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禁闭

第四百二十三章 禁闭

    身为教官老兵的出现让场内的新兵们噤若寒蝉,一个个都把头低下,生怕惹怒了眼前这位黑面神。

    教官把银子往老麻子手中一拍,说道:“买定离手,你们两个可以开始了!”

    新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今天这位黑面神到底搞的什么名堂。见到新兵们都不动,就连场中的两人也不动,教官怒了。

    “你们两个不会像娘们一样放两句狠话完事吧!那样就特木都给老子混出长兴军,这里不要孬种!”

    教官的话刺激了场中的二人,冯四宝向着马小六冲了过去,一拳就打在马小六的脸上。

    马小六准备不足,被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眼眶上。他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下。

    脑袋一阵地眩晕,耳朵中更是如同有人在敲锣般“嗡嗡!!”作响,他使劲地甩甩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刚才的那一下已经让他的眼睛肿胀起来,只剩下了一条缝隙。马小六使劲地用手揉了几下,火辣辣地痛疼已经充斥他的大脑。

    他面向得意扬扬地冯四宝,微微俯下身子。用剩余的一只眼睛死死地盯住冯四宝,此刻他想起了船上蓝贵田的教诲。

    集中注意力,将精力完全用在冯四宝的身上。将外界叫好起哄之声完全派出大脑,全神贯注盯住冯四宝的每一个动作。

    冯四宝一击的手,不由得站在原地一阵地狂笑:“小六子!你要是立刻认输,冯哥肯定会下手轻点。要是执迷不悟,小心冯哥拆了你的骨头!”

    周围起哄之声也鼓噪起来,老麻子更是对教官说道:“教官!你的十两银子小的就笑纳了,等下请您喝酒!”

    老兵则是撇撇嘴,道:“这才哪到哪?等下分出胜负之时不要心疼银子!”

    场中的冯四宝见到受创的马小六没有投降地意思,大踏步地走了过去,抬起拳头打了过去。

    马小六时刻注意冯四宝的动作,见到冯四宝故技重施,又是一拳打向自己的面门。

    他微微侧身躲开冯四宝的拳头,挥动自己的拳头打向冯四宝的肋下。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冯四宝的肋下,打得冯四宝连连地吸气。二人分开之时,冯四宝才正视眼前,自己看不起的小个子。

    刚才的那一拳几乎将他打得喘不上来气,他一边揉着肋下,一边提高注意力。

    见到冯四宝没有进攻,马小六上前一步逼了上去。对面的冯四宝立刻又是一拳打来,马小六双手抓住冯四宝的拳头,用力一拧将冯四宝的手掰到背后。

    就在他已经胜券在握之时,冯四宝竟然不顾被拧住的手臂,猛地转身用剩下的那只手勒住马小六的脖子。

    二人一同发力,惨叫声在场中响起。冯四宝的一直胳膊被马小六掰得脱臼,马小六被冯四宝勒住脖子脸色涨红。

    马小六用尽全力终于摆脱了冯四宝的纠缠,站在一旁大口地喘气。此刻胜负已分,失去一条手臂的冯四宝根本不是马小六的对手。

    当二人要再一次交手时,教官出言制止了二人的争斗:“停!胜负已分,马小六获胜!”

    听到教官的声音,马小六激动地跳了起来。冯四宝更是不甘心地怒吼道:“我没输,就算只有一只胳膊,老子也能捏碎那小子的骨头!”

    教官老兵来到冯四宝的面前,大声地吼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吗?第一,你轻敌。一拳得手为什么不连续进攻,那时马小六头晕目眩正是进攻的最好机会。你错过了打倒敌人的最佳机会,给了对手喘息之机!

    第二,你胆怯了。被对手一击打在肋部,就不敢进攻。对手逼上来时才想起反击,先机已失又怎能不败!

    不过你小子也是一个狠人,断臂求生也算是果决。不错!”

    虽然被教官的唾沫喷了一脸,冯四宝却仔细地听着教官的讲解。双腿不自主地立正站好,连连点头称是。

    教官抓住冯四宝脱臼的手臂,说道:“放松!”,在冯四宝不注意之际,用力一推。

    “咔嚓!”一声轻响,冯四宝的手臂被推上,疼得冯四宝“哎呦!”了一声。

    教官老兵又来到马小六的身前,说道:“战斗开始时注意力不集中,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如果不是敌人轻敌大意,你已经被打得站不起来。逆境中还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找出对手的弱点,不错!”

    说完教官来到场地中央,大声地说道:“马小六、冯四宝对袍泽动手,每人禁闭三天。老麻子聚众赌博,禁闭三天。其余参赌之人一律围绕校场跑十圈,立即执行!”

    他的决定让场中的新兵传来一片哭嚎声,新兵们就知道赌博被黑面神发现准没好事,他们不敢违背教官的命令,开始了漫长地跑圈。

    马小六三人则是向着禁闭地点走去,三人的脸上全是畏惧之色。他们不怕挨军棍,都是年轻人挨打几天后又能活蹦乱跳。

    禁闭可是对他们的最高惩罚,黑洞洞的小屋里面就一个马桶和半截蜡烛。

    除了吃饭时间根本就不会有人搭理他们,唯一的半根蜡烛还是给他们方便时照明之用。要是用完了,就算是拉在裤子里也没人管他们。

    三天的禁闭过后,三人都是被人搀出小黑屋。几人蓬头垢面,脸色惨白。

    就算是挨刀子也不愿再回到那个小黑屋里面,冯四宝看向另外两人说道:“对不住了兄弟!都是我这张破嘴,不然咱们也不会遭这份罪!”

    “四哥说的哪里话来,都是小弟脾气不好,还请四哥不要见怪!”马小六也说道。

    “行了啊!你们俩打架,我不过是让大家高兴下,也跟着被关了三天,我才冤枉呢!”老麻子跟着说道。

    “得了!就你那好赌成性的为人,早晚也得被关进来,跟我们兄弟没有关系!”冯四宝笑道。

    几人刚刚走出院子,只见吴双带领全体新兵在门口迎接。他们见到三人,齐齐敬了个军礼。

    三人赶忙还礼,新兵们围了上来,将三人接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