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二十九章 长兴军!前进!

第四百二十九章 长兴军!前进!

    在他的催促声中,士兵们快速地登上小船,向着对岸冲了过去。原本预想中的炮火拦截并没有出现,吴双率领队伍顺利地登上海岸。

    上岸后的吴双快速地让队伍组成防御阵型,根本就没有等其他人,直接向着女真人的营寨推进。

    吴双一直想将首先反攻辽东的荣誉拿到手,所以一上岸立刻向女真人的营寨推进。

    虽然今天的女真人有些反常,不但没有拦截长兴军渡海,就连营寨中也没有动静,但是吴双还是坚定地向着营寨冲了过去。

    吴双到达营寨后,才发现营寨中空无一人。女真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撤走,他们白白紧张了一场。

    就在所有人放松精神的时候,突然在一旁的树林中冲出百十骑的女真甲兵,他们挥舞着刀剑冲向吴双的百人队。

    女真人的出现让吴双的队伍一阵地紧张,他们几乎忘记平时教官所教的技能,更有人转身就跑。

    想要逃跑之人还没有跑出三步,就被一箭射中大腿。吴双一脸冷酷地说道:“拿下!战后交给大帅亲兵处理。”

    “不要啊秀才!我知道错了,放过我吧!”那名士兵不停地求饶,吴双不为所动。

    战场上临阵脱逃没有当场射杀已经是他心慈手软,怎么会放过这个见到女真人就逃走的滚蛋。

    “枪盾兵防御,火铳手三段击准备战斗!”吴双的喊声让慌乱的新兵动了起来,严苛的训练让士兵们形成了条件反射。

    这些标准的战术动作根本就不经过大脑,士兵们本能地站成了战斗队形。

    女真甲兵一过六十步,吴双立刻打开开火的命令。一声声火铳响起,一时间队伍中硝烟弥漫,铳声响彻整个战场。

    马小六站在第二排,他半蹲在地上。听着身后的铳响,有种下体湿润的感觉。

    当初在船上的记忆一下子又袭上心头,看着面孔狰狞的女真人,他的心却跳个不停。马小六感觉自己的心脏要从口中跳出来,他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来吧!建奴!老子不怕你!”怒吼从他的喉咙里吼出,仿佛要把心中的恐惧都喊出去。

    “老子不怕你!”

    “该死的建奴,爷爷等着你们来送死!”

    ……

    一时间吴双的队伍中喊出了各种各样的口号。

    这时新兵们与老兵的差距就看出来了,训练时三息就能打出一轮的铅弹,十多息过去也没有发出第二轮。

    女真人很快就冲了上来,他们在马上射出重箭覆盖向了长兴军。一时间吴双的队伍中惨叫连连,很多人被弓箭射伤,躺在地下惨嚎。

    剩余的士兵更加紧张了,在女真人到了三十步才打出第二轮铳弹。一阵硝烟过后,原本百十人的女真甲兵有三分之一落马,剩余的人继续冲了上来。

    “手榴弹!投!”吴双没有理会受伤的士兵,大声命令还能动弹的人投掷手榴弹。

    此刻的他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为了所谓的第一个反攻辽东的名头就让一群新兵冒险。

    为了能够第一个登上辽东的土地,他在大帅面前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不能顶住女真人的进攻,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袍泽倒下了二十几人,他的心中满是悔恨,看向女真人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仇恨。

    好在新兵们虽然紧张,但他们大多见过血,知道战争的残酷。马小六他们参加过对阵水匪自不必说,就连山东的流民也对死亡好不陌生。

    流民中哪天没有死人,尤其是参加过攻城、填河之类的行动之人,更是明白打仗的凶险。

    他们欠缺的无非就是对阵的经验,经过了刚才的对阵,让这些新兵渐渐地从慌乱中恢复过来。

    听到吴双的命令,立刻将手榴弹投掷了出去。新兵们投掷的手榴弹根本不会向老兵那样注意层次,一股脑地丢了出去。

    爆炸声和硝烟过后,还是有五十骑的女真甲兵冲了上来。这些抱着必死的甲兵看见长兴军新兵那一张张惊慌的脸,咧开大嘴在马上一阵地怪叫。

    这些甲兵没有得意多久,三支利箭依次射了过来。冲在最前方的三名甲兵应声倒地,甲兵们的士气为之一滞,同时新兵们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

    吴双的连珠箭法来的太及时了,给即将与女真甲兵近战的长兴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准备迎敌!”吴双的声音从队伍后方响起,同时又是三支利箭射出,对方的三名甲兵再次被射落马下。

    女真甲兵也冲到了长兴军的近前,冲在最前方的甲兵与前排的枪盾兵撞在一起。

    顿时间长兴军的最前排就是一片人仰马翻,尽管盾牌上架的长枪将女真人的战马刺倒。

    但他们也成功地撞飞了前排的几名枪盾兵,女真甲兵顺着撞出来的缺口杀进长兴军的阵列。

    吴双看到自己的阵列被对方破开不由得大急,他大声地向不知所措的火铳手喊道:“你们手中的是烧火棍吗?还不射击更待何时?”

    “秀才!教官说火铳必须排队射击才有威力,现在根本就不成阵列怎么射击?”一个士兵慌乱地说道。

    吴双顿时大怒,他射出手中的弓箭怒吼道:“都特木的什么时候了,还要计较什么排队。再不开铳,老子将你们军法从事!”

    火铳兵第一次见到吴双发这么大的火,不敢违抗命令的他们对着马上的女真甲兵开始了零碎的射击。

    如此近的距离,骑在马上的女真甲兵成了最好的靶子,一阵铳响过后还有三十几个甲兵还留在马上。

    女真甲兵意识到了火铳的威胁,他们在牛录章京的指挥下跳下战马步战。

    跳到地上的女真人的战斗力没有丝毫地减弱,他们舞动大刀虎虎生风,杀得长兴军对阵的枪盾兵姐姐败退。

    马小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站位,他已经背起了盾牌,双手持枪与一名甲兵对战。

    眼前这名甲兵十分凶狠,已经砍伤了三名同伴。马小六的双眼死死地盯住敌人,握枪的手心不由自主地渗出汗水。

    突然对面的女真甲兵动了,他舞动大刀冲向了马小六。马小六立刻按照平时训练中的动作,后手贴近腰腹,前手对准敌人,利用腰腹的力量刺出手中的长枪。

    可是他必杀的一击却落空了,女真甲兵突然一闪身躲过他必杀的一枪,还用腋下夹住了马小六的枪杆。同时女真甲兵还欺身而上,手中的大刀当头劈下。

    马小六想要抽枪格挡,怎奈长枪被敌人夹住。眼看着敌人的钢刀到了头顶,马小六快速地转身低头,将后背让给了女真甲兵。

    女真人的大刀正好劈中马小六背后的盾牌,巨大的力道将马小六劈得向前冲了一步,一个狗啃泥摔在地下。要不是有头盔的保护,刚刚成亲的马小六就要破相。

    摔在地下的马小六刚要翻身爬起来,女真甲兵就到了近前。大刀带着风声看向马小六,就在马小六以为自己必死之时,一支利箭射中女真人的咽喉。

    女真甲兵的大刀停在空中,不甘地看向十几步外的吴双。身子一晃摔倒在地,手中的大刀也“当啷!”一声落在地下。

    惊呆中的马小六耳边传来吴双的声音,“对敌刺杀要观察敌人的躲闪,定要注意敌人闪躲的方向。我不可能每次都能救下你,自己多加小心!”

    近战中的吴双宛如李广附体,每到新兵遇险的时候他的弓箭也会间不容发的射到。

    他的支援让新兵们的信心大增,逐渐在交战中占据了主动。火铳手也看准机会射击,将女真甲兵打倒在地。

    “长兴军!前进!”吴双地声音在队伍中响起,整个队伍都跟着他喊了起来。

    “长兴军前进!”

    “前进!”

    “杀光建奴!”

    ……

    在一连串的口号声中,吴双的新兵气势如虹,将残余的女真甲兵打得节节败退。

    没用多久就被斩杀一空,看着满地女真甲兵的尸骸,还站着的五十多新兵齐声欢呼,“我们赢了!”

    吴双可没有新兵们那种胜利的喜悦,虽然他们顶住了女真甲兵的进攻,完成了任务。

    但是付出的伤亡也太大了,四十多人的伤亡让吴双的心头在滴血。

    一名中箭倒地的新兵胸口剧烈的起伏,他的嘴巴微张,似乎有什么话语没有说出口。吴双来到士兵的身前,把头贴在士兵的唇边想要听清楚士兵最后的遗言。

    当他把耳朵凑近士兵的嘴边时,听到的却是:“长兴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