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似曾相识

第四百六十五章 似曾相识

    “老赵头!我家就是这么过日子,有本事你咬我?当初你当选村长那一票还是我投的呢?”老孙头毫不相让与赵老翁吵了起来。

    “想能耐了啊!老孙头,怎么?还想打架不成?”赵老翁放下锄头,撸胳膊挽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老孙头也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周围有不少百姓,却没有人上来劝架。一个个笑嘻嘻地端着碗,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朱徽娟也被俩老头给弄懵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要打起来了。

    这时那年轻人从一旁的院子里走了出来,大步流星来到赵老翁面前说道:“祖父大人!饭菜已经做好,奶奶请您去用饭!”

    “放你一马!”赵老翁拿起锄头就向自家院子走去。

    “算你今天运气好!”老孙头也拿起碗筷继续吃饭。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齐声“切!”一声,各自吃饭去了。看来俩老头吵架已经是常态,邻居们都习以为常。

    朱徽娟被请到了正席,她连连推迟。却拗不过赵老翁自家的坚持,刚刚坐下老太太就问道:“姑娘哪里人啊?家中几口人?可曾婚配?”

    还没等朱徽娟回答就继续说道:“我孙子赵强今年二十岁,长兴军一等兵。复州一战中伤残退了下来,永业田加上军功田就有六十亩,听说还会有一枚功勋章。日后可以和秀才同级,官老爷面前也会有座位……”

    朱徽娟一脸的尴尬,就在她为难之际。房门以来,从外面走进一个中年人。

    这人进到屋内献给父亲磕头:“父亲大人安好,儿子离家多日,还请父亲大人赎罪!”

    老翁赶紧拉起儿子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赶紧上桌吃饭,今日有贵客登门!”

    赵强也上来给父亲见礼,但中年人的目光落到朱徽娟身上就再也动不了。

    他揉揉眼睛看清楚后,连忙跪倒磕头。口中道:“船厂管事赵建兴见过侯爷夫人,公主殿下!”

    中年人话一出口,屋内的人都愣在当场。赵老翁更是呆若木鸡,眼前这位姑娘竟然是大帅的夫人,是大明的公主殿下!

    自己还想着给孙子保媒来得,太荒唐了有没有,这事要是传出去,会不会对儿子有影响。想到这里,他也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口中更是说不出话来。

    朱徽娟被人认出来,反倒是没有方才那么尴尬。他伸手虚浮道:“徽娟虽然到长生岛日子不长,但是规矩也多少懂一些,大家还是不要跪了。赵管事请起,你们都起来吧!”

    赵管事闻言起身,然后拉起父亲和家人。唯有自己的儿子一直站得笔直,看在赵管事的眼中一阵的欣喜。

    重新落座后,赵家人明显拘谨了许多。朱徽娟也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趣,转身带着百灵离去。

    虽然刚才赵管事把侯爷夫人放在公主的前面,但朱徽娟并没有生气。这说明长生岛被自己丈夫治理的很好,百姓认可自己的丈夫。

    ……

    成风推门走进张斗的书房,来到张斗面前说道:“义父!公主殿下今日去了村里赵管事的家,还在那里用了饭。下午……”

    张斗一摆手说道:“不用说了,她想去哪就去哪!多派人手,不可被建奴细作钻了空子。”

    “是!”成风敬礼就要出去。

    “慢!”张斗叫住了成风,满脸笑意地说道:“成风!今年多大了?”

    “十六!义父!”成风搞不明白张斗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问题,老实的答道。

    “嗯!”张斗点点头说道。接着张斗东拉西扯,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

    例如:晚上睡得好不好?吃的怎么样?弟弟妹妹的学业怎么样了?喜欢现在的工作吗?喜不喜……

    一连串的问题下来,成风被问得晕头转向。不知道义父要干什么,只要老实的回答。

    突然张斗问了一句:“喜欢百灵吗?”

    成风脱口而出:“喜欢!”说完才知道不对,赶紧改口道:“不喜欢!啊!也不是,义父我……”

    张斗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开口说道:“我张斗的儿子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吞吞吐吐一点也不像个军人!”

    成风犹豫下,咬牙说道:“喜欢!儿子喜欢百灵!还望义父成全!”

    “嗯!”张斗点点头,说道:“百灵与公主情同姐妹,即使嫁给你也不会留在家里相夫教子,还要陪在公主身边。这一点你要想清楚了!”

    “义父!成风想清楚了,百灵性格活泼根本就不能待在家里。不然会生病的,让她陪伴公主很好!”成风高兴地说道,脸上的喜悦怎么也掩饰不住。

    “好!过几天就让你们成亲!你去告诉下徽娟,就说我晚上过去!”张斗点头说道。

    ……

    侯爷府很快就再次张灯结彩,这次是侯爷的义子成风成亲。当天成风被灌的酩酊大醉,怎么回的洞房都不知道,让李盘儿、宣娇等一众想听窗根的孩子失望透顶。

    五月的一天,秦石驻守的复州来了一队人马。这些人马足有三十多人,来到复州城外就看到近万俘虏在修筑连绵不绝的棱堡。

    为首之人用手一指复州城说道:“小的们!我鲍承先又回来了,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姓鲍!”

    一行人嚣张的在大路上行走,一些百姓纷纷避让,生怕被这群兵痞给盯上。

    他们来到城下就要直接闯进去,却被守在门口的长兴军拦下。执勤守卫的长兴军伸手拦住了鲍承先的队伍,大声说道:“哪里来的人?可有总兵大人的手令?”

    鲍承先的亲兵把眼睛一瞪说道:“瞎了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了,这是复州的副总兵鲍承先鲍大人,滚!”说着一脚踢在守卫的身上。

    守卫被踢的后退了几步,抓起胸前的哨子含在嘴里猛劲的吹了起来。同时伸手从腰间的皮囊里抽出短铳,对准了眼前之人。

    尖锐的铜哨声响彻城门,一队长兴军冲城门洞里跑了出来。

    鲍承先眼前一阵打晕,这一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即喊道:“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