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要穷死了!

第四百六十八章 要穷死了!

    赵小四微笑着说道:“当然是定辽候掏的银子,现如今兄弟们归到孙督师的麾下,这笔银子自然要向孙督师讨要了!鲍副将来的刚好,这个月还欠了半月的银子。您拿出银子,兄弟们自然听您的!”

    鲍承先把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一样,打死他也拿不出如此多的银子。

    又听赵小四说道:“不是我赵小四吹牛啊!辽西每年耗费四百多万两银子还被建奴打的丢城失地,要是把银子都投在长兴军身上,再多练几万长兴军出来,建奴早就被收拾掉了,还用费这劲嘛!”

    鲍承先也认同赵小四的观点,虽然长兴军的饷银实在高的可怕。但也却是能打,一对一完胜建奴。经常以少胜多创造辉煌,要是把军费都用在长兴军身上,真有可能把建奴赶出辽东。

    但是那样可能吗?先不提赶跑建奴长兴军会不会尾大不掉,就是几十万的辽西将军门也不会答应。

    银子都给了长兴军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几十万军,数百万民一旦闹起来,危害要远胜建奴。

    就此丢掉大明三百年的江山社稷都有可能,所以赵小四的提议永远不可能实现。

    “鲍副将!鲍副将?”赵小四的话把鲍承先从遐想中拉回来。

    “您啥时候付银子啊?兄弟们都在等,挺急的啊!”赵小四笑嘻嘻地说道。

    鲍承先立刻扭头就走,一边离去嘴里还说道:“那个!赵参将,本将还有事,一会聊!有机会再见,告辞!不用送了!”

    他死命摆脱赵小四的手,拼命地跑出营房。赵小四的热情让他接受不了,拉住就不让他走。

    看着长兴军那不善的眼神,鲍承先飞快地逃走了。再不走会不会被长兴军扣下当人质闹饷都是未知之数!

    不死心的鲍承先又来到了乙字营,他忐忑地进入了行房。却受到了许连山的热情款待,不但吩咐伙兵给鲍承先和亲兵们做了丰盛的晚宴,还把甘醇的烈酒拿出来饮用。

    饿了一天的鲍承先和亲兵们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吃光了所有的事物,喝空了一坛消毒液。

    鲍承先在心里还是十分感激许连山,不管听不听孙督师的将令。至少还有些待客之道,不像赵小四一口水都没给就提银子。

    正当他撑得直打嗝之际,许连山也提出了急需饷银的事情。鲍承先心中一片了然,果然跟之前的如出一辙。

    当下他就要告辞离去,但是却被许连山带人给拦了下来。

    “吃完饭!不给银子就想走吗?”许连山把刚才和善的笑容一收,如同山大王一般带人往营房门口一堵。

    “本将来得匆忙,身上没带银子!”鲍承先瞠目结舌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许连山。

    许连山嘿嘿一笑,道:“没银子可以!把衣甲留下抵账好了,小的们上。下手轻点,说你呢!打坏了下次不来吃饭怎么办!”

    如狼似虎的长兴军冲上去,按住鲍承先和他的亲兵们先是一顿揍,接着就往下拔衣服。

    撑得沟满壕平的鲍承先和亲兵们被一顿狂揍,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当他们离开乙字号营房时,身上就剩下了一间中衣。这还是许连山怕他们冻死,不然就让他们光着身子逃回去。

    鲍承先逃出乙字号营房,根本就没有去甲字号马宝那里,直接跑回到给他安排的右营。

    进了营房之中,鲍承先才知道秦石所言不假。自己还没走全三个营房就已经这样了,要是全部走完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次日马宝就来到许连山的营房一顿臭骂,怪他下手太狠,把鲍承先吓跑了。

    自己精心准备的石柱土家族的毒虫毒粉都没有用上,白白等了大半个晚上。

    许连山立刻低头认错,承认自己的冒失。以后一定要跟马叔好好学习,争取把整人的技能发扬光大!

    鲍承先原本以为复州是个美差,哪成想这里却是噩梦。上岸后不但没有拿到一兵一卒,反而还把自己弄成如今的惨样。

    若不是次日秦石送来了他右营需要的补给,鲍承先就会是第一个被饿死在自己军营里的将军。

    再次面见秦石绝口不提什么指挥长兴军的事,反而谈起了招募右营所需的花费。

    秦石立刻开始给鲍承先算账,一听到算账鲍承先的脑袋就疼,好在这次不是向他要钱,而是给他银子的话,不然鲍承先早就落荒而逃。

    翻来账本秦石指着上面的数字说道:“鲍副将!你来看!今年登莱给长生岛一共送来了三十万两银子,袁巡抚仁厚只漂没了三成多,长生岛实收二十万两。”

    鲍承先点点头,只漂没三成实在是仁厚了。一般送到辽西军手中的粮饷只有六成左右,漂没一半的时候也时有发生。

    又听秦石说道:“前翻大战,长兴军损失惨重。战损了近一半的士兵,光是战后抚恤就用去了大半。此战中消耗的火药,损坏的铳炮,还有不能用的战马、牲畜,已经将二十万两银子用光。

    咱们报到朝廷请饷的折子到现在也没有批下来,兄弟们现在没了银子已经愁白了头发。为了能让兄弟们吃饱饭,已经向商人们拆借了不少银子。鲍副将要是有门路,尽快把银子要回来,再拖下去光是利钱都还不起了!”

    听到秦石给他算账,鲍承先双眼一翻差点晕过去。合照复州长兴军就是个穷光蛋,自己还得往里倒贴钱。

    鲍承先立刻拱手告辞返回自己的右营,好在早上秦石送来几袋粮食,自己还不至于饿死。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再过些时日没有银子,自己非得要饭不可。

    无奈之下的鲍承先只好给孙承宗去信诉苦,自己眼看要穷死了。赶快调拨些粮饷救急。

    孙承宗看到鲍承先的书信被气得把书信摔到地下,拍桌子大骂“废物!”,自己派去架空秦石的人居然没有拉拢到任何一个人,反而沦落到要饭的地步。

    一个人从阴暗处走了出来,捡起地上的书信看了眼,说道:“老师!这未尝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