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一言为定!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一言为定!

    张彤被火铳击中了肩头,直接将他从高处打落下来。他的亲兵急忙上前,背起张彤就向庄外逃跑。

    没有了张彤,杨家庄这场营啸迅速地蔓延开来。原本还保持清醒的士兵,也被火光和血腥给感染了,杀戮无时无刻不在进行。

    王连弟在杀死彝兵后,就被愤怒的汉人们给撞倒在地。混乱中不知道被人踩了多少下,要不是他滚到墙角下很可能会被踩死。

    原本只想临死前杀个彝兵陪葬的他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阵仗,看着疯狂厮杀的人群,他只能顺着墙边往外爬行。

    黑暗中不时就有火光闪动,炙热的火焰烤得人们心烦意乱,鲜血到处飞溅,不时就有人倒在王连弟的眼前。

    看着一张张狰狞的面孔,王连弟连连地吞咽口水。这场杀戮不知道要进行多久,他这样一个残废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这里。

    黑夜中王连弟也分辨不清东南西北,当他爬出杨家庄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趴向石柱峰的方向。

    从这里只能通向石柱峰,看看火光冲天的杨家庄,回头显然已经太迟了,他根本就不可能穿过纷乱的杨家庄。

    石柱峰就石柱峰,被山上的官军杀死总比死在彝兵的手里上。他站起身踉跄地向着石柱峰进发,刚刚走到石柱峰下时,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出现在他的脖颈。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敢偷袭石柱峰?胆子不小啊!小子!”

    听到这个声音,王连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军爷饶命!小的是彝兵抓来的奴隶,被他们逼着攻山。刚才杨家庄大乱,小的趁乱逃了出来,还望军爷开恩留下小的一条命吧!”

    秦石走到王连弟身前,上下打量一番眼前的人。这人衣衫褴褛,身上还有多处伤痕,一条手臂还断过吊在胸前。

    这样的人要是能当奸细才有鬼了呢!当下让马宝放开此人,问道:“杨家庄发生什么?为何会乱成一团。”

    王连弟不敢隐瞒,将杨家庄内发生的一切简短地讲述一遍。就连自己想要偷偷跑到石柱峰投降官军的想法也没有隐瞒。

    秦石点点头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点血性,走吧!上去再说!”

    石柱峰上看着黑夜中火光冲天的杨家庄一片欢腾自不必说,被火铳击中受伤的张彤却是暗自叫苦。

    今夜的营啸不知道要死多少的士兵,就算士兵伤亡不大,短时间内也排不上用场。

    经过营啸的士兵格外敏感,不修养个三五个月休想再上战场。如果非要强迫他们打仗,很可能再次发生营啸。

    张彤不顾肩头上的铳伤,一直在杨家庄外收拢逃出来的彝兵。对于趁乱逃跑的汉人奴隶,直接就是一刀砍死。

    都是汉人奴隶们闹事才引发的营啸,如果不是自己派人强行让汉人们抢救粮食也不会发生叛乱。

    哎!看来也不能逼迫汉人们过甚,兔子急了还知道咬人,再让汉人们送死真的会弄成大乱。

    直到天明十分营啸才平息下来,彝兵们有近千人死在营啸中。汉人奴隶也有一半人在营啸中丧生,原本对石柱峰的进攻也打不下去了,只能留下人马围困石柱峰,张彤也急忙回到渝城治疗伤势。

    石柱峰上再一次恢复了平静,那些跟上来的百姓纷纷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长兴军则是严密监视下面彝兵的动静,防止彝兵突然偷袭杀上来。

    每天的日出秦石总是登上石柱峰最高处向远方眺望,援兵在哪里?何时会来呢?

    ……

    张斗接到暗影传信后立刻登船前往济州岛,登莱转运流民交给杜紫藤和郑一官全权处理。

    到了济州岛立刻召集千人队长以上的军官议事,商议出兵渝城救援失陷的秦石。

    经过一天的商议最后决定,张斗亲自率领五百精锐长兴军前往渝城救人。

    他们只用了三天就准备好出征的事宜,登上了最新下水的十条飞鱼快船。

    这些飞鱼快船与交给琉球的快船不太一样,最明显的就是船尾。如同被利刃砍过的一样整齐,张斗与孙和京商议了好久才最终将新式飞鱼快船造成这种形状。

    试航显示张斗的决定正确无比,仅仅是这一点的改动,就让飞鱼快船的速度再次提升一节有余。

    另外新下水的飞鱼快船加固了桅杆,在桅杆外面有包裹了一层钢铁外皮,桅杆更能承受大的力量。

    新的飞鱼快船没有以往的船首楼和尾楼,整条海船的上甲板就是一条平面。这样的设立牺牲了适航性,却再一次提高了船速。

    船的长宽比也达到了六比一,桅杆也比以往的飞鱼快船增加了不少,最主要的是还增加了两面半圆形的球帆。

    这一切的设计都是为了提高船速,为了提高长兴军对占领海岛的控制。

    长兴军的占领的海岛众多,为了加强各个海岛之间的联系,新式的飞鱼快船也就应运而生。

    这次为了尽快解救失陷在渝城的秦石等人,张斗就把还在试航的飞鱼快船全部征用踏上了南下之路。

    张环在参加完会议回到船上就向船员们宣布了全体成员即将南下的消息,船员们都非常高兴。

    南下就意味着有仗可以打,有仗打就意味着军功,军功意味着土地和赏赐。

    就在所有人都高兴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张环的身后响起。

    “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家了,离家多年,也不知道家中的父母还是否健在。不知道家中的兄长是否安好,家啊!终于可以回去了!”

    听到这个声音,张环原本还兴奋的小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他转身说道:“周先生!咱能不走吗?回家看看再回来如何?你这一身的本事如果待在家中就荒废了,除了长兴军没有人会让你在活人身上开刀!”

    周里予也苦笑了下,说道:“小船长!周某当年为了学医离家多年,没能在父母身边尽孝。如今可以回去,说什么也要陪伴在二老的身边。如果二老愿意来济州岛,周某自然愿意再次到船上任职,如果二老不愿意离家,那就只能抱歉了!”

    张环听完周里予的话,不停地眨动着眼睛。一会脸上才露出了笑容,“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