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一十章 强盗的本质

第五百一十章 强盗的本质

    城头的干腊斯炮手也觉察到了危机,快速地动了起来。一边给火炮装填弹药,一边再次测量炮击距离。

    这时长兴军炮手准备完毕,在一众海商殷切的目光中点燃了火炮。炮弹在火药的推动下,快速的打向两里半远的城墙。

    远处的马尼拉城头,腾起大团的烟尘。砖石瓦砾落下,被重炮打掉好大一块。

    上面的一门火炮也在炮击下飞了起来,城墙仿佛地震般的一阵摇晃,吓得正在准备射击的炮手都趴在了地下。

    24磅炮的威力在这一刻尽显无疑,原本还不紧不慢的干腊斯炮手顿时紧张起来。很多人的腿不由自主的颤抖,动作变得迟缓起来。

    但噩梦远远没有结束,第二门火炮也发射出了炮弹。同样在马尼拉城墙上打下老大一块,慌乱的干腊斯人更加惊恐。

    他们将装好弹药的火炮推到垛口,对着城下的长兴军开火。立刻炮弹再次打了过来,长兴军士兵根本没有抬头,依旧准备下一轮炮击。孟凡瑞带着海商们也没有逃离,帮助把火炮推回原位。

    这种程度的炮战对于战舰之间的对轰来说只是小儿科,海上不断颠簸的条件下,不足一里的距离对轰,那才是对神经的考验。

    虎鲸战舰上的炮手能顶着伤亡将敌舰击沉,根本不会畏惧远处城头的火炮。

    相反城头的干腊斯人可没有这么大的神经,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当年张凤攻打马尼拉。他们头一次在炮火中与敌人对射,根本不能保证和平日里一样的水准。

    双方对射到第三轮干腊斯炮手就有些顶不住了,长兴军几乎弹无虚发。每轮开炮必能击毁一个跑位,他们正面的四门火炮只剩下一门还能还击。

    卡斯特罗指挥其他跑位上的炮手,向这边推动火炮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剩下的那组炮手更加不敢与长行军对射,孟凡瑞抓住机会两第一次没有被击毁的两门12磅炮也推了回来。

    多出两门炮对马尼拉城头射击,瞬间就把城头的炮手压制下去。

    打了几发炮弹,长行军将两门24磅炮的炮口调低,对准马尼拉的城门。

    在巨炮轰鸣之间,城门被炮弹打得粉碎。露出里面堵在门口的沙袋,海商们见到城门碎裂,向着那里冲了过去。

    城头的卡斯特罗连忙组织火枪手对准城下的海商们射击,一时间不断有人被集中倒地,但却不能阻止海商组织起来人手的冲锋。

    他们冲到城门口,搬来堵在里面的沙袋,冲进马尼拉城。长兴军跟在海商之后也冲了进去,他们的目标是总督府。

    卡斯特罗绝望地坐在城头上,听着四周传来的喊杀声,心头一片冰凉。

    完了!全完了了!海盗杀进城内,他们根本没有好下场。自己万分后悔返回马尼拉的决定,当初要是直接回新大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马尼拉城外的杀戮再一次在城内上演,这次有了海商们的参与,整个城内都陷入血光之中。

    海商们摇身一变抛去平时的伪装,变得和嗜血的海盗一模一样。他们冲进干腊斯人的家中,砍倒见到的每个人。

    将漂亮的西方女人拉进房内,每个人都变成了野兽,发泄心中的兽欲。他们唯一不敢去的地方就是总督府,那里已经被长兴军占领。

    看着身穿胸甲的士兵在门口防卫,海商们不自觉的饶了过去。长兴军占领的总督府相反却变成最安宁的地方。

    张环看着身前浑身颤抖的桑迪,不屑地说道:“你就是干腊斯马尼拉总督?”

    听着张环略带嘲讽的话,桑迪鼓起勇气说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已经招惹到了强大的干腊斯帝国,等待你们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报复,直到杀光你们最后一个人为止!”

    张环摆摆手,无视了桑迪的威胁。说道:“先不说你们干腊斯周围敌对的势力会不会趁你们远征东方的时候入侵干腊斯,就说下你们想要来到东方的路程吧!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到了马尼拉还能剩下多少战斗力呢?行了!收起你那套吓唬人的把戏,不然我就把你十六岁的女儿丢到外面去,让外面那些海商好好的疼爱她!”

    “不!你不能这样做,上帝会惩罚你的!”桑迪一下子紧张起来,自己的女儿思念他这个数年没有回家的父亲,跟着卡斯特罗的船队一路来到马尼拉。

    在这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东方的魅力,深深的喜欢上这片东方的土地。

    这里的丝绸成了她的最爱,精美的瓷器更是爱不释手。她还没有领略到东方的美丽,就成了阶下囚。

    梅丽莎就是桑迪的软肋,张环的话一下子就戳破了桑迪的伪装。

    “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说出白银藏在哪里,留你们父女一条性命!”张环不耐地说道。

    桑迪的眼珠乱转,说道:“这位先生,从新大陆运来的白银已经用来购买生丝和东方的特产。已经花完了,总督府已经没有白银!”

    张环听了连连摇摇头,这个桑迪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立即下令道:“请梅丽莎小姐过来!”

    不多时一个西方女孩被带了过来,女孩的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六岁。但身材却要比明人高大许多,一身纱裙衬托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见到女儿被带过来,桑迪有些着急了。惊叫道:“你这个卑鄙的海盗,快放开我女儿。上帝不会饶恕你们的罪行的!”

    梅丽莎没有一般女人的哭哭啼啼,睁大眼睛对张环怒目而视。

    张环却说道:“行了!收起你们那套骗人的把戏,在美洲你们杀的印第安人数都数不过来。玛雅人也被你们杀的差不多,背信弃义的事情你们干的还少吗?别用上帝来包装你们强盗的本质!”

    这番话说的桑迪哑口无言,殖民侵略的本质就算他说的天花乱坠也掩盖不住一个事实。那就是掠夺殖民地的财富,财富才是他们不断冒险的动力源泉。

    “你胡说!我父亲是在传播主的荣光,根本不是你说的样子!”梅丽莎倔强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