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谁啊?

第四百二十五章 谁啊?

    石柱来的人都被打散安排在了济州岛,对于打散安置石柱人也没有多少意见。

    毕竟哪里都不会有这么大一片土地安置他们,分散安排更是让原本的乡土宗族势力淡化。

    村民们选举出来的村长开始行驶他们的权力,各村的村长都十分卖力气。毕竟任期只有一年,干的不好第二年就会被选下去。

    各村里面都有一个读书人在教孩子们读书认字,学堂里更是多出了一名年轻的先生。

    这些年轻的先生给村里的孩子们讲的都是村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的西学,西学里面的数学更是大受村民的欢迎。

    不少人家已经让孩子帮忙记账,只是让女孩也同男孩子在同一间学堂进学不少人表示了反对。

    但进学堂不仅免费,还会提供一份午餐。不进学堂就会多交一倍的税的政策下,所有人都表示了顺从。

    济州岛原本的数万匹济州马更是被运送到各地,成为开荒主要的劳力。没有这么多的济州马,长兴军也不会短时间没开出田地安置流民。

    长兴沟的军器作坊搬迁也十分的顺利,仅仅一个冬天就已经在济州岛上建立起更大的军器生产线。

    统一的尺寸让流水线生产变成了可能,长兴军的军器生产更加精良,为长兴军的进一步扩军提供了保障。

    新近迁移的流民今年都收获了第一季的土豆,土豆巨大的产量让流民们惊喜万分。

    亩产二十石的产量让流民们看到了丰衣足食的希望,他们在冬训中一个个卖力地训练。

    加入长兴军能让家人生活的更好,这是每个长生岛治下百姓所知道的实情。

    每家的五十亩永业田不是作假的,还有驽马和耕牛。更有倭女和倭人奴隶侍候,这样的生活让每个百姓都无比向往。

    ……

    再次大婚后的张斗大部分时间依旧住在孙玉秀那里,只是偶尔才回到朱徽娟那里过夜。

    他和孙玉秀的感情没有因为公主的下嫁变得不好,反而更加如胶似漆起来。

    走在前面用灯笼给朱徽娟照亮的百灵把小嘴撅起老高,边走边说道:“爵爷也太偏心了,大婚后都快一个月了,到公主这里也不过三四次而已。

    公主哪里比不上那个孙玉秀,要我说公主你应该好好打扮下。让爵爷多留在你那里过夜几次,争取也给爵爷生下个大胖小子,到时候……”

    百灵没说完头上就挨了一下,朱徽娟白了自己的小侍女一眼说道:“未出阁的姑娘家说的哪里的胡话?爵爷与姐姐的感情让徽娟羡慕,徽娟相信爵爷会明白徽娟的心意!”

    “我地公主殿下!你得自己主动啊!再不主动,咱们就要被爵爷忘记了。”百灵说道。

    朱徽娟玉脸一红,说道:“知道了!这不熬了参汤给爵爷送去书房嘛!”

    “拉倒吧!要不是百灵拉着,你会亲自送来?我的公主啊!你要抓紧啊!”百灵说道。

    “知道了?啰说!”朱徽娟跟在百灵身后,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张斗书房门前。

    门前的士兵见到是她们二人,立刻立正敬礼。右拳砸在左胸上的声音在夜里传的格外清晰,朱徽娟向卫兵点点头。

    百灵敲响了张斗书房的门,从里面传出张斗的声音:“谁啊?”

    “公主殿下来探望爵爷!”百灵答道。

    朱徽娟与百灵在门外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下文,百灵再次敲响了书房门。

    里面再次传出张斗的声音:“谁啊?”

    百灵气哼哼地说道:“公主殿下给爵爷送来她亲手熬制的参汤!”

    话音过了好久,书房内再次恢复到了平静。百灵的小脸上出现了怒容,她刚要抬脚踹开房门,就被朱徽娟给拦了下来。

    朱徽娟走到门前,轻抬玉手敲响房门。里面依旧传来同刚才同样的声音:“谁啊?”

    朱徽娟咬咬牙说道:“贱妾朱徽娟给夫君送来参汤,还请夫君开门!”

    这次的书房内传来脚步声,房门被打开。一身便服的张斗出现在门口,他身后接过朱徽娟手中的参汤说道:“夜深了,外边凉。快进来暖暖身子吧!”

    张斗说完让过朱徽娟进到书房,在百灵要跟上来的时候,房门“砰!”地一声关上,差点撞到百灵的头上。

    百灵有心想要抬脚踹门,又怕公主怪罪。只好气哼哼的转身,刚转身正好瞧见手拿书信的成风。

    见到成风笑得跟只狐狸似的样子,百灵一脚踢在成风的小腿上。疼得成风原地单脚直跳,嘴里骂道:“臭丫头!我招你了?”

    “本姑娘不高兴,有本事你也踢我啊?”百灵骄傲的如同孔雀般昂起小脑袋。

    “你!”成风被百灵气到不行,最后一挥手说道:“好男不跟女斗!”说完就往书房走去。

    “哎!哎!你等等,我家公主正在里面,你等会再进入!”百灵急了,她不能让成风破坏朱徽娟和张斗的独处。

    见到成风没有搭理自己,依旧向书房走去。百灵拉住了成风,眨动毛茸茸的大眼睛说道:“成风哥哥!腿还疼吗?用不用百灵给你揉揉?”

    成风被百变的百灵给弄懵圈了,竟然让百灵缠在了院中。

    书房内的张斗接过朱徽娟递过来的参汤一饮而尽,说道:“真是好味道!徽娟的手艺真好,张斗何德何能能得到公主的垂青!”

    “爵爷说的哪里话来,徽娟能嫁给爵爷才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朱徽娟说话间,看见了书房桌案上的文件,上面清楚的写着“三月夺取复州”

    看到书案上的文件朱徽娟不由得问道:“夫君!三月要攻打建奴了吗?建奴凶残,夫君要多加小心啊!”

    “夫人不必担心,区区建奴还不被为夫放在眼中。”

    这时门外传来成风与百灵的对话声,朱徽娟收拾张斗喝完的汤碗说道:“夫君公事繁忙,徽娟先回去了!还望夫君保重身体,不要累坏了!”

    在朱徽娟即将离去时,张斗开口道:“徽娟!为夫一会去你那过夜。”

    短短的几个字让朱徽娟的身子一顿,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