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血与火的对抗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血与火的对抗

    罗德里格斯接过大副手中的千里镜仔细看了过去,只见对方的战舰中一条大肚子盖伦船格外显眼。

    分明就是尼德兰人的阿姆斯特丹号无疑,这条船不是在风暴中沉没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敌方阵营中?难道?

    罗德里格斯还没有想通,长兴军就取得了战果。一颗18磅炮弹命中了休达号的舰首,即使有三里远,炮弹的破坏力还是十分的惊人。

    休达号的舰首被开出了个大洞,四散飞溅的木屑击伤了几名水手。

    好在炮弹命中的部位在舰首上当,没有靠近水线。不然干腊丝人就要哭死,尽管如此,嚣张乱叫的干腊丝人一下子静了下来。这发炮弹是敌人有意为之还是巧合?要是敌人可以在这么远的距离还能保证命中率,那就太可怕了。

    干腊丝人的战舰前进了不到一里,阿尔卡拉号的尾楼又被命中,接连两次的命中让干腊丝人再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样子。

    敌人能在这么远连续命中,数名对方不是运气好,而是真的有命中的把握。

    这就说明对方的炮要比己方的要先进不少,至少命中率当面要强上太多。

    郑一官见到敌人的两艘战舰中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长兴军的火炮之所以命中率高,与他们的炮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正常铸造出来的火炮,只需要将炮膛的毛刺去掉,再打磨光滑即可。而长兴军的火炮铸造完毕后,还要用刀具将炮膛切削成一遍,不但炮膛的口径完全一致,就连内壁也是笔直。

    这就让长兴军铸造出来的炮弹可以刚刚好的放入炮膛,发出的炮弹更加稳定。虽然达不到线膛炮的程度,但是在准确度上要超过普通的火炮太多。

    定装药包的使用也使得每次炮手装药几乎一致,为火炮的命中率提供了保障。

    另外长兴军一直坚持实弹训练,这几年光是打废的火炮就不知凡几。炮兵的刻苦加上精良的工艺,造就了长兴军炮兵精准的神话。

    罗德里格斯有些后悔,他此刻才发觉对手似乎并不向自己想的那么弱小。自己制定的战术有些过于简单,再想变换阵型已经迟了。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希望可以赶走这些人吧!

    郑一官一直在估算干腊丝人的距离,敌人船队接近到两里是。立刻命令道:“全队向左,战列线直插干腊丝人的右翼!”

    传令兵此刻打出旗号,舰队在看见旗舰的旗号立刻动了起来。一面面的风帆被展开,庞大的战舰缓缓开动起来。

    看着移动的敌舰,罗德里格斯的心变得冰冷。还有的那么一点希望也变得渺茫起来,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水手训练有素,根本就不是什么菜鸟。

    完了!舰队要完了,鸡笼湾危险了!这是罗德里格斯的心声。

    战舰不如敌人,舰炮不如敌人,现在就连操作帆船敌人也不比己方差多少,罗德里格斯实在想不出来自己还有翻盘的可能。

    郑一官可不管罗德里格斯的想法,他的旗舰一马当先直插敌阵的左翼。

    当虎鲸战舰与休达号相交而过是,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一里。郑一官死死盯住敌舰,把手高高举起来。

    “开火!”他的命令一出口,虎鲸战舰上连续的“开火”声响起。在命令被重复中,一门门火炮发出了怒吼,喷吐出炙热的火焰。

    与此同时休达号也发出了开火的指令,两条战舰近距离同时开火。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较量,谁也没有取巧的地方。完全就是血与火的对抗,只有胜利的一方才能继续留在海上。

    郑一官就站在甲板上没有动,目不转睛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休达号。一颗炮弹打中他身旁的水手,那人瞬间就被打成肉块,鲜血都溅到郑一官的身上。

    “大哥!这里太危险了,还是到下面安全点!”郑芝豹与两名亲兵手持铁盾抵挡飞溅过来的木屑,听着呼啸的炮弹,他十分担心自家兄长的安危。

    郑一官却摇摇头怒道:“我哪都不去!兄弟们在浴血奋战,我岂能躲藏起来?”

    他的声音让正在忙碌的水手精神大振,一个个不顾飞射来的炮弹操纵着帆船。

    当两船叫错而过之时,虎将战舰的侧舷被开出两个二尺方圆的大洞,其他地方的的船板我多有破损。

    一个大洞位于上层的火炮甲板,一门24磅炮被摧毁。炮组的几人当场阵亡两人,剩下一人昏迷不醒。

    另一个大洞位于水线上三尺的地方,这里已经十分的危险。如果要是再低一些,虎鲸战舰就有沉默的危险。

    即使如此大一些的海浪也会灌进船舱,底层甲板因为这个大洞多处漏水。水手们正在全力堵漏、抽水,争取在短时间内恢复这条战舰。

    郑一官暗道了一声好险,干腊丝人不亏是纵横海上百年的海军强国。刚才自己占尽优势仍然差点被对方翻盘,对付西夷人一定要多加小心,一点都不能马虎大意。

    休达号可比郑一官的旗舰惨多了,现在仅仅是能在海上漂浮没有沉没而已。

    它的一侧船板都被打烂了,光是三四尺的大洞就有四个。几乎遍布了整个侧舷,好在都是命中在上层,若是靠近水线这条船就会沉没。

    威力巨大的48磅初阳炮造成的破坏力无与伦比,不但击碎了船板,就连船舱中的炮手都被飞溅的木屑清扫一空。

    休达号的火炮甲板根本就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干腊丝人,幸存下来的人也躺在地下呻吟。血水已经染红了甲板,残肢断臂到处都是。

    最上层的甲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的三根粗大的主桅已经折断,斜斜的倒在海中。

    链弹长兴军第一次使用就取得了不俗的战果,两半的铁球中间一根一尺多长的铁链,像阵风似的扫过休达号最上层甲板。

    任何阻挡在他面前的东西都会被拦腰斩断,水手、缆绳帆锁、桅杆……,只要被命中就难逃腰斩的下场。

    郑一官满意地看着休达号,转头吩咐道:“芝豹!去底仓把破洞堵住,不然咱们没有继续参加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