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肉要大块的!

第四百六十六章 肉要大块的!

    鲍承先的话是让自己的亲兵别动,但停在亲兵的耳中还以为是在叫长兴军别动。

    这人不但没有停下,还向前走了一步。手更是摸到刀柄上,将刀鞘中的钢刀抽出半截。

    “砰!”的一声,守卫手中的短铳打响。鲍承先的亲兵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出现一个大窟窿。

    鲜血汩汩的往外冒,他用手指着守卫缓缓地倒了下去。铳响好像就是信号,这队长兴军全部将火铳对准敌人。

    “趴下!趴在地上!再不趴下格杀勿论!”一声声的喊声向催命符一样刺耳,鲍承先的亲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名长兴军冲了上去,挥动铳托砸在亲兵的头顶。硬木制成的铳托瞬间就打破了那人的头颅,那人也被砸倒在地。

    其他人刚想反抗就瞧见了,黑洞洞的铳口。见到又有人挥动火铳冲上来的时候,亲兵没用鲍承先下令,立刻趴在地下。

    立刻有人上来踩着亲兵的后背将他们捆起来,长兴军又把火铳对准了马上的鲍承先。

    鲍承先立刻抬起双手,一副投降的样子。口中说道:“我是蓟辽总督孙承宗大人任命的复州副总兵,我有公文!”

    长兴军没有理会鲍承先,凶厉地喊道:“下马!快点!让我看到你的手,不要耍花样!”

    鲍承先憋屈极了,他不断地安慰自己。忍一下就好,只要自己正式上任,一定要报复回来。

    在自我催眠下,鲍承先跳下战马。立刻有两人将他的胳膊扭到身后,也许是他身上的官服帮了他,没有被按倒在地。

    立刻有人上前在他怀里一阵摸索,掏出令箭和公文。守卫城门的伍长打开信件看了一遍,才问道:“鲍承先?”

    鲍承先强压怒火,说道:“正是!”

    “为何出手攻击守门的士兵?任何对长兴军有敌意都将被视为敌人,你身为复州的副总兵难道不知道吗?”伍长冷冷地问道。

    鲍承先这个气啊!只不过抽出一半刀子放两句狠话而已,在哪里不是平常之事,怎么到了复州就要命了呢?

    他不得不说道:“下官今日第一天来上任,很多事情不清楚。还请各位多多见谅!见谅!”

    那伍长点点头道:“嗯!下次注意,不然被打死就太冤枉了!”

    “是!是!是!”鲍承先说完才觉察出不对劲,自己才是副总兵好伐!刚才那人不过是个伍长而已,怎么教训起自己来了。

    有心上前去跟对方理论,但看到黑洞洞的铳口他又退缩了。身边的亲兵也被放开,鲍承先一挥手道:“别说话!进城!”

    他们进到城内就直奔帅府,秦石如今也是一方总兵。直接住进了莽古尔泰的府邸,这里也是长兴军办公的地点。

    鲍承先来到帅府就被告知,秦大帅出城巡视堡垒建设去了。如今不再府内,要鲍承先晚些时候再来。

    “躲出去了?你躲得了初一,还躲得了十五吗?孙督师的手令在此,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爷爷跟你耗上了!”鲍承先暗道。

    直接就在帅府的客厅等了起来,他已经打定主意,今日他不见到秦石绝不会离开。

    正在指挥俘虏修建棱堡群的秦石听人禀报孙督师派的人在帅府等自己,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那就让他等吧!”继续视察棱堡的逐渐情况。

    每个棱堡秦石都要亲自观察,对于修筑的不对之处一一指出。这里是他安身立命之处,是大哥张斗的基业。决不能在他的手中失去,所以对棱堡的逐渐格外上心,即使微小的疏漏也不允许出现。

    鲍承先从上午一直等到掌灯才等到秦石回来,当帅府门外响起战马嘶鸣的一刻,鲍承先的眼泪差点落了下来。

    这一天的等待让他已经饥肠辘辘,好在终于可以见到正主。只要交接完毕,就可以走马上任。到时自己就是战无不胜的长兴军副总兵,过上一段时间秦石一调走,自己就能掌控这支最强的力量。

    想到开心之事鲍承先也不觉得饥渴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秦石。

    秦石一身尘土的走进客厅就看到一脸跃跃欲试的鲍承先,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盏猛灌了一大口才长出了一口气,一天的巡视累的他不轻。

    鲍承先见到秦石一身的尘土心中的不快少了几分,看来秦石确实是去巡视屯堡的修建去了,没有欺骗自己。

    当下说道:“总兵大人!卑职鲍承先奉命来到复州,这是孙督师的军令,还请秦总兵过目!”

    秦石没有去翻看手令,说道:“知道了!你刚来不知道长兴军的情况,士兵也不会听从你的指挥。你自己招兵建立复州右营,一切按照朝廷的章程走可有异议?”

    啊!让自己另立一营?那还是长兴军吗?鲍承先一下子就懵圈了,说好的战无不胜的大军呢?说好的功劳无算呢?

    他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反对道:“孙督师手令上已经写明让卑职掌管长兴军!秦总兵的任命似乎不妥吧!”

    秦石嘴一撇说道:“哦?长兴军招募自辽民中,多有桀骜不驯之人,本帅让鲍副将另立一营是为鲍副将好!”

    “秦总兵!鲍某原来的部下也多是辽民,怎么管教属下,就不劳秦总兵操心了!”鲍承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秦石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吧!本帅有三个千人队,鲍副将能指挥动哪个,哪个就归你指挥可好?”

    “一言为定!”鲍承先不等秦石反悔,抱拳就径直离去。今日总算是用话圈住了秦石,只要自己到了大营将孙督师的手令一亮,哪个敢不服?

    当下他连晚饭都没吃,带着同样饥肠辘辘的属下直奔军营而去。到了军营正好赶上士兵们开饭,看到士兵们碗里的大块肉,饥肠辘辘的鲍承先的亲兵再也忍不住了。

    急火火的来到伙房,让他们失望的是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饭桶和菜盆。

    鲍承先也饿了,他来到伙兵身前趾高气扬地说道:“某乃新任复州副总兵,赶快再去给某做饭,肉要大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