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运气真好!

第五百一十五章 运气真好!

    四条战舰的侧弦不断喷吐出烟雾和火光,一颗颗炮弹打向新台城。

    首轮干腊斯人的命中率不高,几十颗炮弹也不过有三颗命中了新台城的三角形棱堡而已。除了崩碎一些石块外,没有取得什么效果。

    齐射让四条战舰平移出去一丈多远,干腊斯人不得不再次调整炮口,重新给火炮装药。

    这时新台城的反击也到了,老孙目不转睛地盯着干腊斯人最大的一条战舰。

    在敌舰射击过后立刻下达开火的命令,炮手将烧红的铁钳捅进炮眼。18磅岸炮发出怒吼,将弹丸发射出去。

    原本露出棱堡外的火炮再后坐力的推动下,猛然向后倒退。一直冲上已经逐渐好的坡道,才缓缓的向下滑落。

    炮手们根本没有去看炮弹有没有集中目标,纷纷冲上来有的清理炮膛,有的用浸水的湿麻布给火炮降温,还有的给火炮装填弹药。

    虽然给火炮降温会影响使用寿命,但在激烈的炮战中,谁还去管那些。

    火炮的寿命是铸炮作坊需要操心的事,炮手只管使劲的用就是。老孙这组炮手训练有素,很快就完成了射击准备,喊着号子将火炮推出棱堡炮口。

    刚才那一颗炮弹虽然没有打中,但是却吓了干腊斯人一跳。棱堡中发射的炮弹就落在他们战舰一丈远的地方,溅起的海水都灌进了火炮甲板。

    如果不是刚刚的炮击让战舰平移的话,恐怕战舰就会被对方打穿。

    老孙惋惜地摇了摇头,刚才就差了那么一点。如果在抬高一丝炮口,就会命中敌舰。

    “算你红毛鬼运气好!”老孙一边嘟囔,一边再次测量炮击的距离。

    第二轮火炮的射击双方几乎同时打响了火炮,远处观战的卡斯纳尔脸上的肌肉微微跳动了一下。

    这是十分危险的信号,岛上的人训练一点不比他们干腊斯人差。至少在炮击速度上还占有一丝优势,与这样这样的对手战斗想要取胜需要看上帝站在哪一边了。

    经过两轮的射击双方的命中率都有所提高,干腊斯人一发炮弹击中棱堡的外墙,大块的砖石脱落,崩飞的碎石伤到一名正在观测的炮手。

    在老孙身边的重炮首先发威,一颗炮弹正中敌舰的尾楼。18磅重的铁球集中干腊斯人高大的尾楼,瞬间就在尾楼上开出透明的窟窿。

    炮弹击穿整条战舰从另一侧落入大海,尾楼飞溅的木屑成了长兴军的帮凶,让战舰甲板上哀嚎一片。

    十几个操帆的水手被击伤,倒在甲板上大声的惨叫。万幸的是船舵没有受损,这条船在海上被打得歪向一侧,又努力调整才调整好开炮的角度。

    棱堡内的一侧,炮手们欢呼声响彻云霄。一个年轻的炮手叫道:“老孙!总督大人的酒我们是喝定了,你们能不能喝到还不敢说呢?哈哈!!”

    “滚蛋!小猴子崽子,当初老子开炮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老孙被气的不行,把火撒在自己炮组成员身上。

    “下次要是再不中,都特木的给老子游过去炸了敌人的战舰。老子第一个上,谁不去就是小婢养的!”老孙的怒吼让炮组成员格外小心,操作起火炮来务求每个动作都做到完美。

    也许是老孙的威胁起了作用,也许是老天爷站在了老孙的这一边。再次开火,老孙这组直接命中了敌舰的侧弦。

    直接在敌舰的侧弦开出巨大的口子,巨大的力道打的整条战舰不停的摇晃,从被发出的窟窿里还掉下来一门火炮和两个干腊斯士兵。

    老孙打中敌舰后满面红光,得意的对身边的炮组喊到:“侯亮!你小子还嫩点,看见没有!老子一炮就废掉最大的敌舰,再来一下它就得沉没!”

    侯亮不甘示弱的说道:“老孙你别得意的太早,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最后要是输给小子,你第一炮手的名头就归我了!

    兄弟们!加把劲,打沉敌舰老子把请你们去最贵的酒楼吃酒!”

    邢慎言看到两组人较劲也不阻止,他乐于看到这样的竞争。在长兴军中,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卡斯纳尔的心情就不美丽了,短短时间两条战舰受创。其中一条已经退出战斗序列,再不维修就有沉没的危险。

    显然今天上帝睡着了,没有听见他的祈祷。没过多久棱堡中又一发炮弹击中了战舰的水线,那条被击中尾楼的战舰立刻向一侧倾倒。

    盖伦船的结构注定了这条战舰的结局,水线中弹让大量的海水灌入船舱。

    这么大的口子上帝来了也无能为力,卡斯纳尔眼看着战舰一点点的倾倒,最后侧翻在海面上。

    露出船底的战舰没过多久就沉入大海,战舰上的数百水手只有四十几个及时跳入海中保得性命,剩下的全部随战舰沉入海中。

    卡斯纳尔知道不能再打下去了,用战舰与训练有素的炮台对轰绝对是愚蠢的行为。

    他们多次命中炮台,炮台凭借坚硬的砖石能挡住攻击。而他们的战舰根本承受不住敌方的重炮,在重炮的威胁下,他选择了暂时退去。

    见到干腊斯人退走,棱堡中的长兴军都欢呼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没用战舰的帮助就击退敌舰,所有人高兴的叫了起来。欢呼声传出老远,就连战舰上的干腊斯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卡斯纳尔听着棱堡中人的欢呼,脸色涨的通红。他不断向上帝起誓,不将岛上的敌人吊死绝不罢休。

    棱堡中的人在欢呼庆祝,老孙和侯亮的脸色都没有什么笑意。老孙看着被人高高举起的刘旭,酸溜溜的说道:“狗屎运!”

    侯亮也跟着附和,“运气真好!咱们看下次的,看谁笑到最后!”

    邢慎言在他们身后说道:“大帅常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愿赌服输,等干腊斯人退走,好酒管够!”

    远处的卡斯纳尔指着社寮岛上的新台城说道:“棱堡修建的不错,但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面向大海的一侧太过于狭窄,只要派遣士兵登上社寮岛就能占领棱堡!”