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郁闷

第三百九十九章 郁闷

    瓦格里作为樊龙的亲信被安排到了江北水寨,这里有樊龙在渝城收刮来的金银珠宝。

    这些东西都被撞在一条高大的楼船上,一旦渝城战事不顺立刻就能撤走。

    这是樊龙给自己安排的后路,只要有这些财宝在,到哪里都能东山再起。

    瓦格里就是负责看管这条楼船,他的百多名族人也被樊龙安排到了楼船上,监视那些汉人船工。

    今夜水寨遇袭,瓦格里就觉察到了不妙。他刚刚召集船工上船,就被敌人杀到了近前。

    他连忙让其他人阻拦敌人,自己则是上了楼船命令开船去南岸。但他低估了长兴军的战力,派出阻挡的彝兵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就被击溃。

    好在此刻楼船已经离岸,但是阴魂不散的敌人竟然跳上船了十几个人。

    瓦格里可不能容忍有人觊觎船上的财宝,立刻命令手下击杀登船的敌人。

    但他派出的三十多名族人很快伤亡殆尽,一计不成他又想出来第二个办法。

    打开顶层的窗户居高临下的射击,这招果然见效。敌人被射死两人冲到了船楼下,这回瓦格里终于放下心来。

    狭小的船楼里,敌人犀利的火铳会大打折扣,消灭入侵者只是早晚的问题。

    但接下来江南水寨的大火让瓦格里不知所措,两座水寨都被偷袭,他只剩下顺流而下一条路可走。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来报,入侵者已经杀光一层的士兵正在二楼搏杀。

    听到这个消息瓦格里差点被吓死,一层少说也有三十多人,怎么一会的功夫就被斩杀一空?难道入侵者都是刀枪不入的铁人不成?

    就在瓦格里吃惊之时,一声声的爆炸声传进了他的耳中。夹杂着惨叫的爆炸声听得瓦格里心惊肉跳,难道入侵者杀到了三层了不成?

    陶磊指挥着长兴军在二层与不多的敌人对峙,马景博作为主力盾牌手在前,顶住敌人的进攻。

    长兴军的火铳手则是在他身后从容地射击,每次突进到舱门口时,不管里面有没有藏着彝兵,先丢一个手榴弹进入再说。

    长兴军的小心谨慎让想伏击的彝兵死伤惨重,那些藏在船楼里的彝兵被手榴弹炸过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冲进来的长兴军刺死。

    二层被清少干净后,长兴军聚集在三层的楼梯口。上面的彝兵都手持弩箭对准楼梯口,马景博冒死冲了一次,差点被射死在当场。

    “手榴弹准备!给上面的人来个大的!”陶磊下令道。

    三名枪盾兵同时拿出手榴弹点燃向上扔了过去,燃烧的手榴弹冒着白烟被扔到了三层。

    瓦格里指挥彝兵弩手对准了楼梯口,刚才有个敌人想要冲上来,都被射了回去。

    如今他除了死守已经别无他法,一旦要是让敌人冲上来,除了败亡再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就在敌人退下去,瓦格里放松之时。三个冒着白烟的东西被丢了上来,瓦格里本能地觉得这几个东西非常危险。

    他快步地冲了过去抬脚将一枚手榴弹踢了下去,就在他要将另外两枚手榴弹也踢下去的时候。

    一个忠心的彝兵将他扑倒,“大人小心!”

    “轰!轰!轰!”三声巨响在瓦格里的耳边响起,震的他一阵的头晕眼花。

    大腿上传来的剧痛让瓦格里疼痛难忍,他推开身上的尸体,见到大腿上扎着一根筷子长的木屑。

    鲜血已经浸湿了裤子,瓦格里甩甩头让脑袋清醒一点才身后抓住木屑。

    他紧咬牙关用力一拽,木屑被从大腿上拔了下来。瓦格里忙从身上撤下一条麻布将伤口缠住,做完这一切刚刚放松下来的瓦格里突然觉得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无力地抬起头,却看到一张钢铁面罩。面罩的主人手中正拿着带走长长尖刺的火铳对准自己的胸口猛刺下来,瓦格里只来的及惨叫一声就被钉在船板上。

    ……

    陶磊扔出手榴弹就后退一步,突然楼梯上传来东西下落地声音。只见一枚手榴弹被扔了回来,看着在楼梯上滚动的手榴弹,陶磊的眼珠子红了。

    下面可是十一个弟兄,如果让手榴弹就这么爆炸,在场的人有一半人都会被炸死炸伤。

    剩下的人段时间内也会失去战斗力,这对陶磊小队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不行!决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他刚要扑上去。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马景博举起盾牌就扑了上去。

    手榴弹正好滚到楼梯的拐角,马景博将盾牌倒扣在手榴弹上,自己整个人也趴在上面。

    “马小子!”陶磊刚发出喊声,手榴弹就在马景博的身下爆炸。巨大的气浪直接将马景博掀飞出去,落地后的马景博吐出一口鲜血,人也昏迷过去。

    “杀!杀光彝兵,一个不留!”陶磊含着眼泪下达出绝杀的命令。

    长兴军剩余的十名士兵端着刺刀,双眼通红地冲上三楼。他们入目的是一片狼藉的楼梯口,这里被两颗手榴弹洗礼,根本就没有还能站起来的人。

    找不到目标的陶磊端着刺刀左右寻找,“呲啦!”一声布匹撕裂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陶磊顺着声音看到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瓦格里。

    带着愤怒的一刀刺穿了瓦格里的右胸,瓦格里被钉在船板上不停地哀求。

    “求求你放过我吧!船上的财宝你都可以拿走!只要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瓦格里的话陶磊根本没听进去,他拔出刺刀一脚踩在瓦格里的脸上来回地撵动。

    胸口的剧痛让瓦格里发不出多大声音地惨叫,他的嘴里不停地吐出血沫子,人也渐渐地失去了力气。

    就在这时一颗炮弹打了过来,正中楼船的顶部。高大地楼船瞬间就被开出一个大大地天窗,陶磊小队地成员立刻趴在地下。

    他们可不想被火炮击中,那种力量穿什么铠甲都没用。陶磊透过打碎地船板,看到外面竟然是一条飞鱼快船在对楼船炮击。

    这一瞬间陶磊有种欲哭无泪地感觉,自己等人拼死拿下的敌船再被自己人击沉,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加让人郁闷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