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零九章 我不是孬种!

第四百零九章 我不是孬种!

    马小六被这声铳响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白杆枪也掉在地下。

    “滚到后面去!”一声怒吼惊醒了马小六,听到蓝贵田的声音,马小六连滚带爬退了下去。

    一个强壮的身影顶替了马小六的位置,这人捡起马小六掉在地下的白杆枪,抬手就刺倒一个想上来捡便宜的水匪。

    又是接连两枪给身边的两名同伴解围,一条白杆枪在他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力般活了过来。

    只见他连扎带挑,连勾带砸将冲上来的水匪打倒一片。白杆枪还能这么用,马小六算是来了眼界,短短数息就有四人被打倒。

    蓝贵田开铳打倒要冲上来的水匪,见到马小六竟然被铳响吓得摔倒。

    快速补位上前,捡起地下的白杆枪投入战斗。水匪的战力在蓝贵田眼中根本就是不入流,比刚拿起刀剑的农民强不了太多。

    他们完全就是看着一股狠劲在搏杀,只要稳住心神,不被吓到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蓝贵田在接手马小六的位置后,接连出手刺倒了几个水匪。他的加入让新兵们士气大振,在他们身后的火铳手也连连发威,每次铳响必能击倒一名水匪。

    黑头挥舞着钢刀在后方指挥着水匪们进攻,在他看来二十个海匪而已,自己的人数是对方的一倍有余,拿下海匪根本就不费劲。

    双方一交手黑头就觉察出了不妙,十几个手下瞬间就被打倒。难道海匪有埋伏?海匪的阵势怎么有些像官军啊?

    就在此刻两个掀开船舱的水匪惊叫出声,“银子!全是银子!哈哈!!发财了!”

    听到银子每个水匪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一个水匪冲上了甲板在黑头身边说道:“二当家的!这条船装的都是银子,成箱的元宝摆满了船舱!”

    成箱的银子摆满船舱是多少银子水匪们不知道,但他们知道一点,这次全是抓到大鱼了。

    听到有银子水匪们退了下去,一个个围在船舱口向下观瞧。黑头气得走上去踹翻了几个水匪骂道:“都特木的没见过银子是吧!只要杀光海匪银子就是咱们的了,老子做主杀光海匪这里一半的银子都分给众位弟兄!”

    所有的水匪们都疯狂了,他们嚎叫着冲向长兴军。只要杀光这些海匪,银子就有一半属于他们。

    新兵们都望向蓝贵田,马小六听到水匪的叫喊,心里焦急起来。起身来到蓝贵田身后急切地问道:“队长!咱们要不要出击!不能让水匪抢走银子!”

    蓝贵田却没有新兵们的着急,不慌不忙地说道:“急什么?这么多银子他们搬的走嘛!只要咱们还控制着这条船,银子就丢不了!”

    这时新兵们才反应过来,当初往船上搬银子的时候可是出了一身的臭汗,每个人都累得几乎要虚脱,水匪一时间肯定搬不走银子。

    双方再次交手之时,水匪们疯狂地冲击长兴军的防线。黑头躲在水匪中,眼睛死盯着蓝贵田。

    就这一个海匪已经杀了数个自己的手下,这人一定是海匪的头目。只要杀了此人,这条船就能被拿下。

    正当蓝贵田一枪刺入水匪的小腹之时,突然从这名水匪身后闪出一名赤裸着上身的大汉。

    这人肩头还缠着麻布,显然最近受过伤。但此人的眼中凶光毕露,狞笑着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蓝贵田白杆枪刺出,来不及收回。这人就到了眼前,只见这人举刀向自己头顶劈砍而下。

    黑头等待好久的机会终于出现,见到蓝贵田一枪刺出,闪身跳了出来,一刀砍向对手。

    蓝贵田急忙收回枪的同时举枪格挡,黑头的这一刀劈在白杆枪的枪杆上。

    坚韧的白蜡杆只是阻挡了下钢刀就应声而断,蓝贵田觉得手上一轻暗叫了声不好,抬腿向后撤了一大步。

    黑头的一刀虽然没有劈中蓝贵田,却在他的肩头划出一道伤口。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蓝贵田的衣衫,黑头见蓝贵田受伤,向前一步再次举刀劈下。

    这一次定要砍死受伤的海匪,只要这名海匪一死,自己就能得到船舱里的银子。

    黑头心中正在想着银子,不经意间发现受伤的海匪嘴角的那抹微笑。

    危险!就在黑头心生警觉之时,右脚的剧痛让他再也站不稳。摔倒在地的黑头双手抱住右脚腕在船板上来回地翻滚惨叫,他的样子吓坏了水匪。

    水匪们纷纷向后退去,惊恐地看着船板上的黑头。有水匪想要上前抢回二当家的,结果还没有冲出几步就被火铳打倒。

    看着惨叫不知的黑头,水匪们的眼睛开始向他们的坐船扫去。

    蓝贵田被黑头砍伤后退的同时,手上的白杆枪也没闲着。后退时将白杆枪贴在地面向后带了回来,白杆枪上锋利的钩子直接勾在黑头的脚腕上。

    黑头的脚筋直接被割断,站立不稳的黑头只能倒在甲板上惨叫。

    蓝贵田捂住伤口,对身后的马小六说道:“杀了他!”

    马小六猛然惊住,让他杀人?听到蓝贵田的命令他有些打懵,刚才的战斗中杀死对手也就算了,让他杀一个毫无防抗能力的人,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怎么?不敢吗?下不了手就脱下衣服,回家种地去吧!长兴军不要孬种!”蓝贵田继续说道。

    “我不是孬种!我要当长兴军!”马小六捡起地下的白杆枪来到黑头身前。

    “不要杀我!我家中有八十岁的老……”黑头意识到死亡的来临,大声地求饶起来。

    听着地下之人的惨叫,马小六的手有些颤抖。他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话:这人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他已经大声求饶,放过他吧!

    但是蓝贵田的声音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是自己胆小吗?是自己不敢吗?

    不!自己不要回家兄弟,自己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自己要靠双手打出一个未来。

    “啊!去死吧!去死吧!……”马小六怒吼一声,手中的白杆枪如雨般刺在黑头的身上。

    一名长兴军老兵想要上前阻止马小六疯狂的乱刺,却被蓝贵田给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