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季付?月付?

第四百六十七章 季付?月付?

    哪知几个伙兵连头也没抬说道:“没有了,要吃明天赶早!”说着将饭桶、菜盆装到车上就要离开。

    鲍承先大怒,今日要是来个伙兵也收拾不了,还谈什么指挥长兴军。

    当即下令道:“给我拿下!今天不给本将做饭,就给我往死里打!”他的亲兵听到命令向伙兵围了上来。

    几个伙兵也不含糊,掏出铜哨含在嘴里一阵的猛吹。

    听见铜哨声,鲍承先和亲兵就是一阵的头疼。长兴军哪来的这么多铜哨,怎么连伙兵都有。

    那些正在吃饭的长兴军立刻放下碗筷,抄起家伙围住了鲍承先。伙兵们则是指着鲍承先大叫道:“这些家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过来就要饭吃,不给他就要伤人。兄弟们不要放过这几人,明天的肉换大块,我老黄说话算话!”

    长兴军听到明天的肉换大块眼睛都亮了起来,一个个磨拳擦掌不怀好意地凑了过来。

    “你们不要过来!我们是鲍副将的亲兵,打了我们小心军棍!”亲兵们焦急地说道。尽管他们害怕,但没人敢亮刀子。血淋淋的教训让他们知道,在长兴军面前最好还是别动兵刃。

    “别怕!为了兄弟们明天吃大块肉,就委屈下几位了。放心,我们会很温柔的!”长兴军士兵一下子冲上来,鲍承先拿出手令也没人听他的。

    数百人围攻几十个,一转眼鲍承先和他的亲兵就被打倒在地。鲍承先躺在地下,大声地吼道:“反了!反了!竟然敢殴打上官,你们都要造……哎呀!谁使得猴子偷桃,……啊!哪个滚蛋捅老子菊……”

    最后鲍承先和他的亲兵集体双手抱头,将身子蜷成一团,护住头脸任由长兴军踢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饭堂什么时候改成校军场了?”打人的长兴军立刻停手,原地立正站好。

    鲍承先听到这声音如同天籁,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叫嚷起来:“他们这群乱兵殴打上官,立刻给本将抓……啊!”鲍承先叫嚣着刚要起身,不知道谁在他背后踹了一脚。

    鲍承先立刻一个狗吃屎就扑倒在地下,两颗门牙为了纪念他这么有型的姿势永久滴留在地下。

    “哪个滚蛋踹我!哎呦!我的牙啊!”翻身坐起来的鲍承先急忙向身后观瞧,但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赵小四接受了长兴军隐蔽地赞扬无影脚后走了上来,拉起地上的鲍承先说道:“这位将军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千人队中?不知有何贵干?”

    “你是这支长兴军的主官?”鲍承先问道。

    赵小四点点头道:“不才正是,参将赵小四!”鲍承先听到眼前参将叫了个真么土的名字,不由得撇了撇嘴。

    “你的士兵殴打上官怎么说?”鲍承先立刻逼问道。

    赵小四立刻把眼睛一瞪说道:“你们这群兔崽子,老子才离开一会就殴打上官。是你吗?是你吗?……”

    赵小四用手指一路一路指下去,被点到的士兵立刻摇头。问了一圈后,赵小四抱拳说道:“这位将军!你们说没有!”

    鲍承先被赵小四的无耻给气到了,什么叫他们说没有?你这个主官是干什么吃的?这就是明显的包庇属下。

    “他们说没有就没有?你这个主官是干什么的?本将命令你立刻严查!”鲍承先气急败坏地说道。

    赵小四后退一步,躲开喷过来的唾沫。说道:“这位将军!你是哪位?本官为何要听你的!”

    鲍承先更加生气了,说了半天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合照自己刚才那顿火白发了,人家根本不认识自己。随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没有拿出手令,这顿打挨得太冤枉了。

    他伸手从怀里摸出孙承宗的手令递给赵小四,好在刚才手令没有遗失,不然这会他就要哭死。

    赵小四打开手令看了下内容,惊讶地道:“原来是鲍副将!刚才真是失敬失敬!”赵小四抱拳说道。

    “免了!这么说赵参将是愿意遵从孙督师的手令,听从本将的将领了?”鲍承先问道。他要先把兵权拿到手再说,至于眼下这群骄兵悍将等日后再找机会收拾。

    赵小四立即躬身说道:“末将当然听从孙督师的命令!”

    听到赵小四的话,鲍承先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只要愿意听从将领就好,日后再找机会慢慢安插自己的人手。

    “不过……!”随后赵小四的不过,就让鲍承先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不~过~什么?又……”鲍承先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生怕赵小四会说出什么意外的话。

    赵小四笑着说道:“鲍副将不要紧张,这里面只有一点小问题。只要鲍副将能解决,赵小四立刻听从鲍副将的将令!”

    “说!”鲍承先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鲍副将容秉!我先把我部的人数告诉您,不然明天的饭没法做!”赵小四的话让鲍承先糊涂了,做饭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只听见赵小四说道:“我丙号千人队有战兵一千人整,伙兵五十四人,加上末将一共是一千零五十五人。每人一天的吃食需要二两银子,请问您是季付,还是月付,实在不行每旬一付也行。不能再少了,士兵们吃不到肉本将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用火铳闹饷!”

    “多少?”鲍承先立刻就凌乱了,一个人一天就是二两银子,这是养兵啊!还是养大爷?

    一天就是两千一百一十两,十天就是两万多两,一月就是近七万两银子。自己有这么多银子还用拼刀子搏命吗?

    在他发呆之时,赵小四继续说道:“以上是士兵吃食的费用,我再给鲍副将算算每日训练需要的火药、衣甲磨损、跌打损伤,……”

    鲍承先听得一个头两个大,立刻伸手喊道:“停!以前这些费用都是谁出的?”

    别的鲍承先不信,但就吃食一项他是信了。就那么大一块肉,顿顿这么吃,二两儿子恐怕不够。看那肉的颜色,绝不是猪肉这样的贱肉,还是上等的牛肉。这样算下来估计得三两多银子,长兴军有座银山都得被吃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