到十两银子的她还以为的做梦。

    但是逼债的人已经上门,她顾不得许多,就把银子拿去给了债主,还上生病欠下的高利贷。

    不然家里最后的二亩良田也保不住,到那时候除了饿死再没有活路。

    蓝贵田听了母亲的话没有在意,区区几亩地而已。他从怀里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在母亲的身上说道:“娘亲!儿子如今跟着大帅立下不少战功,不用缴税的永业田就分到五十亩。另外大帅还赏赐了百亩的勋田,这些是三年免税的田地。”

    听到儿子的话,蓝氏第一感觉就是不真实。土地是何等宝贵,当年丈夫的一条命才换来十亩田地。

    如今儿子说他有一百五十亩田地?还有五十亩是永远不用缴税的田地?

    她伸出手在儿子的额头摸了摸,“不烫啊?怎么说胡话呢?”

    蓝氏自言自语的话把儿子逗乐了,蓝贵田耐心地给母亲讲自己这两年的事情。

    浑河血战和在复州城受苦他一笔带过,重点讲了自己娶了如花似玉的媳妇,而且媳妇已经身怀有孕,只要母亲过去就能抱上孙子!

    最后蓝贵田问了一句:“娘!杨泉哥家过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