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吃惊的干腊丝人

第四百七十八章 吃惊的干腊丝人

    郑一官第一次指挥如此规模的炮战,他用千里镜仔细观察了下社寮岛上的圣萨尔瓦多城。

    干腊丝人非常会选址建造城堡,依山而建的城堡能避开大部分海上舰炮的轰击。

    想要全凭舰炮摧毁城堡,就需要让战舰顶着炮火冲到鸡笼湾入口射击。这样的对射,对于战舰来说是场灾难。

    如果要在海上射击,只能有侧面那狭小尖尖的棱堡才是打击点,就算摧毁了这一点,也无法摧毁整个堡垒。

    加上港湾内战舰的配合,小小的鸡笼湾成了易守难攻的绝佳港口。

    对此长兴军早有准备,海军只需要摧毁堡垒的尖角即可,剩下的交给陆军解决。

    只要能堵住港湾入口,将鸡笼湾内的舰船堵住,等陆军占领圣萨尔瓦多城后,他们除了投降就只有被击沉的下场。

    所以社寮岛成了夺取鸡笼湾的关键,长兴军也将重点放在了这里。不过谨慎的郑一官没有完全相信侦查的结果,他在社寮岛外就摆开了阵势。

    如果鸡笼湾内的干腊丝人想要冲出来偷袭,他也会有所准备。小心谨慎是郑一官横行海上的保障,这一次的小心依旧让他收获了汇报。

    他的阵势刚刚摆开,从鸡笼湾内就一条接着一条的向外开出盖伦帆船。虽然大部分是武装商船,但也把郑一官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自己上来就不管不顾强攻社寮岛,肯定会被港湾内冲出的敌船打个戳手不及。

    临时变阵乃是大忌,即便能打下鸡笼湾也会损失惨重,无力应付干腊丝人的反扑。

    瓦德斯在圣萨尔瓦多城上用千里镜观察前来挑衅的敌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尼德兰人来了。

    但悬挂的旗帜又与尼德兰人大不相同,日月蓝色大旗他从未见过。而且敌船中只有两条大肚子的尼德兰战舰,剩余的盖伦船甲板上平平,根本就没有首楼和尾楼的存在,完全就是为了速度而建造的船只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样的奇怪船队为何要袭击鸡笼湾?难道尼德兰人又从什么地方找到了盟友?这对干腊丝人在亚洲的利益十分不利。

    当他看到己方的战舰一条接着一条使出鸡笼湾时,瓦德斯才满意地点点头。

    虽然己方多是武装商船,但瓦德斯相信,凭借干腊丝人的经验一定会取得战争的胜利。

    双方并没有同绅士一样先讲明来意再开打,干腊丝人看清楚敌船上全部都是黄皮肤的亚洲人时,就失去了谈判兴趣。

    而郑一官就是来抢夺台员岛的,和猎物还有什么好谈的,要谈也是打过以后再谈。

    所以双方一见面就摆开了阵势,干腊丝将三条战舰顶在了前面。托雷多号、阿尔卡拉号和休达号都是四百吨的战舰,主炮更是达到了18磅,每条船二十四门的火炮更是让火力仅次于尼德兰人。

    即使放在欧洲也是实力强大的战舰,仅次于被风暴吞噬尼德兰人的阿姆斯特丹号。

    如今面对亚洲人的挑战,舰队指挥决定利用三条战舰直插敌人的舰队。打乱敌人的队形,再由跟进的武装商船解决对手。

    而郑一官的长兴军则是一贯的战列线对敌,有了战列舰更要将这种战术坚持下去。

    火力的强大让郑一官心中倍增,看着干腊丝人排出的阵型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

    “死脑筋的干腊丝人!”郑一官给干腊丝指挥官做出了评价,见到是黄皮肤的亚洲人就认为不堪一击的家伙,干腊丝人就是自己的踏脚石。自己要用干腊丝人的鲜血,成就战神的威名!

    “进攻吧!”托雷多号上干腊丝人的指挥官下达了命令,在他看来亚洲人根本就不会摆弄盖伦船。

    即使亚洲人照猫画虎建造出来了盖伦船,只要自己靠近敌人,再灵活的在敌人中穿插,一定能让敌人阵型大乱。

    随着命令的下达,干腊丝人的战舰风帆展开,向着长兴军舰队冲了过来。

    在敌人刚刚进入四里的时候,郑一官就下令开炮。“隆隆!”的炮声响彻海面,长兴军的战舰冒气大团的烟雾,数百颗炮弹打向干腊丝人的船队。

    干腊丝人指挥官罗德里格斯见到长兴军这么远就开炮,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在他看来这么远根本就没有打中的可能完全是在浪费弹药,就是胆小懦夫的表现。

    真正的海战需要进入一里的距离,这样的近距离对轰才是男人应该干的事。

    他站在尾楼上对着自己的船员高声喊道:“小伙子们!黄皮猴子胆怯了,拿出你们的勇气来,让这群东方人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海战!”

    罗德里格斯的喊声让整条船上的水手都兴奋的大声吼叫,他们的兴奋带动了整只船队,他们开启最高速度向着长兴军冲了过去。

    郑一官见到敌人冲过来并没有让船队移动,依旧让舰炮继续轰击敌舰。这么远的距离对于长兴军来说确实有些远了,但也不是没有命中的可能。

    数百颗炮弹覆盖过去,总有几颗命中目标。18磅和24磅的火炮,即使在飞行途中失去大量的动能,依旧能击穿敌人的船板。

    既然能多打几轮,为何还要冲上去肉搏呢?这不是傻吗?郑一官正是考虑到这点,才让舰队远远的在这么远的距离开始了炮击。

    干腊丝人冲进三里之时,一颗炮弹落在托雷多号一丈远的地方。高高溅起的水柱淋湿了罗德里格斯的衣衫,他看着消失的水柱一阵的发愣。

    这么远还能打出这么高的水柱,绝对是18磅以上的重炮才有的效果,难道说敌人的船不止是看上去大一些,连火炮也不输给自己吗?

    这样的话,这一战的结果就很难预料了。海战中的偶然因素很大,鬼才知道今天上帝站在哪一边!

    万一敌人狗屎运无敌,近距离被命中,托雷多号也难逃被击毁的命运。

    就在他发愣之时,大副跑了过来。将千里镜递给了罗德里格斯,说道:“船长!你快看看,那是尼德兰人的阿姆斯特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