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增援

第四百三十三章 增援

    不对!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吴双射出第三支箭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对面烟尘中竟然传来女人的惨叫声。

    “结阵!”吴双大声命令道,很快长兴军就在缺口出结出防守阵型。

    这时其的百人队也冲了进来,他们进入安台堡立刻向两边突进,进一步扩大长兴军占领的地区。

    两侧立刻响起喊杀声,铳响连连双方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让吴双奇怪的是,眼前虽然有人影晃动,却没有人冲上来与他们交战。

    一阵微风吹过,吴双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景。只见男女老幼数百人龟缩成一团不敢动弹,在他们面前有三人中箭倒地。

    看到这里吴双才搞清楚状况,这些人可能是汉军旗的家属,被押到城下督战城头上的士兵。

    刚才这段城墙的坍塌,埋葬了城头上的汉军旗。他们的家眷被吓得不敢在烟尘中乱窜,几个胆大之人还没跑远就被吴双射死。

    突然这些人的身后传来惨叫之声,百人的女真甲兵驱赶着汉军旗的家眷向着吴双的队伍冲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汉人和他们身后的女真甲兵,吴双地内心在承受煎熬。

    “秀才!不到三十步了,杀不杀啊!”在队伍最前方的马小六眼睛通红,扭头喊道。

    再不出手就要与百姓女真甲兵撞到一起了,吴双一咬牙喊道:“手榴弹!”

    一连串地手榴弹扔了过去,几声爆炸过后,一半的人倒在血泊之中。

    百姓们被炸得晕头转向,躺在地下起不来。那些还能动弹的也向着左右两侧跑去,他们后面的女真甲兵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开火!”火铳声声中,一颗颗带着仇恨的铅弹打向女真甲兵。如此近的距离,铅弹的动能将女真甲兵身上的三层铠甲打穿,把内脏搅的稀巴烂。

    经过上次的战斗,新兵们明显有了很大的提高。装填弹丸的速度明显加快,虽然赶不上平时训练的速度。比第一次遇敌时双手颤抖,火药怎么也倒不进去铳口的情况要好多了。

    女真人付出二十几条生命才成功接近了长兴军,不少人高高地跃起想要跳过盾墙,还有人将手中的兵器扔出去。

    一时间长兴军被女真人的拼命给弄得手忙脚乱,但他们很快就调整过来。在顶住女真人的一波进攻后,逐渐掌握了主动。

    这时又有长兴军杀了进来,几只长兴军百人队配合,很快就杀光了继续抵抗的敌人。

    阿鲁补骑在马上,身后只剩下了三百马甲。一个哥什哈在他马前跪倒说道:“大人!贝尔图几人都带人跑了,属下无能没有拦住他们!”

    “你为什么不跑?”阿鲁补阴沉着脸说道。

    “大人!奴才的命都是您的,又怎么会临阵脱逃!”哥什哈跪地说道。

    “很好!随我杀敌!杀光泥堪!”阿鲁补点头说道。

    此刻长兴军已经占据了大半的安台堡,阿鲁补决定用一次决死冲锋来给长兴军一点教训。

    他催动胯下战马,带着三百马甲冲向了长兴军。他的决死冲击只是给长兴军造成了一些麻烦,在密集的火铳打击和手榴弹轮番攻击下,只给长兴军造成了二十几人的伤亡就被碾碎。

    贝尔图率领自己牛录的马甲打开另一侧的城门,裹挟了数百汉人百姓想要冲出安台堡。

    当他们冲出城门时,就被眼前的的阡壕挡住了去路。看着眼前阡壕中人影闪动,贝尔图下令道:“让泥堪走在前面!”

    数百的百姓被贝尔图的三百马甲驱赶着冲向阡壕,有的慢的和想要逃走的人被无情地砍倒。

    马宝一直在城外防止女真人逃走,安台堡的两个城门被他和胡铁牛带人堵死。

    见到从城内冲出来的女真人,马宝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女真人的记性还真的是不好,这次又拿自己的汉人做挡箭牌,看来上次长生岛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刻啊!

    “开火!此战不留活口,长兴军不接受安台堡鞑子的投降!”马宝的命令下达后,阡壕内的长兴军开始了一轮又一轮地射击。

    贝尔图见到长兴军不顾汉人的死活开火射击,知道自己冲不出三条阡壕的防守,立刻退回到了安台堡。

    此刻城内的长兴军也杀了上来,将他们堵在了城门前狭小的地域内。

    贝尔图见到前后都是长兴军,无奈下只好下马投降。他们跳下战马,高举双手向长兴军投降。

    迎接他们的却是密集的铅弹,被打成筛子的贝尔图倒在地下也不明白,为何一向和善的汉人也会杀俘?

    他们不是应该很高兴抓到俘虏,送到朝廷立功受赏吗?为什到了自己这里会是这样的结局?早知如此还不如英勇地战死了!

    安台堡耽误了长兴军两天就被打下,长兴军将安台堡内的汉人运到长生岛,女真人全部抓起来用绳子拴成一串押往毕家堡。

    马宝战后向张斗请罪,张斗不但没有责罚马宝,还夸奖马宝做得对。

    以德报怨那是士大夫的做法,军人就是要以直报怨。别人如何对待自己,自己就要加倍地打回来。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律照此办理,不用再请示。

    莽古尔泰得知安台堡被长兴军打下的消息大吃一惊,三千多人的守卫的屯堡竟然两天就被拿下。

    而且长兴军还没有使用火炮,难道张斗会法术能摧毁城墙不成?还没等他调动兵马,又一个消息传来~长兴军兵围毕家堡。

    ……

    金州城的战斗已经进行了两天,刚刚被东江镇士兵修复的城墙已经多处倒塌。

    面对着疯狂进攻的汉军旗,张盘指挥着东江镇士兵一次又一次地打退敌人的进攻。

    硝烟已经让这个汉子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两只眼睛里更是布满了血丝,但他依旧守在城头指挥士兵战斗。

    毛承禄气急败坏地走到张盘身后怒吼道:“张盘!你为何还不派遣铳炮营上城?再等下去人都要死光了!”

    战死的人将来都是他毛承禄的人马,是他精心从东江镇十万人中挑选出来的精兵,是他在金州立足的根本,如今在城头一个个的死去,毛承禄再也坐不住了。

    “再等等!不急!”张盘淡定地说道。

    “还等?你说的长兴军进攻复州呢?怎么还没开始?该不会是张斗胆小,不敢进攻复州吧!”毛承禄焦急地说道。

    “长兴军必会进攻复州!毛将军还是去休息下吧!建奴马上就会进攻了!”张盘依旧是刚才的语气,听得毛承禄一阵的火大。

    果不其然,仅仅一柱香的时间,汉军旗再次攻了上来。张盘立刻丢开毛承禄下去指挥守城,气得毛承禄在后面骂了好久才离去。

    城外的琐诺木看着莽古尔泰的手令一阵地叹气,再给自己两天定能拿下金州。为何莽古尔泰要调自己回兵增援毕家堡呢?

    大军赶路加上攻城已经疲乏,这时要是回军对士气的打击无比巨大。但将令自己又不得不尊,为难的琐诺木不自觉地用抚摸腰间的宝刀。这是汗王努尔哈赤赐给他的宝刀,一直被他带在身边。

    最后下定决心,向帐外喊道:“来人!……”

    这一次汉军旗的进攻格外猛烈,多处城墙都已易手。就连毛承禄也率领自己的亲兵家丁登城,即使如此也堪堪抵挡住汉军旗的进攻。

    毛承禄来到张盘身边大吼道:“还要等下去吗?再等下去就给老子收尸吧!”

    哪知张盘却是哈哈大笑,“不必等了,建奴要退了!当他们退下之时就是咱们反击的开始!”

    “什么?……”毛承禄还以为张盘得了失心疯,汉军旗这么猛烈的攻击怎么会退却,应该一鼓作气拿下金州才是。

    但事实如同张盘所料想的一样,汉军旗猛攻了一阵就退了下去。

    汉军旗退下的同时,张盘立刻让城中休息的精力充沛的铳炮营准备出击。

    正当琐诺木准备撤退之际,金州城门打开了。数千士兵一队队开出城门,向着女真人的大营反攻过来。

    琐诺木正在为撤退的事心烦意乱,见到金州的守军竟然敢弃城野战。不由得大怒,立刻让剩余的汉军旗迎上,自己率领三千马甲压阵。

    疲惫的汉军旗迎上三千火铳手的结局已经注定,他们还没有冲到阵前就被打死一片。

    后方观战的琐诺木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他没有想到城内还隐藏着如此强的力量。

    看这些精锐的火铳兵不比长生岛的差多少,犹豫了一下他命令一个甲喇的马甲冲一次敌阵。

    马甲得令杀向金州的铳炮营,迎接他们的先是一阵炮弹,接着是连绵不绝的铅弹,最后是在铳炮营两侧的刀斧手的决死反击。

    一连串的打击下,正蓝旗的马甲伤亡惨重。琐诺木知道自己已经失败,立刻鸣金收兵仓惶逃走。

    张盘只是带人追出一阵就停下脚步,火铳兵只有结阵才能发挥威力。如此散乱的追击,万一被女真人抓住机会打反击,就得不偿失了。

    琐诺木见到没有机会,带着残兵败将向毕家堡而去。金州一仗东江镇大获全胜,斩首真奴首级过千,俘虏击毙汉军旗近万,是东江镇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

    ……

    毕家堡外的长兴军再次用出了阡壕战术,仅用了一天时间就用阡壕将毕家堡围死。毕家堡的守将夜里派出了上百人的死士突围求援,当求援信摆在莽古尔泰的案头时,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到了此刻他终于知道安台堡为何会如此快地失守,肯定是长兴军挖塌了城墙。毕家堡是复州的门户,如果不尽快地派兵支援毕家堡,等到长兴军攻破毕家堡兵锋到时就会直指复州。

    莽古尔泰连夜调兵,从其他庄堡抽调兵力向毕家堡增援。漆黑的夜色中,一个个传令兵从复州发出。

    各地庄堡街道莽古尔泰的手令立刻出兵,向毕家堡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