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三百七十五章 孩子!别忙了!

三百七十五章 孩子!别忙了!

    为了不受嫂嫂的白眼,杨巧儿到了杨老太爷家里做厨娘。她的手艺的到杨老太爷的夸奖,就一直住在杨家做厨娘。

    离开了大哥家里,自己也能养活儿子,杨巧儿还是非常满足。但是,大梁彝兵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杨老太爷主动请彝兵进庄,固然保住了全庄上下数百口人的性命,但也将饿狼引了进来。彝兵们虽然没有杀人,但坏事可没少干。

    就在五日前,彝兵头目赤尔瞧见了杨巧儿。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美的时刻,在杨家的这些日子杨巧儿吃的比以前要好,还长胖了一些。

    她这样的成熟女人更是勾起了赤尔的兴趣,一番威逼利诱不成,赤尔打算动强。

    哪知杨巧儿拼死抵抗,一脚踢在赤尔的裤裆里。顿时赤尔就躺在地下不停地抽搐,但也给自己惹下了祸端。

    赤尔虽然没有被废掉,但下体也是肿胀的不得了。郎中看后给赤尔个忠告,要想不变成太监就要禁一个月的女色。

    致使这一切的杨巧儿就被赤尔给惦记上了,他命人将杨巧儿吊在树上,双脚堪堪离开地面。努力一点脚尖还能点到地面,这样的高度最能折磨人。

    为了让杨巧儿屈服,每日只给她一点水喝。只要杨巧儿不屈服,将会一直被吊死。

    最后杨卫田叹了口气说道:“哎!可怜地女人,苦命的孩子。她的那个儿子,每天夜里都把讨要来的食物拿给杨巧儿吃。还趴在污秽不堪的地面,让母亲踩在他的背上休息一会。小小年纪就能如此,长大一定会是大孝子!”

    听完杨卫田的讲述,老孙头的脸色变了。五天被吊在树上,那人还有个好?

    不由得关心地问道:“我那儿媳可还活着?”

    杨氏在一旁开口说道:“活着是活着,但和死了差不多。等下天黑让卫田带您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完又瞪了自家男人一眼,说道:“还说人家可怜!老娘今天让三个夷人睡怎么不说我可怜!”杨氏的彪悍听得杨卫田一缩脖子,闷头吃面不再吭声。

    ……

    夜晚杨家庄都安静下来,偶尔的房屋里能传出男人低吼和女人喘息之声。

    杨卫田带着老孙头在街道上穿行,二人十分小心生怕惊动别人。他们走了一会来到一片空地前,那里是平日里杨家庄聚集庄丁的地方。

    以前还有些好武的年轻人来到这里打拳踢腿,引得庄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前来围观。

    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喜欢到这里晒太阳聊天,但彝兵的到来让百姓都躲进自己家里,再没有人到这里来。

    这里反倒是成了彝兵的住所,周围的房屋都被彝兵霸占。他们将这里视作营地,禁止百姓到这里来。

    在空地的一角有一小片树林,靠近空地边的几颗大树长得格外高大茂密。

    在其中的一颗树上吊着一个人,杨卫田用手指了指,压低声音说道:“老头!那就是你的儿媳妇了!”

    老孙头也定睛仔细观瞧,只见一个瘦小的人影被吊在一颗树下。不过天太黑,根本瞧不清楚人的长相。

    老孙头刚要迈步走过去,就被杨卫田一把拉住。他低声怒斥道:“你不要命了!就这么走过去,要是被彝兵发现就完了。你要找死走远点,不要连累老子!”

    正在这时,一旁的房门打开了。两个彝兵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两个彝兵明显喝醉了。

    打着酒咯像树下走去,杨卫田满脸都是怨恨之色。小声地嘀咕道:“都是老子家的好酒,这帮千刀杀的夷人!”

    两个彝兵走到树下对着树上吊着的人一阵叽里咕噜的彝语咒骂,树上被吊的人一动不动,仿佛死掉一般。

    其中一个彝兵越骂越气愤,竟然冲上去撕扯被吊之人的衣服。这时那个人才有了反应,不停地挣扎,还大声地呼救!

    听到女人的呼救,另一个彝兵拉住了同伴。在同伴耳边一阵的耳语才让那个彝兵平息了怒火,但他却松开了裤带,对着女人的身体就是一泡尿。

    女人的胸口剧烈地起伏,被吊在空中也没处躲闪,彝兵尿的她满身都是。

    两个彝兵这才大笑着往回走去,刚才的那番举动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孙头和杨卫田看到这里,齐齐骂了声“畜牲!”

    就在老孙头要过去仔细看看杨巧儿时,从小树林里爬出来一个幼小的人影。

    这个幼小的身影顶着一身的杂草慢慢地向前爬动,他来到女人的脚下时才停下了身子。

    地下满是污垢尿水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这个身影停下了身子让女人的双脚踩在自己身上。

    女人的双脚终于踩到东西,她摇摇晃晃地站好身子才说道:“儿啊!你不要再来了,万一被那些夷人发现娘亲怎么对得起你爹爹!”

    那个身影被女人踩着说话有些走音,但能听出来声音的稚嫩。

    “娘!您不必说了,儿子怎么能丢下您独自逃生。今日王家大娘心好,给了儿子半块饼子,一会儿子喂您吃!”

    孩子只是让女人休息了一会,就从地上站起来。从怀里摸出个布包,从里面拿出来一小块面饼。

    他用手撕碎面饼,再一点一点喂给女人吃。此刻的女人再也忍不住眼泪,泪水夺眶而出,在脸上冲出两条沟壑。

    “娘!你别哭啊!是不是饼子太硬,儿这里还有水,您喝一口。”孩子被母亲突然的哭泣给弄得手足无措,他正在拿竹筒之时,一个声音在他们身侧响起。

    “孩子!别忙了,你娘是在心疼你!”这个苍老的声音吓得娘俩浑身颤抖。

    小孩更是转身低声喝道:“谁!出来!”

    老孙头从暗处走了出来,他来到女人的身边说道:“真是难为你们了,这群天杀的彝兵都会被千刀万剐!”

    娘俩对突然出现的老孙头充满了敌意,儿子的平安一直就是杨巧儿坚持下去的动力,万一儿子要是被彝兵抓住,她也就不想活了。

    “别怕!我是受人之托,来打探你们娘俩的下落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