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戏水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戏水

    刘锡田的话让所有人的眼睛一亮,就连张斗也是连连颔首。八路军当年的战术在这个年代就被研究出来,可见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觑。

    ……

    吴双背着行囊推开自家院门的一刻,就看到秀姑背着孩子在用力地扫院子。

    见到门口的吴双,秀姑丢下手中的扫帚跑了上来。两只大眼睛里全是高兴地神采,激动地说道:“你回来了?丫丫和我都想你!”

    说完就伸手去接吴双背后的背囊,她拒绝了倭人的帮忙,自己吃力地往屋内拖去。

    屋内正在玩耍的丫丫听到秀姑的声音,从屋内飞奔出来。直接跳到吴双的身上,带着哭腔说道:“哥哥别走了行吗?丫丫想你了!”

    一句丫丫想你击中了吴双心中的脆弱,吴双多么想说:自己以后不走了,就陪在你们身边。

    他将丫丫搂在怀里,轻生地说道:“丫丫!哥哥这次回来能待一个月,到时哥哥带你出去玩可好?”

    听到哥哥的话,丫丫脸上出现了笑容。高兴地说道:“太好了!哥哥可以带丫丫出去玩喽!”

    进到屋内秀姑说道:“丫丫!快从哥哥身上下来,让哥哥去洗个澡去去身上的尘土!”

    “嗯!”丫丫答应了一声乖巧地离去。

    吴双来到自己的房间,脱下身上的戎装,跳进大木桶中。桶中的热水有些汤,吴双吸了一口气,做了进入。

    微烫的热水让吴双舒服的几乎要呻吟出声,就在他泡了一会之时,秀姑走了进来。

    她在吴双诧异的目光中拿起丝瓜瓤开始帮吴双洗浴,一时间气氛突然尴尬起来。

    ……

    晚饭时分,吴双一身的神清气爽坐在主位上狼吞虎咽。军营的伙食再好也没有家的味道,秀姑的手艺不错,每样小菜都是色香味俱全。

    秀姑的脸上也是容光焕发,皮肤上都充满了活力。丫丫吃了几口饭看看秀姑说道:“秀姑姐姐!今天你好漂亮啊!”

    “啊!是吗?可~能,可能是你哥哥回来高兴的吧!”秀姑的脸瞬间就红了,磕磕巴巴地说道。

    小丫丫一边吃饭一边小声地说道:“哥哥好偏心,下午跟秀姑姐姐戏水都不带我!”

    听到丫丫的话,吴双差点被一口饭噎住。拿起手边的酒杯猛灌了一大口,才把口中的饭食咽了下去。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丫丫你一定是听错了!”吴双尴尬地说道,他没有想到下午房中发生的事会被小丫丫听到。

    秀姑更是低头扒饭,脸几乎要低到桌子底下,根本不敢抬头。

    “谁说丫丫小了,我都听清楚了,你们在房内戏水肯定是哥哥赢了,还在惩罚秀姑姐姐。秀姑姐姐叫声可惨了,我都听见了!”小丫丫一脸认真地说道。

    秀姑再也坐不下去了,丢下饭碗转身一溜烟地跑回卧房。吴双看看离去的秀姑,再看看一脸严肃地丫丫,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丫丫则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哥哥别着急!等丫丫张大了做你的妻子好吗?”

    ……

    天启三年二月十五,济州岛码头集合了三千长兴军。他们都是今年冬训合格的新兵,每个人都抬眼向码头上高大的虎鲸战舰观望。

    看着侧舷那密密麻麻地炮窗,每个人心中都涌起一股自豪感。这就是长兴军,战无不胜地长兴军。

    吴双的胸甲上印着一条红杠,上面有一颗金色地五角星。这醒目的标志看得周围的同伴一脸地羡慕,这是百人队长的标志。

    比他们那三颗绿色的一等兵标志要耀眼的太多,看得不少人一脸地妒忌。

    其实按照张斗的交待,吴双完成新兵训练就要调到自己的身长,让他同成风一样成为长兴军的参谋人员,是张斗内定的参谋长。

    但是吴双拒绝了张斗的提议,他要从底层做起。吴双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坐上长兴军的高层。

    登船的命令下达后,吴双率领自己的百人队登上虎鲸战舰。他们被分配到舱室后,都躺在吊床上开始休息。

    乘坐海船大家都不陌生,海上的颠簸会让大家欲仙欲死。他们要趁着现在海船还没有离港先休息一下,不然风浪一起就休息不了了。

    马小六睡不着开口问道:“秀才公!咱们要去打哪里?你读的书多,给大伙讲讲呗!”

    其他人也来了精神,纷纷跟着起哄。吴双拗不过大家说道:“此次来接咱们的海船都是虎鲸战舰,没有飞鱼快船跟随,也没有海苍之类的福船跟随,说明咱们去的地方并不远。

    距离咱们最近的敌人只有建奴,距离长生岛最近的地方就是复州。而且复州是辽东半岛的门户,只要打下这里就能掌控辽东半岛,所以我猜测咱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复州!”

    听到要与建奴开战,舱室内瞬间静了下来。这可不是打什么流民,也不是打什么彝兵,建奴的凶名所有人都有耳闻,一时间大家都担心起来。

    吴双见到有些冷场,笑着开口说道:“其实建奴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无非就是仗着骑射和悍不畏死而已!

    骑射对阵明军还有些威力,但要对阵咱们长兴军就不够看了。咱们胸甲和头盔能保住咱们的性命,火铳更是能打穿女真人的铠甲,咱们还有什么害怕的呢?

    就算是被女真人冲到身边又如何?咱们多日的训练是白练的吗?真刀真枪对砍谁怕谁啊!都是血肉之躯,砍一刀也会受伤,怕他个鸟!”

    “对!秀才说的对!怕他个鸟,石柱人还没怕过谁!”马小六说道。

    另一个人也说道:“俺们山东的爷们也不是孬种,秀才你就瞧好吧!对阵建奴,俺们山东好汉绝对是这个!”

    “对!打他娘的!”

    ……

    一时间船舱里群情激愤,大有立刻遇上建奴血拼一场地冲动。

    吴双很满意自己战前的动员,只要没有了畏惧之心,所谓的建奴也不过如此。

    当年大帅在那种情况下都能阵斩建奴,自己更有信心取得胜利。功名利禄马上取,复州的建奴就是自己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