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到那时

第四百一十九章 到那时

    张斗与孙家人在屋外焦急地等待,不多时就听见孙玉秀的一声痛呼。

    张斗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他站在门口高声喊道:“玉秀!为夫就在门外,你要坚持住!”

    屋内的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接着就是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门外的几人顿时心头一喜,至少孩子已经平安无事。

    又过了一会,稳婆从屋内走了出来,见到张斗连声道喜:“恭喜爵爷喜得贵子!”

    张斗却没有机会稳婆的话语,直接问道:“玉秀怎么样了?”

    稳婆先是一愣,接着说道:“爵爷放心!那位姑娘正在帮夫人缝合伤口,已经不怎么出血了,应该没事!”

    听到稳婆的话张斗才松了一口气,倒退两步做到椅子上不停地喘息。刚才那阵子比亲自上阵与敌人拼命都累,那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这辈子他都不想经历。

    孙元化见到尴尬地稳婆走过来说道:“赏!重赏!”下人立刻将准备好的托盘拿上来,上面整整齐齐码放了纹银二百两。

    稳婆得了赏赐高兴地离开,忙活了好一阵张斗才进到屋内。只见孙玉秀疲惫地躺在床榻上,头发散乱被汗水粘在一起。身边放着一个小脸皱巴巴的婴孩,闭着眼睛正在呼呼大睡。

    张斗走上前去,拉起妻子的手温柔地说道:“玉秀!辛苦你了!”

    玉秀摇摇头道:“夫君说的哪里话来,为张家传宗接代是玉秀的责任。能与夫君结为夫妻是玉秀最大的幸事!”

    “不!玉秀,认识你你才是张斗最大的幸事!”张斗轻轻地说道。

    “咳咳!”孙夫人看不下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秀恩爱真的好吗?

    听到孙夫人的声音,两人迅速分开手,孙元化走到女儿的身前只说了句“好!”就退了出去。

    孙家兄弟接连上前给小妹道贺,站到一旁。这时周里予才走了上来,给孙玉秀号了下脉说道:“夫人只是有些产后虚弱,待在下开几副药调理下即可痊愈。不过伤口要勤换药,可以淋湿!……”交待了几句,周里予转身出去。

    就在张斗想要继续同妻子再说几句的时候,百灵酸溜溜地说道:“爵爷!奴婢已经完成了任务,还请爵爷兑现诺言。”

    张斗微微一怔,接着让妻子休息,转身出了屋子。

    来到外面才说道:“说吧!你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张斗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弄来!”

    听到张斗的话,百灵小眼睛一眯,笑得跟只偷到鸡的狐狸。说道:“奴婢的要求很简单,只要爵爷立刻去见我家公主殿下,将她逗笑即可!”

    听到百灵的要求,张斗的脸上的表情变得精彩万分。活了两世自己也没有多少追女孩的经验,让他逗女孩开心?这个难度还不是一般的高!

    见到张斗面色古怪百灵说道:“莫非爵爷想反悔?好吧!男人的话就不可信,本姑娘信错人了!”说完百灵佯装要走。

    “慢!本爵可以试试,但不保证成功!”张斗跟在百灵身后向着朱徽娟的住处走去。

    到了房门外,百灵轻轻地拍打房门。里面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百灵!你个死妮子,让你谢过定辽伯,你怎么才回来?”

    百灵没有回答朱徽娟的话,在门外说道:“公主殿下!爵爷来看你来了!”

    “啊!”的一声惊呼从房内传来,接着就是阵乒乒乓乓东西被打碎的声音传出来。

    “哎呦!”一声痛呼从屋内传来,百灵焦急地问道,“公主殿下你怎么了?”

    “没!没事!百灵请定辽伯在门外稍后片刻,你进来帮本宫梳洗打扮一下!”里面的人说道。

    百灵去般了把椅子请张斗坐下,奉上香茗才进到屋内。过了足有半个时辰,在张斗等得心焦之时,房门才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娇小的美女。

    这美女在百灵的搀扶下走到院中,给张斗做了个万福说道:“见过定辽伯!”

    张斗连忙起身还礼,“见过公主殿下!”

    “妾身已经不是公主,只是郡主而已。不知定辽伯来探望亲身,失礼之处还望定辽伯见谅!”朱徽娟彬彬有礼地说道。

    “哪里!郡主身体有恙,张斗自然回来探望!”张斗说道。

    仅仅几句话就让张斗感到十分的别扭,两人根本不是在谈情说爱,仿佛是两个机器人在聊天一般。

    为了化解这种尴尬,张斗说道:“不如郡主殿下随在下去花园赏花如何?”

    一旁的百灵刚要出言反对,却被朱徽娟给制止。“好!徽娟也想去赏花,百灵你留下收拾下屋子!”

    百灵还要继续说话,却被朱徽娟轻轻地摇头给制止,只能一个劲地干着急,还不停地拿眼睛瞪张斗。

    张斗被百灵搞的莫名其妙,心说:不是你让自己逗公主开心的嘛!再用眼睛等自己当心自己反悔。

    二人一前一后向花园走去,路上朱徽娟走的很慢,张斗也没在意。在他想来公主可能是平时很少运动,所以身体虚弱罢了。

    二人来到花园时,这里已经被收拾干净。张斗见到朱徽娟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公主殿下!那里有一凉亭,咱们去那里坐坐吧!”

    “爵爷不必称呼妾身公主殿下,称呼妾身名字徽娟就好!”朱徽娟说完话,低头不敢看张斗向着凉亭走了过去。

    二人坐下后,张斗看着朱徽娟总觉得这个女孩似乎一直在带着面具,将自己真实的一面隐藏的很深。

    随即说道:“徽~娟!你知道张斗心中最理想的长生岛会是什么样子吗?”

    “徽娟愿闻其详!”朱徽娟轻生地说道。

    “张斗心中的长生岛,所有的百姓都不必为了吃饭发愁,百姓们都能安居乐业。

    到那时,孩子们到了年龄就会去上学,男孩女孩会坐在一间学堂里上课。他们可以尽情地嬉戏打闹,也可以成为朋友。

    到那时,男女之间的结合不再是为了传宗接代,而是感情的一种升华,是爱到深处的体验。婚姻的事情完全是男女双方的决定,父母不会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