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朕怎么不知道?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朕怎么不知道?

    朱徽娟离去,朱由校就瞪着魏忠贤怒道:“朕还不知道张斗成亲了吗?还用你个奴才多嘴!要是皇姐没到长生岛就病倒,朕唯你是问!”

    魏忠贤的脸瞬间成了苦瓜样,苦笑脸说道:“奴婢不过是提醒下皇上,皇上饶了奴婢吧!”

    看到魏忠贤的表情,朱由校“噗嗤!”下笑了。这没头没脑的笑容更是让魏忠贤摸不着头脑,只能在一旁小心地陪着。

    田尔耕更是不堪,刚刚经历一场头脑风暴的他还处在懵圈当中。

    朱由校看到一旁的田尔耕说道:“你立刻安排人手护送公主去长生岛,要是张斗回来前人没送到,朕唯你是问!”

    “啊!皇上,不是说要选黄道吉日吗?”田尔耕心虚地问道。

    “放屁!朕说后天是黄道吉日哪个敢说不是?”朱由校一拍龙书案说道。

    田尔耕赶紧连声答应,跑下去准备了。他不知道皇帝这是抽的哪门子疯,竟然这么着急将公主送出去。

    但皇帝金口玉言,他只能照办。只有不到两天的时间就要安排好行程,还得赶时间,这可要了田尔耕的老命了。

    不提田尔耕跑断腿的去准备,却说朱由校在御书房一阵阵地发笑,最后放声大笑,直到笑道肚子疼才停了下来。

    魏忠贤连忙送上茶水道:“皇上!何事如此高兴,说出来让奴婢也高兴下!”

    “张斗这头毛驴终于让朕给套上夹板了,你说朕是不是应该高兴!”朱由校说道。

    魏忠贤有些迷糊,为何让公主下嫁张斗就是给他套上甲板了呢?

    他正在迷糊中,朱由校说道:“张斗肯为了一个秦石,不惜无诏调兵,奔袭千里救人。说明此人极重感情,朕送给他个公主,他会怎么报答于朕?”

    魏忠贤想了下眼睛也亮了起来,一挑大拇指说道:“高!皇上实在是高!”

    随后他的脸又苦了下来,说道:“皇上!让公主嫁给有妇之夫,恐怕朝中大臣会反对,就是张斗要上奏折推辞也……。皇上可想好对策?”

    “哈哈!!这就是朕刚才为何会发笑!朕让后天公主就出京去长生岛,满朝文武就算反对也毫无办法,大不了朕一月不上朝而已。至于张斗?奏折可是八百里加急送到的京师,他带着大军速度能快过公主吗?等他回到长生岛,公主已经住进他的府中,他还能将公主送回来不成?”朱由校开心地说道。

    听到朱由校的解释,魏忠贤直咧嘴。这可真是一个馊主意,但它确实有效。

    公主住进张斗府中时就已经成为事实,那时满朝文武再反对也是无用。

    “传旨!加封张斗太子少保,赐天子剑。加封其妻孙氏一品诰命夫人,其子锦衣卫世袭千户。另外告诉他,朕明年要看到张斗反攻辽东!”朱由校说完,脸上的笑容一收变得凝重无比。

    魏忠贤默默记下,转身去拟旨去了。朱由校却眼望窗外,双眼似乎看透天际,口中喃喃地说道:“张斗!不要让朕失望!”他的脸上竟然出现了阴狠的表情。

    次日果然如朱由校所料,弹劾张斗的奏折如雪片般飞来。四个小太监用两个大竹筐才装下如此之多的奏折,对于这些奏折朱由校一概留中不发。

    第三日公主出京时谁也瞒不住,官员们都在好奇怀淑公主到底嫁给了谁?

    直到地四天官员们才得知怀淑公主竟然下嫁给了他们弹劾的对象,就是那个无诏调兵的,藐视圣人的武夫。

    这下子朝堂上炸了锅,大臣们群情激愤,一个个咬着腮帮子回家写奏折。

    但他们发现写出的奏折如同石沉大海般的杳无音讯,最后几个言官一商议,号召百官午门跪柬。

    顿时在京的数百官员来了一大半,齐齐跪在午门。场面之大引得京城百姓都来围观,同时在街头巷尾关于张斗的传说也流传开来。

    什么生擒老奴的儿孙都是老黄历了,最新的是张斗之身前往山东,撒豆成兵轻易灭掉白莲教。

    然后又元神出窍飞到渝城,一指将张彤撵成肉泥,又随手抓住樊龙,解决了为害近一年渝城彝兵。

    这些传闻有鼻有眼,就连说书先生都把张斗大破白莲教,平灭渝城彝兵编成段子,在酒肆、茶楼来回地演讲。

    以方从哲为首的大臣们再也坐不住,纷纷加入到跪柬的行列。

    阁臣的加入朱由校不能再置之不理,吩咐请方从哲等阁老入对。其余百官如同打了胜仗般弹冠相庆,他们两日来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让皇上让步。纷纷邀上好友,一同去酒楼庆祝。

    方从哲等阁老当晚并没有见到朱由校,朱由校以身体不适为由早早就休息了。

    内阁学士们也不气馁,皇帝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今日不见明日也会见到,次日朱由校果然召见了方从哲等大臣。

    面对方从哲的质问,朱由校一脸茫然。从容地说道:“张斗去渝城平叛是接受了朕的密旨,绝不是无诏调兵,这点无需再议!”

    面对朱由校的抵赖,方从哲又问起怀淑公主下嫁给有妇之夫张斗的事。

    这次朱由校比方从哲还惊讶,他吃惊地问道:“张斗已经成亲了吗?朕怎么不知道?”

    看着朱由校吃惊地表情,方从哲都有些相信朱由校是忘记了。当下讲出年初之时,还册封张斗的妻子孙氏为诰命妇人之事。

    听到方从哲的话,朱由校用手敲了敲脑袋说道:“首辅提醒的是!朕公务繁忙,竟然忘记了此事。多亏方爱卿提醒,朕即可下旨追回怀淑公主就是!”

    听到朱由校说他公务繁忙,方从哲扯了扯嘴角。心说:您是够忙的,干木匠活能忙到起早贪黑也算是皇帝中的独一份!

    当下朱由校命魏忠贤拟旨,下令让怀淑公主返京。方从哲高高兴兴地拿着圣旨去用印,然后派人同宫中的内侍一同去传旨。

    当传旨官员和内侍们追出京师时,公主的送亲队伍早已出发多日。

    他们赶紧一路追赶,到了天津卫时,公主已经乘船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