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教官,我们错了!

第四百二十二章 教官,我们错了!

    几人听完马宝的话沉默了,的确长兴军发展的太快了。虽然枝繁叶茂,但根基不稳。

    就算打下来再多的地盘也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占领,打下来盛京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便宜了朝中的文官。

    见到气氛有些沉闷,马宝又说道:“虽然不能打盛京,但打下整个辽东半岛还是没有问题。只要拿下复州,金州的鞑子根本不足为虑!”

    “终于要对鞑子动手了!我都等不急了!”马景博憨憨地说道。

    “也不全是对鞑子动手,倭国幕府对咱们控制萨摩藩非常不满,打算出兵讨伐萨摩藩,明年搞不好还会对倭国动手。”马宝喝了一口酒说道。

    “倭国就是贱!不打疼就不会老实,这次咱们一定要把倭国打疼,让他们见到咱们长兴军就老老实实躲着走!”陶磊跟着说道。

    “对!咱们就得打疼倭国,让他们见到咱们就躲着走。来!为了长兴军,干杯!”蓝贵田举起就被说道,几人将手中的热酒一饮而尽。

    “大帅还对台员岛兴趣不小,搞不好咱们还得去台员岛跟土人对拼。”马宝再次满上一杯说道。

    “啊!”其余几人听完就是一愣,“台员岛?那地方太热了,还多有瘴气纵横,那可不是人待的地方。大帅千万不要让我去,马小子最怕热了!”马景博小声嘀咕道。几人一直喝到很晚才离去,冬夜的雪地上只留下几个脚印向着远方而去。

    ……

    吴双站在冬日的寒风中一动不动,对身边来回巡视的长兴军老兵根本就视而不见。

    突然老兵“哎呦!”了一声,除了吴双外,剩下的新兵都扭头去观瞧。

    接着就是木棒落到头顶的声音,新兵们被打得惨叫连连。老兵一边挥舞着木棒一边怒吼道:“你们这群废物!战场上与敌人对垒,哪有时间让你们分心去看身边发生的事情。

    老子告诉你们!战场上越怕死,死的越快。对面的鞑子冲到三十步向你们射箭,你们还有时间去看周围谁被射中了吗?只有打死眼前的鞑子,你们才能活下来。那时候要是再分心乱动,死的就是你们自己。都给老子站好了,除了吴双,每个人再多站半个时辰!”

    老兵的话让新兵们心中一阵的骂娘,要不是眼前这断臂的老兵故弄玄虚,自己又怎么会被罚?

    同时他们看向吴双的眼神愈发不善,人就是这样,不患寡而患不均。

    吴双立刻大声喊道:“报告!”

    老兵看了吴双一眼道:“讲!”

    “报告教官!吴双请求同袍泽一同受罚,袍泽犯错吴双没有提醒,理应与袍泽同罪!”吴双大声地说道。

    老兵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吴双自己再站半个时辰,其他人休息!”

    听见老兵的话新兵们都面面相觑,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兵是不是疯了,犯错的没事了,主动愿意承担之人却受罚。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搞清楚状况,老兵的怒吼却到了。

    “怎么?都愿意继续站着?要是再没有休息去,就再多站一个时辰!”听到老兵的话!新兵们一哄而散。

    只剩吴双一人在风雪中伫立不动,宛如木雕泥塑般。老兵走到吴双眼前,脸都快贴在吴双的下巴上大声吼道:“战场上大家是一个集体,所有人都要听从命令。服从命令就是士兵的天职,最不需要的就是个人英雄主义。你想出风头,就要做好出风头的准备!”

    吴双心中一阵地发苦,但他丝毫不敢动弹。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老兵点点头转身离开。

    坐在一旁避风处休息的士兵围在一块聊天,一人指着吴双说道:“不就有个秀才的功名嘛!还不是跟咱们一样在这训练,累得像狗似的也没见有多少优待。什么血秀才!我呸!”

    马小六却听不下去了,张口说道:“冯四宝你留点口德,人家哪里得罪你了。要不是人家,还这会还得站着呢!”

    “哎呦!这不是被吓尿裤子的马小六嘛!怎么?最近胆子大了?不尿裤子了?敢这么跟我说话!”冯四宝的嘴太损了,直接揭开了马小六的伤疤。

    船上被吓得尿裤子的事一直就是马小六的笑柄,每次有人拿这事取笑与他,马小六都会落荒而逃。

    今日听到有人揭他老底,冯四宝再次拿这件事做文取笑他,立刻怒了。

    “冯四宝你个王八蛋!老子忍你很久了,有种跟老子单挑!”马小六一甩膀子站了起来。

    冯四宝也不甘示弱,说道:“就你这小样也敢跟我单挑,今天四哥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说完二人脱去上衣,相对两步而战。四周原本休息的新兵都围拢过来,男人们尤其是军营中的男人们都喜欢看打架。

    他们将二人围在中间开始起哄,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人高声喊道:“我老麻子坐庄!压冯四宝一赔一,压马小六一赔二!”

    冯四宝要比马小六高出一头,身体也要强壮不少。看上去就让人信心十足,大家都叫嚷着把银子塞进老麻子的手中。

    “我压冯四宝!”

    “我也压冯四宝!”

    ……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冯四宝身上下注,马小六那边却无人问津。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压马小六十两!”话音刚落,一锭元宝就飞进人群。

    大家寻声看去,之间吴双仿佛没有动过一样,只是他胸前的衣襟散开了一些。

    “哎呦!总算有人押注马小六了,不然今天老麻子得赔死。就这样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还上各位的银子!”老麻子沮丧地说道。

    这人大家都知道,人不坏就是好赌成性。但他的赌品很好,只要是欠账一定会还。

    就在二人要开始之时,又是一个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我也押马小六十两!”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老麻子慢慢地转过身来。说道:“教官!我们错了,不再闹了,您就放过我们吧!”

    “怎么?老子的银子不是银子吗?”教官的眼睛一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